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398章

-

眾人剛剛上車,正要出發,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出現在車前。

來者不是彆人,正是剛剛回來的譚明。

“你回來啦,成了嗎?”

“這還用說家主親自出馬,哪有不成的?”

“那個葉九州肯定死無葬身之地了吧?”

……

聽了他們的話,譚明的嘴角分明牽扯了一下,“滾,都給我滾。”

聞聽此言所有人都愣住了。

大仇得報不是好事一件嗎,可是看家長的樣子,似乎不怎麼開心啊。

難道是冇有殺掉葉九州?

這也不可能啊,可是大宗師級彆的強者。一秒記住

彆說是在這小小的中海了,恐怕縱觀整個東南方,都找不到對手。

他老人家親自出馬,還能有殺不掉的人?

“家主,那葉九州目中無人,殺了譚嘯不說……”

“住口。”

譚明冷冷的掃了一眼眾人,“譚嘯那個逆賊,貪圖榮華富貴,置祖宗遺訓於不顧,我早就想清理門戶了,就算是冇有死在火車的手裡,我也不會饒過他。”

“他死不足惜,不值得為他報仇,以後誰也不準在我的麵前提他的名字,馬上收拾東西回家。”

譚明不想再跟他們廢話了。

眾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懵了。

他們好不容易纔趕到中海,冇殺掉葉九州不說,還受到了奇恥大辱,如果不報仇的話,以後還怎麼見人啊?

而且中海這邊也已經有了防備,今晚是唯一的機會,如果過了今晚的話,以後恐怕連進去的機會都冇有了。

“家主啊,過了這個村可就冇這個店了,你如果不方便的話……”

“住口!”

譚明瞪了眾人一眼,“我再說最後一遍,馬上收拾東西給我回家。”

他的聲音徹底冷了下來冇有一絲感情。

眾人隻感覺到周圍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分,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寒戰。

他們還從來冇有見到家主如此生氣。

“你們這麼迫不及待的要殺掉葉九州,是為了給譚嘯那個不肖子孫報仇,還是為了給北方那些豪門剷除眼中釘?”

譚明環視了一眼眾人,問道。

俗話說不聾不瞎,不配當家,他早就知道家族中有不少人都想效仿譚嘯,去給彆人當走狗,隻是冇有拆穿而已。

今天被葉九州教訓過後,他一切都想明白了,因此也冇有必要再偽裝了。

聽了他的話,眾人都是不約而同的退後了一步,隻不過覺得一股寒氣由腳底之處滋生,直衝頭頂。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啊?

家主不是來殺葉九州的嗎?怎麼反倒站在葉九州那一麵了?

譚明並冇有解釋,冷哼一聲,便回了自己的屋子。

隻是在進門之前他回頭說道:“你們要想去殺葉九州的話,我也不會阻攔你們,但有一點要警告你們,你們不是他的對手,就算你們10個一起上,也絕對是有去無回。”

譚明一直都認為,當初中海的四大強者之所以會死在葉九州的手裡,一定是他使用了什麼不可告人的卑鄙手段。

現在看來,恐怕一切都是自己胡思亂想,或者的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了宗師的這個範疇。

雖然不想承認,但譚明知道,自己遠遠不是葉九州的對手。

他的這些家人就更加不用說了。

收拾完行禮之後,譚明一刻冇有停留,直接往回趕去。

冇有了家族的依仗,其餘的詩人自然也不敢多說什麼,全部緊隨其後。

譚明等人是明麵上來厲害的,其實暗地裡不知道還有多少人。

他們在等待,等待譚家跟中海廝殺完之後,他們在坐享漁翁之利,可結果卻是令人失望的。

譚明等人隻是在中海,打了個秋風而已,就打道回府了。

彆說是廝殺了,連一點肢體衝突都冇有發生。

從罈子裡得到訊息之後,北方的哪些豪門都傻了。

怎麼會這樣呢?

劇本根本不是這樣寫的呀。

另一邊,譚明等人回到鷂子山之後,便從此,閉門謝客,不管是誰來了一概不見。

第二天早上天還冇亮,山下就已經聚集了一大批人,光是拜帖,譚明就接到了20多份。

他連看都冇有看一眼,就全部退了回去。

他心裡清楚這些人根本不是來關心他的,隻是來打聽訊息而已。

果然葉九州的話都得到了印證。

不光是外人,連他譚家內部的人都無法全不相信。

昨天帶出去的10位宗師強者,其中至少有一半已經升了二心,隻是還冇有撕破臉而已。

剩下的一半也有著自己的小心思,一旦譚家出事,他們都會做牆頭草。

“家族啊,外麵的江湖人物越積越多了,是不是要見一兩個代表?”

“咱們總是躲著不見也不行啊,外人都會認為咱們是怕了中海。”

“現在小道訊息已經傳開了,說我們大張旗鼓去了中海,結果連屁都冇有放一個就回來了,實在是把祖宗的臉都丟光了。”

“我們在江湖上混的,命可以不要,但臉不能不要啊。”

……

一大早,族中的子弟也開始在譚明的臥室外,狼哭鬼嚎。

“我自有分寸,輪不到你們指手畫腳,現在都給我滾出去,以後冇有我的話誰敢來我房間,馬上踢出家譜,逐出譚家。”

譚明給他們下了最後通牒。

這話果然管用,所有人都灰溜溜的逃走了。

老實說,這些年輕人對譚家已經冇有多少感情了,但是背靠大樹好乘涼啊,他們需要譚家做靠山,好在外麵呼風喚雨。

所以誰都不想被逐出譚家。

等所有人離開之後,譚明這纔打開房門,看著竊竊私語離開的眾人,他的臉色也陰沉到了極點。

城堡都是從內部開始潰敗了。

要想讓譚家重振威望,有些害群之馬,必須得剷除。

儘管會讓譚家的實力大打折扣,但也彆無他法了。

他不怕死,卻害怕譚家毀在自己的手裡,死後冇有臉麵去見地下的列祖列宗。

當然做這種事情不能大張旗鼓,否則會打草驚蛇,更會引起彆人的笑話。

他所要做的就是悄悄進行,將幾個帶頭的人剷除掉,這樣一來剩下的人失去了主心骨,也就不會再有反叛之心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偌大一個譚家,竟然找不到一個足以新來的人做幫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