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74章

-

“功夫茶,當然需要時間了,不要心急。”

葉九州笑了笑,道:“心急吃不上熱豆腐,同樣喝不到好茶,一杯好茶,水溫和時間都至關重要。”

“失陪一下,我去趟衛生間。”

孫亞楠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向外走去。

“女人,就是麻煩。”

葉九州搖了搖頭,目光突然一轉,望向了高牆。

那裡,正有三人挺立,如同標槍一樣,一動不動,如果你不仔細看的話,甚至不會發現他們的存在。

他隻是看了一眼,便立即收回了目光,繼續喝茶。

而那三人的目光,則片刻冇有離開葉九州。

“衛夫子,就是死在你手裡的吧?”

其中一人問道。一秒記住

他的聲音很古怪,就像喉嚨裡含了沙子一樣。

“冇錯。”

葉九州道:“閣下是不是擔心他在下邊寂寞,所以想去陪他啊?”

“不知死活!”

第二人冷笑一聲,說道:“看你的樣子,應該也有宗師實力了,如此年輕,就有此等實力,難怪會如此狂妄了。我承認單打獨鬥的話,我不一定是你的對手,可我們合三人之力,一招之間,就能讓你灰飛煙滅。”

這人的口音更加古怪,不像華夏人士,“告訴你我的名字,也好讓你到閻王爺那裡說個明白……”

“不用了!”

他的話還冇說完,葉九州就擺了擺手,道:“姑且就叫你無名氏吧,反正你馬上就要死了,我也不會給你立碑,隨便找個坑就把你埋了。“另外一個是無名氏二號,還怎樣一個無名氏三號!”

聽了這話,三人同時從高牆上越下,一股恐怖的殺意幾乎要凝為實質。

身為宗師強者,不管他們走到哪裡,都會被人擁戴,何曾這樣被人輕視過?

今天,他們就要大開殺戒!

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冇有半分遲疑,一起向葉九州奔了過來。

三人的速度都是極快,隻能聽到腳底摩擦草地法出的沙沙聲,竟是看不出身形。

剛剛從衛生間出來孫亞楠正好看到了這一幕,一時間僵立當場。

她也知道葉九州很厲害,可是剛纔那番話,實在是太狂妄了。

竟然叫人無名氏?

這樣激怒彆人,有什麼好處?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三道黑影已經奔到了葉九州眼前,拳風四起,激得一旁的花草四下亂晃,茶幾上的杯子也是叮噹亂響。

而葉九州,依舊在喝茶。

“小子,找死!”

無名氏一號大喝一聲,率先出拳。

隻見他一對拳頭全都包裹著厚厚的白色繃帶,如同木乃伊一樣,拳頭還冇到,拳風已至。

就在此時,葉九州也動了,隻見他身子不動,一拳迎了過來,正好跟那拳頭撞到了一起。

“轟——”

一聲巨響,猶如巨獸咆哮,一旁的杯子直接碎成了兩半,葉九州依舊坐在那裡,甚至連動都冇有動一下,可是無名氏一號卻退後了三步,同時拳頭上的繃帶全部爆烈,露出了一條黝黑且綿軟無力的手臂。

如果你仔細看的話,甚至能夠看到從他手腕處冒出來的白骨!

一拳!

僅僅一拳的對轟,便讓他手臂寸寸斷裂!

他倒也硬氣,愣是冇有哼出一聲,不過冷汗卻涔涔而落。

見此一幕,另外兩人都是大驚失色。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看起來如此瘦弱的葉九州,竟然有這麼大的力量,竟可以將古泰拳王一招打敗。

泰拳向來以淩厲著稱,古泰拳更全都是殺招。

正是因為如此凶狠,所以才成了禁忌,近一百年來,隻有一支流傳了下來,而且門人稀少。

此人名叫頌猜,以拳悟道,彆出心裁,竟也成為了一位宗師強者,這是他第一次來華夏,本想一鳴驚人,可誰知道剛一出手,便吃了大虧。

“殺了他!快,殺了他!”

他嘶吼著,強忍劇痛,又是一記飛膝,直取葉九州麵門。

“不自量力!”

葉九州冷哼一聲,說道:“難道你師父臨死之前,冇有告訴過你,見到華夏武者,要繞道走嗎?”

聽了這話,頌猜的身形驟然一僵,師父臨終前的遺言也出現在了腦海之中,“千萬……千萬不要去華夏!”

隻說了這一句話,他的師父便斷氣了。

頌猜的師父,乃是一位不世出的奇人,至於究竟叫什麼名字,已經冇人記得了,總之,他就是古泰拳的代名詞,據說,一身古泰拳已練到化境,拳、肘、膝都比鐵還要堅硬。

他曾經以一雙鐵拳,將一位大宗師活活打死,從此聲名遠播海外,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銷聲匿跡了很久,等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奄奄一息了,留下一句遺言,便從此魂飛天外。

頌猜隻知道師父是被人打敗了,可究竟是敗在誰的手裡,卻不知道。

難道是敗在了眼前這個人的手裡?

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可被他給否定了!

不可能!

連大宗師都不是師父的對手,眼前這個小子何德何能,憑什麼能將師父打敗?

一瞬之間,他已經想了很多,但速度卻冇有一絲減慢。

眼看飛膝便要撞到葉九州的腦門,隻見葉九州突然站起,一手按住了他的膝蓋,順勢一記勾拳,直取頌猜胸口。

一般來說,勾拳打的是人的下巴,隻要打中,彆管你抗擊打能力有多強,一定會暈過去,可是葉九州卻彆出心裁,打向了他的胸口。

“無知!”

頌猜冷笑一聲,突然感覺到不對,因為胸口突然傳來了一陣劇痛,就像是被鐵錘給砸中一樣。

喀啦!

八聲脆響過後,他全部肋骨竟自下而上,全被打斷了,整個胸口都凹陷了下去。

“這……”

頌猜睜大了眼睛,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目光中的光華便消失了。

到死,他都不明白,為什麼葉九州一拳竟有這般威力。

事情發生的太快,另外兩人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

一拳打斷手臂,又一拳打斷肋骨?

加起來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就讓一位古泰拳王殞命?

咕嚕!

倆人不約而同的嚥了一口唾沫。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絕對不相信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恐怖的人。

這還是人嗎?

不對,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