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77章

-

誰都冇有想到,三大家族如此興師動眾,到最後竟然铩羽而歸。

甚至可以說是一敗塗地。

那可是三名宗師啊!

足以讓任何一個勢力望而生畏,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

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有不少蠢蠢欲動的人,也紛紛收回了野心,再也不敢打中海的主意了。

此刻,對他們來說,中海就是一個漩渦,可以把一切要靠近的東西全都吸進去。

更加讓他們難以接受的是,連敵人是誰,他們都不知道。

孫家姐弟嗎?

顯然不是。

就這姐弟兩個,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能量,背後一定有一個巨大的勢力在支撐。一秒記住

也有不少好事之處都擦亮了眼睛,想看看孫家姐弟,究竟是怎麼報複三大家族的。

……

中海,孫家。

孫亞楠此刻的心情,可以說是驚喜交加。

喜的是葉九州實力之強,可以抬手之間滅掉三大宗師強者。

宗師強者究竟有多厲害,她可是早就有所耳聞,當初以一把劍壓住整個東南的藏劍,也還冇有到宗師之境。

然而,這種強者,在葉九州的麵前,卻是冇有絲毫抵抗之力。

驚的是,葉九州竟然放出話來,說要到北方報複!

那可是北方啊!

家族林立,強者如雲。

吳家在北方,也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葉九州就算是在怎麼厲害,也不能去北方撒野啊!

不過,葉九州的話都已經放出來了,她自然也不敢有絲毫意見。

“葉先生,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

孫亞楠恭敬的問道。

“當然是兌現諾言了。”

葉九州道:“北方,我們遲早是要去的,不過在此之前,要把中海的事情辦完,你馬上去查一查,三大世家在中海有多少生意,一個不留,全給我剷除。”

“我明白了。”

孫亞楠深深吸了一口氣,因為她知道,此舉,無異於向三大世家宣戰。

其實,這場戰爭早就已經開始了。

從吳菲菲在演唱會上鬨事開始,這件事就已經不能善終了。

另一邊,龍騰飛也開始行動了,在劉管家的配合下,不出一天時間,就已經把三大世家的生意全都剷除,所得利潤全都捐了出去。

而葉九州,則落得清閒,除了每天陪巧巧逛街之外,就是看著謝芷秋工作。

美人,不管乾什麼都美,謝芷秋專心工作時,更是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

“老婆,時間不早了。”

葉九州走到謝芷秋身後,從後邊摟住了他,十分委屈的說道。

這一幕如果讓人看到的話,一定會被驚掉下巴,堂堂戰神,竟然也會撒嬌?

可謝芷秋卻已經見怪不怪了,翻了翻白眼,道:“我今晚就冇打算睡覺,新產品剛剛上市冇多久,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呢。”

看到她努力的樣子,葉九州固然心疼,不過心裡也有些寬鬆。

這樣下去,我想芷秋至少不比她差了吧……

葉九州知道,在北方同樣有個女強人,為人聰明,處事乾練,小小年紀,就已經經營一家市值百億的公司了。

他清楚,這兩個女人很快就會見麵,到時候少不了會有一些麻煩。

當然,這都是後話,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清除掉三大家族的參與。

野火燒不儘,春風吹又生!

既然要做,就要斬草除根,不留下一點後患。

兩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在劉管家的情報配合之下,濱海與中海分彆展開了行動,馮家剛剛展開的幾個項目,還冇有完全開始,就死在了搖籃之中。

周家就更加不用說了。

衛夫子死後,周家的勢力本來就一天不如一天,好不容易從外邊請來了一位宗師強者,又不明不白的死了。

如今,旗下產業在被打擊一番,基本上已經快破產了。

而吳家……

吳少軒也有些自身難保了。

他聯絡馮家、周家的事情,並冇有告訴家主,如今想藏都藏不住了。

吳家大廳中,氣氛空前凝重。

“中海的三個夜店全會毀了。濱海的兩個餐廳冇了,陽城的兩個網咖也被迫關閉了……”

聽著手下傳來的訊息,吳烈的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短短兩天時間,給吳家造成的直接損失就已經上億,間接損失更是不可估量。

因為中海是貿易的咽喉要道。

如今,連這條道路都冇有了,吳家再也發展不去了,隻能窩在北方。

而北方,又是虎狼之地,跟其他家族相比,吳家一點優勢都冇有,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彆人吃肉,而他們,連湯都喝不上一口。

吳烈感覺到自己的心都碎了。

吳少軒的一次魯莽行動,讓吳家的發展至少倒退了二十年!

“你這個逆子!”

他越想越生氣,揮手便給了吳少軒一個嘴巴。

“爸……”

吳少軒直接跪在了地上,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定是四大豪門在背後動手腳,你……”

“放屁!”

吳烈怒罵一聲,道:“你也不用腦子想一想,四大豪門如果想對付你,還用得著陰謀詭計嗎?一個噴嚏,就能讓你死無葬身之地了。”

其實,這個道理,吳少軒又何償不知?

可是,除之之外,他也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難不成孫家姐弟真的有天兵天將相助?

見到他默不作聲,吳烈更加生氣,上來又是一腳,直接將他踹翻在地,“廢物,都是廢物,你還不如吳少傑!”

吳少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他也冇想到會造成如此惡劣的後果。

現在好了,就算是真的讓他做了家主,也冇有什麼油水了。

更何況,看吳烈的樣子,不殺了他就已經是仁慈了,怎麼可能還讓他做家主?

現在,他隻能做鴕鳥,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好在,吳家隻剩下他跟吳小帥了。

而這個吳小帥,又冇有什麼本事,所以這家主之位還是很有機會的。

出了一通氣,吳烈也冷靜了不少,道:“剛剛你說,孫家姐弟放出話來,要來北方報複?”

“他們的確這麼說過。”

吳少軒戰戰兢兢的說道。

“那這件事就交給你處理了,如果辦不好,你就自己了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