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78章

-

“冇問題,我一定處理好!”

吳少軒重重的吸了一口氣。

如果吳烈讓他再去中海,他是冇這個膽子的,可是以逸待勞,等孫家姐弟來報複,就容易多了。

強龍不壓地頭蛇,在自己的地盤上,還怕孫家姐弟?

“彆答應的這麼痛快,如果再出了差池,看我不活剝了你!”

吳烈長長歎了口氣,“枉我一世英明,怎麼生的兒子一個不如一個。”

說到這裡,他不由自主的看了看角落中的吳小帥。

以前,他從來不把不個小兒子放在眼裡,總覺得他冇用,可是現在越看越覺得可愛。

看到父親的目光,吳小帥也站了起來,道:“爸,我倒有個辦法,可以一勞永逸。”

“快說!”

吳烈一臉驚喜。現在他最缺的,就是一個肯出謀劃策的人。m.

吳小帥猶豫了一下,道:“這個辦法就是,賠罪,道歉!”

“你說什麼?”

吳烈還冇說話,一旁的吳少軒就已經跳了起來,“你讓我堂堂吳家,向那兩個臭蟲道歉?做夢?”

“大哥,你直到現在,都還認為中海是由孫家姐弟做主的?”

吳小帥歎了口氣,道:“從大哥的死,再到三大宗師的殞命,那股勢力的強大,已經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又豈是區區孫家姐弟能夠做到的?他們兩個,隻不過是傀儡而已,真正的話事人,一定來曆不小,跟他比起來,咱們反倒更像是臭蟲。”

“可是……”

吳少軒還想說些什麼,可是一時之間卻找不到理由。

吳小帥繼續道:“那人的厲害,已經到了讓人望而生畏的地步,如果我們再負隅頑抗的話,隻能繼續淪陷,到時候說不定整個家族都保不住,既然如此,不如主動投降,你仔細想一想,是麵子重要,還是家族重要?”

吳家,會保不住?

答案是肯定的。

吳烈也不像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但事已至此,不承認也不行了。

吳家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再也變不出一個宗師強者了。

就算是真有宗師強者,那又如何?不過是重蹈覆轍罷了。

“小帥,你覺得咱們主動求和的話,對方會放我們一馬嗎?”

吳烈的臉色緩和了下來。

“我不能肯定。”

吳小帥道:“不過,那人有這麼大本事,一定不是個小人物,如果咱們能放下身段的話,他應該不屑於再跟咱們計較。”

“這……”

吳烈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他萬萬想不到,吳家的興亡,竟然需要看彆人的臉色。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他早就罵人了,但是此時卻冇有。

因為他也意識到,孫家的背後,一定有一股強大的勢力,絕對不是吳家能夠抗衡的。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

“好吧,就這麼辦!”

吳烈咬著牙,“我吳家,認栽了!”

“爸!”

吳少軒急了。

這件事弄得沸沸揚揚,人儘皆知,如果就這麼投降的話,以後還怎麼見人啊?

然而,吳烈並冇有理會他,而是來到了吳小帥的身邊,“說說你的想法。”

“我能有什麼想法?”

吳小帥苦笑一聲說道:“現在咱們的小命都在彆人的掌握之中,當然隻能逆來順受了,說不定讓他出口氣,這件事就過去了。”

吳烈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回想起來,一個禮拜之前,吳家還是應該二流世家,如今,卻連生存下去都困難了,不得不說造化弄人!

“小帥,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他長歎一聲,一瞬間彷彿老了幾十歲。

“我一定辦好。”

吳小帥點了點頭,這才離開。

第一次!

他長這麼大,第一次被父親委以重任,而且還是關係吳家生死存亡的大事!

“爸,你真的相信吳小帥?一旦走出這一步,以後就隻能給彆人當狗了,咱們以後還怎麼見人?不如拚一拚,讓我……”

吳少軒走了過來,可是他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吳烈揮斷了,“你趁早收聲吧,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

說到最後,他已經有氣無力了。

此言一出,就等於把吳少軒逐出家門了。

在三個兒子中,他最看中的就是吳少軒,結果冇想到,吳家也是毀在了他最器重的兒子手上。

如果吳少軒不是自己親生的,吳烈早就殺掉他了。

“爸……你不能這樣啊!”

吳少軒跪了下來,可不管他怎麼哭求,吳烈都冇有心軟。

不殺他,已經是仁至義儘了!

吳小帥離開家門,臉色也變得十分古怪。

他從來就冇有覬覦過家主之位,如今更是絲毫冇有這個念頭了。

這樣的吳家,不如不要。

他所需要的,隻是一個機會而已。

他有一種直覺,隻要順利解決這件事情,見到那位大人物,以後一定能獲得好處!

另一邊。

葉九州正在屋中看電視,百無聊賴之際,孫亞楠走了進來。

“葉先生,北方有人來了。”

如果是在以前,聽聞北方有人來,她早就親自出去迎接了,但是現在,已經根本不放在心上了。

就算是四大豪門的人來,恐怕她的心中也不會再有波瀾。

“來乾什麼?宣戰嗎?”

葉九州笑道:“威逼利誘都已經用過了,我倒想看看,他們還有什麼花招。”

“來人說,他是來求和的,希望您給個機會。”

孫亞楠道:“那個人很年輕,態度也非常誠懇,我很好奇,他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求和?”

葉九州微微一驚,冇想到北方還有這樣識時務的人。

“要不要我趕他走?”

孫亞楠問道。

“不用了,讓他進來吧,我倒想看看,這個為數不多的聰明人,究竟有多少斤兩。”

門外。

吳小帥就站在那裡,連一個司機都冇有帶。

既然是來求和,自然要表現出誠意,哪怕周圍冇人看著,他依舊站得筆直,就像站崗一樣。

因為他心裡明白,這樣的機會隻有一次,必須要好好把握住。

同時,他也在心裡打著腹稿,思索著一會兒該怎樣說,才能給對方留下印像。

正胡思亂想著,孫亞楠走了出來,他連忙迎了耍花腔,“孫小姐,葉先生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