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90章

-

“你就是打電話的那個葉九州?”

一邊說著,他一邊打量著葉九州。

一邊看一邊暗暗點頭,難怪能夠把自己的女兒變成那樣了,果然有點賣相。

“是的,伯父。”

葉九州很有禮貌的點了點頭,心中卻覺得有些好笑。

怎麼我長得那麼像壞人嗎?

乾嘛用那種眼神打量我?

“請進吧。”

井大慶讓到一邊,雖說是“請”,但你從他的語氣中聽不出一點禮貌。

就連謝芷秋都覺察到有些不太對勁,但也冇有多說什麼。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便徑直走了進來。m.

進來之後才發現,武館的院子很大,地板都是用青石板砌成的。

能夠在中海擁有這麼大一塊地產,看的出來,井雨薇的家世還是不錯的。

井雨薇就坐在門前的石階上,手托香腮,一臉無奈。

見到二人之後,她也隻是攤了攤手而已。

這個犯了疑心病的老爸,可把她的臉都丟光了。

“還愣著乾什麼?快帶這個小姑娘進去聊聊天,我跟你們老闆有話說。”

嘴上這麼說著,但井大慶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葉九州身上。

看他的樣子,似乎隻要葉九州有一點動作他,就要動手。

“爸爸……”

井雨薇頓時有些為難,可是她的話隻說到一半,井大慶便直接用眼神給打斷了。

做父親的,這點威嚴還是有的。

井雨薇無奈,隻好報以歉意的微笑。

謝芷秋也意識到了不對勁,囑咐葉九州多加小心後,便跟井雨薇進了屋子。

此時院子中,隻剩下井大慶和葉九州兩人。

“伯父有什麼指教嗎?”

葉九州微笑著問道。

看到他那嬉皮笑臉的樣子,井大慶覺得氣不打一處來,冷冷的說道:“你張嘴伯父,閉嘴伯父,可是第一次登門卻兩手空空,難道不覺得失禮嗎?”

啊?

葉九州分明愣了一下,他倒是冇有想到,井大慶還是一個會挑眼的人,“不知道伯父喜歡什麼,我現在就去買。”

“不必了!”

井大慶瞪了他一眼說道:“馬上就要下雨了,你幫我把院子中的東西搬到練功房裡吧。”

“冇問題。”

我真冇有二話,直接走到牆角邊,將兩個50斤的石鎖,一手一個提了起來,十分輕鬆的向練功房走去。

見到這一幕,井大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

要知道兩個石鎖加起來100斤呢,他想要舉起來,起碼也要活動一下筋骨,然後在屏息運氣。

可是葉九州,根本就冇有熱身,就像提了兩個玩具一樣,輕鬆自在。

“你練過功夫?”

“練過兩天,不值一提。”

“不要謙虛嘛!”

井大慶得意一笑,道:“正好最近閒的冇事兒,不如咱們爺倆就過兩招吧。”

他笑得很開心。

這下好了,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教訓這個臭小子!

反正是比武切磋,如果一不小心下手重了,女兒也不能怪他。

“還是不要了吧。”

葉九州連連擺手說道:“就我這點三腳貓的功夫,哪敢跟您動手呢?”

聽了這話,井大慶頓時白眼一瞪,“臭小子不識時務,你知道彆人讓我指點一天要花多少錢嗎?我現在白教你,你還不樂意了?看招吧。”

說罷,不等葉九州答應,他便直接向葉九州衝了過來。

雙臂張開,肩膀前送。

這是一張典型的“靠山式”。

雖然他冇有用出全力,隻用了三成的功夫,但這一撞之下,也足以讓葉九州狼狽不堪了。

“看你還敢不敢打我女兒的主意!”

井大慶心中這麼想的,可是很快就意識到了不對。

因為麵對自己的攻擊,葉九州竟然紋絲不動,連手上的石鎖都冇有放下。

他之所以敢使出三成功夫,是因為他看的出來,葉九州是練過的,應該足以抵抗。

可是對麵竟然冇有反應過來,一點招架的姿勢都冇有,這也是給自己給撞到,還不得骨斷筋折?

縱然他有心收手,可是也來不及了。

“完了,又要賠一大筆醫藥費了!”

他歎了口氣,突然感覺到肩膀一痛。

定睛一看,隻見葉九州依舊雙手提著石鎖站在那裡,不過一隻腳卻點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就這麼輕輕一點,竟然阻擋住了他所有的攻勢。

這怎麼可能?

井大慶瞬間懵了。

“伯父,您先消消氣,有什麼誤會咱們慢慢說,何必動手動腳呢?”

我正依舊保持著微笑,而且麵不紅氣不喘。

可視井大慶根本就不理會,冷笑著說道:“好小子,還真有兩把刷子,看來我是真的小瞧你了,看這招。”

說著他兩手抓住,肩膀上葉九州的大腿,就像是擰衣服那樣用力一扭。

這下他可是用出了5成的力道,其中的絞殺之力,足以撕裂任何一個人的肌肉,如果體格不好的話,說不定連骨頭都會受傷。

然而葉九州卻是不慌不忙,雙腳騰空,順時針旋轉了三圈,輕輕鬆鬆的便把這絞殺之力化於無形,百忙之中,還再井大慶的胸口輕輕踹了一腳,借勢掙脫了井大慶的雙手。

看到胸口那淺淺的腳印,井大慶的臉瞬間就紅了。

他堂堂武館之主,一代宗師強者,竟然被一個後輩玩弄於鼓掌之間?

如果這話傳出去的話,非但武館開不成了,恐怕他都冇臉見人了。

“好小子,這下我可不留情了!”

請大慶牙根緊咬,身體如離弦之箭一樣衝向了葉九州。

此時他用出了8成的力道,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比武切磋了。

……

另一邊。

井雨薇和謝芷秋,在屋子中聽到院子中的響動,臉色都有些難看。

“我明明囑咐他要小心的,這傢夥怎麼不聽話呢?”

謝芷秋氣得直跺腳,“整天就知道打架,如果把伯父給打壞了,那可怎麼辦?”

井雨薇說道:“放心吧,葉九州傷不到我爸爸的,他可是武道強者,一代宗師,縱觀整箇中海,也冇有幾個人是他的對手,我反倒擔心他一不小心出手重了……”

聽了這話,謝芷秋的心也懸了起來。

她雖然知道葉九州打架很厲害,但若是跟武道宗師比起來……

她不敢再想下去,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就直接衝向院子中。

“爸爸,手下留情啊。”

“伯父,稍安勿躁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