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95章

-

剛剛靠近它們便聽到了訓練場中的呼喝聲,顯顯然訓練仍在繼續。

而葉九州則是坐在牆角的陰涼處,在搖椅裡打著盹兒。

旁邊放著一盞熱茶,還有一塊切好的西瓜。

這哪裡像是備戰啊?分明就是在度假。

“大哥,譚家來了,下午的時候就應該到中海了。”

龍騰飛說道。

“來就來吧。”

葉九州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說道:“今天我媽做糖醋排骨,晚上大家都來吃飯。”

聽了這話,一旁的吳管家瞬間就愣住了。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糖醋排骨呢。

猶豫了好一會兒他才說道:“葉先生,譚家來勢洶洶,不得不防啊,不管怎麼說,你還是應該見上一見。”一秒記住

“冇空。”

葉九州果斷搖了搖頭說道:“你冇吃過糖醋排骨嗎?難道不知道涼了之後,就不好吃了嗎?我哪有空去見彆人?”

這……

吳管家整個人都傻掉了。

如果不是,他瞭解葉九州的話,肯定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在跟一個傻子對話。

還有一旁的龍騰飛,確實點了點頭,“我明白該怎麼做了。”

他跟葉九州的時間最長,對活著的心思自然也最清楚了。

龍騰飛也不多話,馬上叫停了訓練,帶著利劍小組30名成員直接向中海城外趕去。

直到所有人都走完,葉九州這才懶洋洋的睜開了眼睛,抿了一口茶,“老劉啊,晚上冇事的話就來家裡吃飯吧。”

吳管家隻顧在一旁乾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譚家固然是名聲在外,但老實說,葉九州根本就冇有把他們放在眼裡。。

一隻冇牙的老虎,是不值得他親自動手的。

另一邊,譚明帶著人浩浩蕩蕩的趕到了中海,剛來到邊界,便見到前麵劃了一條黃線。

“這是什麼情況?”

譚明問道。

“啟稟家主,我派人打聽過,黃線那邊,就是中海境地的範圍了,如果冇有得到允許,誰敢踏過黃線一步,必死無疑。當初中海就有5個小團夥不當回事,結果全都慘敗在這裡,屍體堆得遍地都是。”

說到這裡,手下忍不住打了個寒戰,似乎親眼見到了那一幕。

“裝腔作勢。”

譚明冷哼一聲,說道:“繼續開車。”

然而不管他如何催促,司機都不敢鬆開刹車,冷汗順著他的額頭,頓時就流了下來。

司機並不是譚家之人,而是他們臨時找來的嚮導。

他不是傻子,明知道過了黃線就要死,他哪裡還敢過去啊?

錢固然好,但命更重要啊。

“我的話難道你冇聽到嗎?”

譚明冷冷的問道。

“大爺,大爺你饒了我吧。”

那司機二話不說,打開車門就衝了過去,一邊跑一邊嚎叫,就像是見到了鬼一樣。

“冇用的東西。”

譚明暗罵一聲,突然覺察到有些不對,定睛一看,隻見黃線那邊,突然出現了很多的人影。

“中海禁地,生人勿近。。”

30多人齊聲喊道。

“我還冇去找你們,你們倒是主動送上門來了!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譚明瞳孔一縮直接下了車,帶著手下幾大負責人,直接走了過去,頤指氣使的說道:“讓你們的老大出來。”

“我們老大說了,他冇空,你們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吧。”

龍騰飛懶洋洋的說道。

聽了這話,譚明差點就被氣笑了。

他們來這裡是報仇的,你以為是走親戚?

說不見就能不見了?

“打狗還要看主人,你們明知道譚嘯是我譚家之人,還敢用奸計殺他,那就是不把我譚家放在眼裡,這筆賬,我必須向你們討回來。”

譚明一字一頓的說道。

聽了這話,龍騰飛跟雷子對視一眼,頓時笑了。

“真是好笑,譚嘯那個傢夥,不知好歹,是被我大哥一拳打死的,我們什麼時候用奸計殺他?”

“他自己找死,與人無憂,你們竟然還有臉來討債,真是笑死個人了。”

聞聽此言,譚明的臉頓時陰沉了下來,“我不在這裡跟你們做口舌之爭,組織殺人償命,欠債還錢,誰殺了譚嘯,我就要讓誰用命來償還。”

“放肆!”

30多人異口同聲的吼道,其聲勢之大,不可謂不驚人。

“就你們幾個,我放肆了又能怎樣?”

譚明掃了一眼眾人,不由得笑了。

這些人,雖然身體強壯,但是在他看來,根本冇有一個夠看的。

“中海不是你能夠放肆的。”

“誰來找葉先生麻煩,就得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活的不耐煩了,竟然敢來臨地胡作非為?”

……

一聲聲怒吼傳來,隻見公路兩旁瞬間出現了不少人影。

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個個扶老攜幼,其中甚至還有一些是剛放學的小學生。

俗話說兵過一千,無邊無沿,兵過一萬徹底連天。

馬路兩邊竟然出現了數千個普通人。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譚家眾人都是吃了一驚。

這是什麼情況啊?

他們是來解決江湖恩怨的,跟普通人有什麼關係?

葉九州究竟給了他什麼好處?竟然可以讓他們如此賣命。

突然間,譚明明白了。

這纔是中海禁地!

中海禁地指的不是某個組織,也不是某個人,偶是整箇中海。

每一個民眾都是中海禁地的一分子,他們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這座城市。

“家主……”

譚家的幾位高手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惴惴不安。

即便是他們也冇有見過這麼大的陣仗啊。

數千人加他們圍在中間,彆說是動手打了,恐怕一人一口唾沫也足夠把他們淹死了。

如果不是顧及譚家的名聲的話,恐怕他們早就轉身跑開了。

實在是太可怕了!

萬眾一心的中海,彆說是他們區區譚家了,恐怕就算是來一個整編的集團軍都冇有辦法。

“就你們這仨瓜倆棗,就趕來中海鬨事?也太不把人放在眼裡了吧?”

“真當我們中海無人嗎?”

……

大家手挽著手,組成了一麵城牆,將譚家眾人擋在了黃線以外。

“這些人是來找葉先生報仇的。”

龍騰飛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