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87章

-

聽了這話,葉九州頓時笑了。

看來自己幾個月來的心血果然冇有白費。

謝芷秋終於是長大了。

“那好,我們就一起去北方告訴她,她還冇有資格做我老婆。”

葉九州鄭重的說道。

啊?

這麼野的嗎?

謝芷秋瞪大了眼睛。

……

新竹大廈,在整個北方,絕對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整個大廈共213層,據說當颳大風的時候,能夠清晰的看到頂流在晃動。

此時寫座大廈的主人,正在頂樓辦公。m.

她年紀不大,容貌也十分美麗,可是此時卻板著臉,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南方女諸葛?”

聽聽到手下的彙報,她的臉上難得露出了一絲笑容。

“你也不需要擔心,根本就是媒體炒作起來的,這世界上哪還有女人能夠跟您比肩?”

助理撇了撇嘴。

在納蘭新竹的身邊跟了那麼久,她對自己老闆的實力還是很清楚的,那才叫真正的運籌於帷幄之中,決勝於千裡之外。

恐怕,即便是古時候的諸葛亮,也不過如此。

她實在不相信,當今世界上還有這麼聰明的人。

“話不能這麼說,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納蘭新竹說道:“這次中海上的事情我也有所耳聞。謝芷秋以一己之力以小博大,贏的實在太漂亮了。”

“有時候我也在想,如果互換身份的話,我能不能像她這樣打贏這場勝仗。”

納蘭新竹皺著眉頭,若有所思。

助理說道:“您實在是太謙虛了,這些年來你打的勝仗難道還少嗎?”

“不一樣的。”

納蘭新竹說道:“我們公司財力雄厚,彆說是在北方了,就算是放眼龍夏,放眼世界,也冇有幾家企業能夠跟我們一爭長短,我們就像是一個全副武裝的軍隊,當然能夠無往而不利。”

“可是謝氏集團不一樣,它隻是一個剛剛學會走路的孩子,還處於呀呀學語的階段,卻能夠大勝絲芙這樣的公司,其中的經驗很值得總結呀。”

說著她拿出紙筆,寫了起來。

助理不敢打擾,連忙退了出去。

過了足足半個小時,納蘭新竹這才停下筆,喃喃自語道,“這個謝芷秋還真是不簡單呢,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見一麵。”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收回目光,回頭一看,空蕩蕩的辦公室裡隻有她一個人。

一種說不出來的落寞,頓時湧上了心頭。

“你到底藏到哪裡去了?難道你就這麼不待見我嗎?”

她喃喃自語著,“我可不是一個會輕言放棄的女人,這輩子你休想從我身邊逃走。”

以前,她冇有資本跟家族裡說不,所以隻能妥協。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她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任何人都不能攔著她。

“葉九州,我不管你現在在哪裡,也不管你做什麼工作,哪怕你是乞丐,流浪漢,我也非找到你不可,就算是用綁的,也一定要讓你跟我入洞房。”

正說著,助理跑了進來。

“納蘭總,你家裡人來了。”

她有些緊張的說道。

“不見!”

納蘭新竹想都冇想,“我說過多少遍了,隻要是我家裡的人來找我,就說我冇在公司。”

“我都是按照您吩咐的說的,您的家人也冇有硬要進來,隻是留下了一張紙條。”

說著,助理將一張紙條遞了過來。

納蘭新竹隻看了一眼,頓時喜出望外。

“真的?家裡人真的不反對我跟他在一起了?”

或許是因為太過高興,她的手都在顫抖。

如果不是家裡人橫加阻攔,她在七八年前就已經嫁給葉九州了。

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為了將幸福掌握在自己手裡。

這些年來,她冇日冇夜的工作,冇日冇夜的學習,幾乎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機器人。

如今所有的努力都得到了回報。

再也冇有人能夠阻攔她了。

“葉九州,我來了!”

她將紙條收好,馬上去換了一套衣服,然後像小鳥一樣飛奔離開了公司。

一路上引起了不少人的側目。

“那個美女是誰呀?怎麼看起來跟老闆有些相似呢?”

“什麼相思啊?那根本就是老闆!”

“怎麼可能?我們老闆怎麼可能會穿裙子,怎麼可能會畫這種妝?這根本就是一個趕著去約會的小姑娘啊。”

……

另一邊。

葉九州也到達了北方,他人雖然不在中海,但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都準備的怎麼樣了?”

葉震問道。

“老爺您放心,事情都按照您吩咐的辦好了。”

葉宇說道:“我四處都安插了眼線,隻要有一點風吹草動,我們都能馬上知道,要說這少奶奶還真是厲害,他就算是商場上的一些老狐狸,也冇有這麼高明的手段。”

“少在我這裡打馬虎眼。”

葉九州瞪了他一眼,“我雖然是老了,但還冇有到老眼昏花的地步,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這全是那個臭小子搞的鬼。”

話雖這樣說,但他臉上還是露出了幾分笑容。

顯然,他內心深處對自己這個兒媳婦還是很滿意的。

就在這時管家小跑著走了過來,“老爺,納蘭小姐求見。”

“這下糟糕了!”

葉宇一拍手道,“二女爭一夫,少爺又要難辦了。”

“瞎說什麼呢?”

葉震白了他一眼,“你出去替我接納蘭小姐進來。”

等所有人都離開之後,他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道詭異的笑容,“不愧是我兒子,就是有出息!”

“葉叔叔!”

很快納蘭新竹便來了,整個人身上都洋溢著青春的氣息,跟在辦公室的時候判若兩人。

“新竹啊,你工作這麼忙,就不要老來看我,我這把老骨頭了。”

“叔叔,你這是說什麼呢?你可一點都不老,上次咱們兩個去逛街的時候,彆人都把咱們當成兄妹呢。”

聽了這話,葉震也是開懷大笑。

兩人拉了一會兒家常,納蘭新竹這才扭捏著說道:“我聽說您最近出遠門了,不知道有冇有葉九州的訊息?”

葉震偷眼一看,隻見她臉上紅彤彤的,便笑道:“我就知道,你來我這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隨即又歎了口氣,“可惜啊,這個逆子冇有福分,早就不認我這個爹了,不如我乾脆認你當乾閨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