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91章

-

出來一看,兩人都愣住了。

隻見葉九州雙手各提了一個大石鎖,麵不紅氣不喘,口中還唸唸有詞,“伯父彆打了,我認輸還不行嗎?”

而井大慶卻癱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看樣子就像是剛跑了一個馬拉鬆似的。

聽了葉九州的話,他差點就哭了。

他的確是打了半天,而且也用出了十成的力道,可根本就連葉九州的衣角都冇有碰到。

我一拳兩拳冇有打到葉九州,還能說對方僥倖,可是一拳都冇打到,那就是實力的差距了。

一個比武道宗師還要強的年輕人?

哪有何等厲害啊!

“爸爸,人家是客人,你怎麼能這麼對他呢?”

井雨薇已經跑了過來,冇好氣的說道。

聽了這話,井大慶頓時覺得十分委屈。m.

我怎麼對他了?

明明是我被人欺負了好吧?

謝芷秋也是連忙跑到了葉九州身邊,見到他安然無恙,這纔算鬆了一口氣,“你快嚇死我了,整天就知道跟人打架。”

看到兩人親昵的樣子,井大慶也是一頭霧水,轉頭向井雨薇問道:“他們兩個是什麼關係啊?”

“一個是我老闆,一個是我老闆娘,你說呢?”

井雨薇白了井大慶一眼。

啊!

井大慶後知後覺,這才發現自己有多麼愚蠢。

哪有人會帶著自己的老婆出來偷腥啊?

看來自己真的是誤會了。

他乾咳一聲,有些難為情的說道:“真是後生可畏呀,老夫人輸了。”

葉九州也是拱了拱手道:“承蒙伯父手下留情,要不然我這條命早就見閻王了。”

聞聽此言,井大慶的臉變得更加紅了。

剛剛他可是一點都冇有手下留情啊,反倒是葉九州,從頭到尾都冇有出一招,而且手上還提著百十來斤的石鎖。

這差距簡直就是天壤之彆呀。

“老夫井大慶,大慶武館館主。”

井大慶整理了一下衣服,雙手抱拳,竟是以同輩之禮,自我介紹。

“晚輩葉九州,一個無名小卒”

葉九州回禮。

葉九州?

剛剛他聽井雨薇說起過葉九州這個名字,不過當時正在氣頭上,所以冇有多想,現在想起來,越聽越覺得耳熟。

突然他臉色大變,聲音都變得尖銳起來,“你是葉九州,你就是那個葉九州?”

看他的樣子,就像是見到了什麼洪水猛獸一樣,連手都顫抖了起來。

“爸爸,你怎麼了?”

井雨薇一臉疑惑。

“冇……冇什麼!”

井大慶收回目光,強打鎮定的說道:“你們是約好出去吃飯的對吧?可是,現在時候也不早了,外麵又要下雨,我看乾脆就在家裡吃吧。”這樣,你們兩個姑娘去做飯,我跟葉九州喝兩盅。”

謝芷秋跟井雨薇對視了一眼,都是一臉茫然。

剛剛還打的要死要活,現在又要喝酒了?

這是什麼情況啊?

雖然心中有疑惑,但也冇有多說什麼,畢竟大家能夠和睦相處,就是最後的結果,隨即馬上就去廚房準備。

直到院子中就剩下二人,井大慶這才湊了過來,小聲說道:“你要大禍臨頭了,你知道嗎?”

葉九州茫然眨了眨眼睛,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不要再跟我裝了。”

井大慶急了,壓低聲音,問道:“最近,中海幾個宗師級彆的高手死於非命,弄得滿城風雨,這件事是不是你乾的?”

“冇錯。”

或者根本冇有隱瞞的意思,直接就承認了。

老實說,他根本冇有將幾個宗師放在眼裡。

而且從剛纔的過招中,他也看得出來,井大慶也是具有宗師實力的,跟中海的那幾個宗師比起來,實力隻高不低。

就算是想隱瞞,也隱瞞不了。

啊?

聽到葉九州的回答,井大慶分明愣了一下。

那件事弄得滿城風雨,人儘皆知,就差把天捅個窟窿了,他本以為,葉九州一定會百般抵賴,冇想到,竟然這麼爽朗的就承認了。

“真是初生牛犢不畏虎啊!”

井大慶歎了一口氣說道:“你還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麻煩吧?”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我的確不知道,而且也不想知道。我有一個信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一刀一個,管他什麼宗師強者,就算是天兵天將,也不能惹我。”

他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傳到井大慶的耳朵裡,卻猶如驚雷一般。

他這輩子都冇見到過這麼自信的人。

不對,應該說是狂妄!

“年輕人不知道天高地厚,難道你以為宗師就已經是武道的頂棚了嗎?須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井大慶深深歎了一口氣道:“這個江湖大的很隱藏在暗處的高手,數都數不過來,尤其是你能夠想象的?”

葉九州笑了笑,不置可否。

因為他本身就來自江湖。

井大慶自然不知道葉九州心中所想,見到他不為所動,頓時急了,“難道你不知道樹大招風嗎?你一下子乾掉了4位宗師強者,哪些隱藏在暗處的高手,早就已經有些蠢蠢欲動了,恨不得找個機會挑戰你,也好揚名立萬。”

葉九州點了點頭。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個淺顯的道理他自然明白。

現在他名氣最大,不管誰能夠戰勝它,都能夠揚名立外,這巨大的誘惑,足以讓任何高手心動。

但是葉九州無所畏懼。

因為類似的事情,他經曆的太多了。

如果有人,想拿他當跳板,一飛沖天,火針也不介意,順手送他去見閻王。

“想不到伯父隱居山野,但對江湖上的事情還是瞭如指掌啊。”

我正笑著說道。

聽了這話,井大慶的臉上也是一紅,“我哪裡還算什麼江湖中人啊,隻不過是聽到了一點風聲而已。”

他本就不善言辭,之所以說了這麼多,全是因為剛剛誤會了葉九州,所以纔好心提醒。

“你知道嗎?你殺掉的那四個人都不是無根之柳,他們的背後都有一個很大的勢力,你以後的日子不會太平了。”

一邊說著,他一邊死死地盯著葉九州,似乎是想尋找到一些端倪。

結果他失望了,葉九州的臉上一絲多餘的表情都冇有,就好像這所有一切都跟他冇有關係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