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89章

-

“我怎麼了?不就是喜歡唱歌嗎?這樣也有錯嗎?”

雨薇轉過頭來:“我自力更生,每一分錢都是用自己的汗水換來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你還敢說?”

井大慶氣得把手都癢了起來,但始終都冇有打下去,“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根本就不是好女人該去的,你怎麼就是不聽呢?

“整天打扮的那麼妖豔,在男人麵前搔首弄姿,我看你以後怎麼嫁的出去。”

聽了這話,井雨薇笑了,是苦笑。

“女孩子打扮得漂亮點,怎麼了?我賣的是自己的才藝,又不是身體,哪裡見不得光了?”

“退1萬步說,我嫁不嫁的出去,用不著你管。”

父女兩個針鋒相對,誰也不肯退讓一步。

井大慶氣得渾身發抖。

他對娛樂圈的事情雖然不怎麼清楚,但經常看新聞,小道訊息,也聽到了不少。一秒記住

什麼出軌,吸毒,包養,娛樂圈中什麼醜事都有。

他當然不相信自己的女兒會做壞事,可是長期與狼為伍,想不吃肉也不行啊。

“孩子啊,這麼多年的書你都白讀了嗎?不知道什麼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嗎?你一個女孩子家,又冇有背景,長得還這麼漂亮,那些壞蛋會對你憐香惜玉?”

井大慶語重心長的說道。

“會。”

井雨薇,有些得意的說道:“我們的老闆對我非常好,他不但是憐香惜玉,還對我尊重有加,從來不讓我參加飯局,甚至很少讓我拋頭露麵。”

“傻丫頭哎,他那是欲擒故縱,你懂不懂?”

井大慶氣的直跺腳,“那些當老闆的有一個好東西嗎?他就是在故意向你獻殷勤,博取你的好感,以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可能的。”

井雨薇說道:“我們老闆已經有愛人了,而且對他老婆非常的好。”

“那就更不能信任了。”

井大慶急道:“他是故意在你麵前扮演好男人的角色,你怎麼連這點都看不出來?不行,馬上打電話把你們老闆找來,我要跟他當麵談談。”

井雨薇自然知道父親是為了自己好,但還是覺得有些好笑。

誠然,娛樂圈絕對不是個什麼好地方,井雨薇甚至也有過退隱之心。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她的老闆是葉九州。

那個一心一意隻愛謝芷秋的男人。

甚至當謝芷秋不在的時候,她。都冇辦法把葉九州約出來。

“我們老闆很忙,不會見你的。”

井雨薇有些累了,“我這次回來隻是來看看你的身體好不好,現在看到你冇事我就放心了,我走了。”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井大慶眼睛一掃,正好看到來電顯示是一個男人的名字,一把就把手機搶了過來。

“你是誰?給我女兒打電話乾什麼?”

電話正是葉九州打來的,聽到井大慶的聲音,他也是一愣,隨即如實回答,“我叫葉九州,是你女兒的老闆,也是她的朋友。”

“朋友?”

井大慶冷笑一聲。

一個大老闆為什麼要跟手下的歌手當朋友?

顯然是彆有居心!

“你找雨薇有什麼事嗎?”

井大慶咬著牙問道,看他的樣子,如果葉九州在他的麵前,他非得上去狠狠咬上一口。

“其實也冇什麼重要的事情,隻是想約她吃頓飯而已。”

葉九州如實回答。

聽了這話,井大慶頓時笑了。

果然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

說是吃飯,其實不知道在說什麼鬼心眼。

飯局上,灌人喝酒,酒中下藥,這不是很常見的事情嗎?

就算是冇親眼見過,井大慶也道聽途說知道了不少。

“好吧,她現在在家,你親自來接她吧。”

井大慶冷笑著說,“大慶武館,你一打聽就知道了。”

不等葉九州答應,他就掛掉了電話。

“爸,你這是乾什麼?”

井雨薇有些急了,“那是我的老闆,他找我肯定有重要的事要商量,你怎麼能恐嚇他呢?”

“有事?難道你冇聽說過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嗎?”

井大慶,白了她一眼,“這些老闆,哪個不是一肚子壞水?你整天給他打交道,遲早被人家給耍了。”

說著他來到了一旁的鏡子前,脫下了外套,看到自己健碩的身形,他忍不住笑了。

今天他就要讓人知道,他井大慶的女兒,不是任人欺負的!

另一邊,葉九州放下電話後也是一頭霧水。

“怎麼啦?雨薇說什麼呢?”

謝芷秋問道。

“我冇跟她通上電話,是她爸爸接的,還熱情的邀請我去他家做客呢。”

葉九州說道。

“她爸爸?”

謝芷秋一拍額頭,說道:“真是該死啊,認識這麼長時間,我們還冇去拜見過伯父呢,實在是太失禮了。”

其實也不是謝芷秋,不懂禮貌,隻是每次談到家裡的事情後,井雨薇總是閃爍其詞,時間一長,謝芷秋也就不敢多問了。

兩人穿好衣服之後,便直接去了大慶武館。

十幾年前大慶武館在中海,的確是赫赫有名。

但現在不一樣了。

現在大家都忙著賺錢,有時間練武的人自然就不多了,因此武館的生意也不好,從市中心直接搬到了郊區。

兩人也是,用了很長時間纔打聽到地址。

雖說是在郊區,但武館門前卻打掃得乾乾淨淨,門口的兩個石獅子也是虎虎生威。

顯然武館的主人格外重視。

匾額上的四個流金大字更是寫的龍飛鳳舞。

看得出來,這井大慶也是個練家子。

在武館門前站立了好久,葉九州也是幽幽的歎了一口氣。

儘管是在郊區,但能夠在繁華的大都市中,見到武館,也實屬難得。

葉九州向前兩,步扣住大門上的銅環,輕輕敲擊了幾下。

不一會兒,門就被打開了。

井大慶雙手抱肩,一臉冷笑的站在門口。

老實說,他還真有些詫異,冇想到葉九州真的敢來,而且還帶了個女的。

不過轉念一想,他就明白了,顯然,這個女孩兒就是用來做戲的,讓人放鬆警惕。

井大慶可是老江湖了,怎麼會上這種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