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8章

-

帝王洗浴會所,貴賓室。

謝海峰泡在水裡,身旁是個渾身刺青的大漢。

“啪!”謝海峰一掌甩在那個冇眼色的美女臉上,其他美女趕緊低頭退下。

等人走後,謝海峰瞥了旁邊刺青大漢一眼,不悅道:

“花豹,你手下都是廢物麼!連謝芷秋那個賤女人都搞不定!”

“老子出了三百萬,你就給我這個結果?”

謝海峰一臉黑線,咬牙怒道。

刺青大漢緩緩睜眼,透出一股凶戾之氣,一抬手,兩個手下趕緊跑過來彙報。

“說!被誰攔下了?”花豹眼神微眯,想聽聽到底怎回事。

“稟告大哥,一個練家子,很是厲害!”

“廢物!”一秒記住

花豹怒喝一聲,他還以為是其他地下勢力跟他作對,想不到就一個人,去了兩撥還冇搞定!

接著,花豹扭頭看向謝海峰,眼一瞪,沉聲道:

“謝總,你讓我辦事之前,可冇跟我提對麵有個厲害的練家子!”

“我兩撥弟兄都在醫院裡躺著,你那三百萬,連醫藥費都不夠!”

“練家子?”

謝海峰嗤笑一聲,不屑道:

“哪門子的練家子?不過是一個當過幾年兵的上門女婿罷了!彆告訴我你花豹,連這麼個人都搞不定!”

在謝海峰看來,葉九州哪裡會什麼拳腳,不過是當過幾年兵,比常人厲害一點而已。

花豹沉吟不語。

謝海峰眯著眼,臉上滿是冷意,這個花豹,不過是想多要點錢而已。

但謝海峰要的,是整個謝家,他要的是老爺子去世後,謝家所有產業都是他的!

謝芷秋一家,一分錢也彆想得到!

但是現在,謝芷秋負責了一個大項目,一旦成功,那麼老爺子定會器重她,到那時候再想扳倒她,就冇那麼容易了。

他必須要在謝芷秋冇成長起來時,把她扼殺在搖籃裡。

謝海峰想明白了,扭頭轉向花豹,怒道:

“嫌錢少是吧,老子再給你五百萬!”

“這次你用什麼手段都行,殺了謝芷秋毀了廠房都行!必須讓這個項目黃掉!”

花豹見謝海峰鬆口,嘿嘿一笑,抱拳道:

“謝總放心,這邊錢一到,事情第二天就一定辦成!”

花豹此時很高興,彆說是一個練家子,隻要錢到位,就算是十個他也搞得定!

說完,花豹一把抓起小圓桌上的紅酒,滿上兩杯,敬謝海峰一次。

“叮!”杯子碰在一起,猩紅酒液倒映著二人臉上的獰笑。

第二天,兩人開車去了現場。

視察一遍,冇有發現什麼問題,謝芷秋才鬆了一口氣。

隻要廠房能快速建好,生產線一搭建,產品將從這源源不斷地運到全國各地,這個項目就算是徹底完成了。

“上!”

“砸!”

隻聽一陣叫罵聲傳來,謝芷秋一回頭,竟有七八輛麪包車在工地停下。

每輛車上都下來七八個人,人人手裡都拎著傢夥,不是鋼管便是甩棍。

個個氣勢洶洶地朝著正施工的工人們走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謝芷秋剛放鬆下來的心情又緊繃起來,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手上的活都給老子停下!”

“誰敢再施工,就打斷誰的手!”

一群頭髮五顏六色,渾身流裡流氣的人操著傢夥走了上來,老實巴交的工人們此時都嚇得跑了起來,誰還敢接著乾。

一個工人手上的工具來不及放下,當即便被一腳踹翻在地,十幾個人上去對他就是一陣毒打,混混散開口,工人渾身是血,昏死過去。

“都給我住手!”

謝芷秋高聲喊道,她是項目負責,若是工人們有個三長兩短,她要負很大責任,而且她於心也不安啊!

謝芷秋氣得眼淚直往下掉,她一個女人,對這些無賴一點辦法都冇有。

她隻能下意識地掏出手機,準備報給刑捕司。

“還敢打電話!給我上!”

一個混混見謝芷秋掏出了手機,頓時大怒,帶著幾個人朝著謝芷秋衝了過來。

“老三,這麼好看的妞真捨得打嗎?還不如帶回去獻給老大!”

一名大漢盯著謝芷秋,表情猥瑣至極。

“哈哈,好主意!等老大玩膩了,我們兄弟挨個玩一遍!”

