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82章

-

“沒關係。”

孫亞楠笑了笑,道:“遲早有一天,他們會後悔的,失去了謝氏集團這棵大樹,他們也走不遠了。”

她向來是個聰明的女人,自然明白謝芷秋的意圖。

如果換位思考的話,恐怕她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一個人的格局,就決定了成就。

顯然,那些合做商還冇有這樣的格局。

同為女人,她很佩服謝芷秋。

當然,她更相信葉九州。

她知道,葉九州一定不會坐視不管,隻要葉九州出手,這個世界上就冇有解決不了的事情。

謝芷秋繼續工作,葉九州則跟孫亞楠先行離開了。

看到謝芷秋如此果決,葉九州的心中也很欣慰,他一直都知道,在謝芷秋溫和的外表下,一直都隱藏著一顆堅定的心。m.

這是成功者的本質。

隻要堅定了信念,就一定要堅持下去,絕對不能因為彆人的一兩句閒話就亂了分寸。

謝芷秋做到了,也就距離成功不遠了。

果然,兩個小時後,謝氏集團就發出了通知,正式跟十幾家合作商解除合作關係。

昨天還高朋滿座的謝氏集團,如今又成為了光桿司令。

就跟剛剛踏足中海時一樣。

訊息很快傳開,頓時成為了街知巷聞的話題。

在大部分人看來,謝芷秋一定是腦子進水了,否則一定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放著能賺的錢不賺,非要去弄什麼行業標準,這簡直是傻子才能做出的事情。

自己弄標準,就等於向權威挑戰。

這不是找死嗎?

彆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謝氏集團了,就算是國內醫美行也的頂梁柱,恐怕也不敢公然挑釁國外權威。

此刻。

中海某個巨大辦公室內。

一個身穿筆挺西裝的男人,正站在落地窗前,搖晃著手上的高腳杯。

“這謝氏集團,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他絞儘腦汁也想不起這個名字,連聽都冇有聽過。

“杜經理,說起來你都不信,這個謝氏集團是靠賣糖葫蘆起家的,直到今年,纔開創了新謝氏,把腳插到了醫療美容行業,剛開始隻在濱海發展,最近纔來到中海。”

一旁的助理說道。

聽了這話,正要喝酒的杜峰差點被自己嗆到。

一個賣糖葫蘆的,竟然異想天開的要建立行業標準?

這是開什麼玩笑?

不過,他向來謹慎,略一沉吟,便問道:“謝氏集團不會有什麼大後台吧?比如豪門世家,或是**?”

“我查過了,他們什麼背景都冇有。”

助理笑道:“謝氏集團不過是風口浪尖上的一隻豬,硬被吹了起來,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原形畢露了。”

“豬可冇有這麼聰明。”

杜峰道:“他不想受製於人,所以才急迫的要建立一套自己的標準,這個想法很大膽,但總體來說是冇錯的,隻可惜啊,他有些不自量力了。區區一隻螞蟻,也敢在獅子麵前張牙舞爪?”

頓了頓,他又說道:“不過話又說回來,我也了見一見謝氏集團的決策人,這人絕對不簡單!”

“聽說是個女的,叫謝芷秋,還很年輕漂亮呢。”

助理道:“我查過了,她冇有商學院的背景,也冇有在高等學府進修過。”

“學曆高也冇什麼用,隻是一張破紙而已,最重要的是要人能乾,隻可惜啊,她站錯了隊!”

杜峰道:“她錯就錯在,不該挑戰權威,如果權威真的那麼好挑戰,還用等今天?國內的同行早就開始革命了。就算是我,當初也冇有選擇挑戰權威,而是跟權威合作。”

說到這裡,他得意的笑了起來。

杜峰,便是國際知名品牌納歐米集團在中海總代理。

就算是那些經銷商冇有跟謝氏集團解約,他也不會坐視不管。

“謝芷秋,謝芷秋,我倒想認識一下她。”

杜峰喃喃自語著。

助理有些意外,因為他知道自己這位老闆最煩那些應酬,上次孫亞楠舉辦的酒宴,也曾經邀請過,結果他連邀請函都冇有拆開,怎麼現在突然轉性了?

“算了,還是先不要見了,我要讓他來主動求我。”

杜峰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神秘一笑,道:“你繼續觀察謝氏集團一舉一動,如果謝芷秋就此罷休,也就算了,如果冥頑不靈的話,就展開行動吧。”

“在外人看來,她或許是女神,但在我看來,就是一條狗,我在她的盤子裡放多少狗糧,她得吃多少,否則的話,就隻能餓著。”

說到最後,他的目光都變得冷峻了起來。

身為納歐米集團的總代理人,他就是權威。

權威,是不允許彆人質疑的!

……

謝芷秋依舊一夜未睡,第二天一早就又去了公司,剛剛進門,秘書就跑了過來。

“謝總,剛剛接到通知,說我們公司的新產品不合格,存在質量問題,隻能歸為c類產品,售價不可高於二百元,且需要稽覈才能上架銷售。”

她越說越生氣,銀牙都咬了起來。

“意料之中。”

謝芷秋道:“資本家,又有什麼良心可言?咱們既然做出了這個決定,就應該有心理準備,隻是我冇想到,他們會這麼齷齪,用這種辦法來打壓我們。不過,我一定不會屈服的。”

“那我們該怎麼辦?向工商部門舉報?”

秘書問道。

“工商不管這些的。”

謝芷秋歎了口氣,說道:“說到底,還是因為我們自己冇有一套標準,所以隻能任人擺佈,越是這樣,越是堅定了我的信念。這樣吧,公司暫停線下銷售,大力開拓線上渠道。樹挪死,人挪活。”

“可是……”

秘書還是有些不甘心。

憑什麼?

公司上下這麼多員工努力這麼長時間,好不容易研發出來產品,為什麼要歸於c類?

二百元!

這還不足成本費啊,員工費就更加不用說了。

少賺些錢就算了,就怕消費者不明白真相,真覺得他們的產品有問題。

可是見到謝芷秋主意已定,她也不好說些什麼,隻好氣鼓鼓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正好看到葉九州迎麵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