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81章

-

聽了這話,謝芷秋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地了。

隻要老公支援,就算是全天下都反對,她也根本不在乎。

“各位!”

謝芷秋站了起來,道:“大家的意思我都明白了,請允許我再多說兩句。”

會議室中立刻安靜下來,所以人都想聽聽她還有什麼好說的。

“在商言商,大家想多賺一些錢,無可厚非,可你冇有冇有想過一個問題?”

謝芷秋道:“產品標準是外國人定的,所以不管產品是好是壞,全由人家說了算,說句不好聽的,明明是同樣的產品,他們可以賣八百,我們就隻能賣八十,你們覺得公平嗎?”

“八百和八十,究竟差了多少,我想大家也清楚,所以,我們必須要有一套自己的體係,真正做到當家做主,否則的話,就隻能喝湯,看著彆人吃肉,等時間一長,國內市場被彆人給搶占,我想大家連湯都喝不上了。”

聽了這話,大家都沉默了。

因為謝芷秋的每一句話,都說到了他們的心坎裡。

這些年來,他們每少被國外的企業刁難。m.

明明用的同樣材料,同樣的流水線,生產出來的產品也冇有任何區彆,可人家隨便找個理由,就說你的產品不合格,直接打入二流。

怎麼辦?

隻能降價。

價格一降再降,隻能從生產成本、員工工資上扣。

成本低了,材料不好,工資低了,員工不積極,生產出來的產品自然會更差,然後再降價。

如此陷入惡性循環之中。

而國外的產品,則趁這個機會搶占國內市場。

消費者根本不在乎這些,哪怕市場上都是國外的產品,他們也不會在乎,甚至在潛移默化中形成了一個觀點:隻要是國外的,就一定是好的。

長此以往,國內的整個市場都變得畸形了。

這些經銷商所賺的錢,也越來越少,他們也恨,也怨,可是有什麼辦法?

胳膊是擰不過大腿的。

他們也試圖反抗,可最後都不了了之,甚至有的人直接在市場中消失。

慢慢的,大家都妥協了。

如今,謝芷秋的一席話,又把大家給敲醒了。

是啊,自己生產的東西,憑什麼讓彆人來說三道四?

難道國外的月亮就一定比國外圓?

“話雖如此,可還是太冒險了。”

一人小聲說道:“現在雖然賺的少,但還是能賺一些,如果按照你說的來,說不定咱們連溫飽都保證不了,更何況,國外的那些巨頭,也絕對不允許我們這樣做。他們隨便一句話,就能讓剛剛萌芽的謝氏集團,瞬間枯萎。”

聽了這話,大家又沉默了。

是啊,不管怎麼說,現在還是有錢就賺的,跟資本家作對,是得不到好處的。

“我不怕。”

謝芷秋朗聲說道:“剛剛我已經說過了,既然是改革,就要做出犧牲,我願意承擔一切風險,一切後果。”

“你不怕,但是我怕。”

另一人說道:“既然你一意孤行,但我們的合作就隻能終止了。”

說完,他便直接離開了辦公室。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很快,就有七八名經銷商離開了辦公室,最後剩下來的隻有三位。

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冇有說話。

他們很看好謝氏集團的前景,所以不願意就此放棄,可是謝芷秋的做法又太冒險了,他們不敢苟同。

“謝總,真是對不起。”

經曆了一係列的思想鬥爭後,三人還是站了起來,“我們上有老下有小,實在是不能陪你冒險了。”

說完,最後的三個人也離開了。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看到你身上有油水可撈,所有人都會把腦袋削尖了,鑽過來。

可是當你需要支援的時候,卻冇有人願意站在你的身旁,甚至連一句鼓勵的話都不願意多說。

其實,這也可以理解。

畢竟,誰的錢都不是大風颳來的,冇人敢挑戰權威,冇人願意白費精力,做什麼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善事。

大家最關心的,還是眼前的利益,還有自己的錢包。

當然,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他們對謝芷秋缺乏信心。

行業標準,又豈是一兩句話就能立起來的?所消耗的精力,遠遠超出了想象。

他們也曾年輕過,也曾有過熱血,不過這些熱血,早就在一次又一次的碰壁中,被澆涼了。

血涼了,夢也就該醒了。

在他們看來,謝芷秋遲早也會明白這個道理。

辦公室中隻剩下謝芷秋、葉九州、孫亞楠還有幾個剛剛提拔上來的高管。

“謝總……”

一位高管開口了,“要不然,我們還是從長計議吧,現在冇了經銷商,就算是我們設立了標準,也賣不出去了。”

“不行!”

謝芷秋斷然道:“我不喜歡半途而廢,哪怕賠上一切,我也要建立一套新的標準,我不但要做,還要做好,要讓國外的企業,也按照我們的標準來做事!”

她從來冇有像此刻一樣堅定過自己的信念!

“既然如此……”

幾人交換了一個眼神,“你我們就一起做!”

“對!我們都不是半途而廢的人,就算是輸了,也冇什麼,大不了從頭再來。”

“就算是拚了這條命,我也一定支援到底!”

……

幾個高管,立刻表明瞭態度。

他們都是剛剛畢業冇多久的大學生,結果剛剛進如謝氏集團,就受到了重視,其他同學還在實習,他們就已經位居高管,所以都很尊重謝芷秋。

就是因為他們有同樣的信念,所以才能做到萬眾一心,所以謝氏集團的產品才比彆人好。

“好,冇了合作商,我們可以再找,甚至自己做經銷商,但是製定標準這塊,卻必須要堅持下去。”

謝芷秋看了眾人一眼,也覺得很欣慰,覺得自己的心血冇有白費。

“亞楠姐,不好意思,辜負你一番好意了。”

她又轉過頭來,充滿歉意的望向孫亞楠。

這些合作商,全都是孫亞楠找來的,如今被逼走的一個不剩,確實有些過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