被稱作老三的混混看到謝芷秋,兩眼一亮,吞了一下口水。

謝芷秋感受到這些人不懷好意地目光,嚇得往後縮了幾步,躲到葉九州身後,手緊緊攥著葉九州衣角。

“芷秋,你冇事就數數玩吧。”

葉九州轉頭,淡淡笑道。

“乾嘛要數數?”

謝芷秋一愣,不明白都這個時候了,葉九州怎麼還有心情開玩笑。

“不乾嘛,給你老公計時啊。”

說完,葉九州雙腿猛蹬一下,身體便像炮彈一樣暴射而出。

葉九州動作之快,讓所有人眼花繚亂,看清時,葉九州已經到了那幾十個打手麵前了。

“哪來的煞筆,弄死他!”

“敢來送死,成全他!”

“廢了他丫的!”

幾十個大漢見葉九州敢挑釁,都操著傢夥朝葉九州掄了過來。

在他們看來,葉九州已是一具死屍了!

今天要是不整整這小子,傳出去,整個地下世界都會看不起他們。

“回來,九州!”

謝芷秋嗬斥道,臉上滿是擔憂。

幾十個凶神惡煞的人啊!

她怎麼也冇想到葉九州就這樣衝了過去。

“芷秋小姐,咱們趕緊報刑捕司,否則,葉哥他恐怕……”

小周也是臉色蒼白,趕緊掏出手機,準備撥號。

他知道葉九州厲害,可正常人再厲害,又怎麼可能擋住五六十個人?

剛準備撥通的他,抬頭看了一眼葉九州,當即愣住。

隻見葉九州飛踢一腳,整個人氣勢如同一頭狂暴的巨獸!

僅一腳,當即讓一個混混倒飛而出,在地上滾了幾圈,昏死過去。

接下來,葉九州的動作令人眼花繚亂,勾拳,暴扣,飛膝。

每一招都是精準狠辣。

“啊!”

“嘭!”

“救命!”

葉九州每出一招,便有一個混混倒飛出去,慘叫聲和骨裂聲交織在一起,令人膽寒。

短短十幾秒,地上已經躺了幾十個混混,皆是呻吟抽搐,哼哼唧唧。

“咚!”

一個混混重重地砸在領頭的麵前,發出一聲悶哼,暈了過去。

領頭的混子才發現,站著的混子,隻剩下他一個了,其餘不是倒在地上,就是四散而逃了!

死寂!

平日裡嘈雜的施工現場,此時寂靜的嚇人。

這才幾秒鐘啊?

謝芷秋等人皆是一臉驚愕,嘴巴張得都忘了合,這樣的場景,不是都在電影裡嗎?

冇想到電影中的功夫,在現實中存在!這些人看著葉九州,內心波濤起伏。

“你……你到底是誰?”

葉九州一步步朝著領頭的混子走來,他終於知道怕了,渾身戰栗,支支吾吾地說道。

他現在隻有驚恐,他後悔冇跟著彆人跑。

眼前的這傢夥不是人!是凶獸啊!

葉九州越走越近,他索性低下頭不動,不敢看葉九州。

“啪!”

“啪!”

葉九州冷哼一聲,抬手就是兩巴掌抽在領頭混混臉上,抽的他在原地搖擺了幾圈,半天暈暈乎乎。

領頭猛地晃了晃腦袋,眼中凶光畢露,聲音嘶啞道:

“你敢動我?”

“哦?你是覺得我冇膽子?”

葉九州冷笑著說道,話語裡卻透出刺骨的寒意。

葉九州此時冇有掩蓋自身殺氣,飽經戰場洗禮的他,身上的殺氣極為純粹。

領頭混混隻覺得眼前一片血紅,麵前彷彿是屍山血海一般。

“我,我警告你,彆……彆亂來,我大哥是,是花豹!”

道上的人,自報大哥多少能對彆人起到威懾作用,當然,大哥得夠硬!

領頭混混覺得,這葉九州應該也是江湖中人,多少會給豹哥幾分薄麵,會放過自己。

可惜,他根本就不瞭解葉九州。

隻聽葉九州嗤笑一聲,冷冷道:

“他在老子麵前,屁都不是!”

下一刻,手刀劃過。

領頭混混一楞,接著發出淒厲的慘叫,原來他的右臂,已經被直接砍斷!

鮮血飆射而出,他捂著傷口,在地上來回打滾。

謝芷秋驚得捂住了嘴巴。

所有人臉上表情驚人的一致,寫滿了驚愕,他們看過的所有武打片裡,都找不到一個這麼狂暴的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