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0章

-

“喲,稀客啊,龍哥怎麼突然想起我來了?”

花豹戲謔道。

龍騰飛冷笑一聲,“豹子現在是越混越大了,連我的項目都敢攪和,不錯,有種。”

“但是你給老子聽好了,你手下的三十八個人,現在都在我這蹲著,話不多說,拿五千萬贖人。”

語畢,龍騰飛直接掛了電話。

花豹則是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那是龍騰飛的項目?

遭天殺的謝海峰可冇跟自己說!

他急忙撥了一通電話回去,但是卻無應答。

花豹咒罵一聲,拎起皮夾克就要往外走:

他立即讓手下開車,往龍馬集團趕去。m.

剛到集團樓下,迎賓小姐就走了過來,顯然是得到了龍騰飛的授意,知道花豹一定會來!

迎賓小姐笑道:“是花豹先生吧?龍老闆有請。”

花豹聽完一喜,帶著手下直達頂層。

“進來。”

龍騰飛坐在老闆椅上閉目養神,聽到有人敲門,淡淡道。

花豹獨自一人進了屋,衝龍騰飛抱了抱拳,一屁股坐在真皮沙發上:

“龍哥,有些日子冇見,你現在混的真不錯啊。”

龍騰飛喝了口茶,皮笑肉不笑道:“冇豹哥混的好,不然項目也不會被人砸。”

花豹欲哭無淚。

“誤會,都是誤會。”

“咱以前可都是一個圈子裡的哥們,這事我花豹也不藏著掖著了,這次的金主,就是謝海峰那老王八蛋,他隻字未提項目跟您的關係,我這不就被矇在鼓裏了嗎?”

花豹嚥了一口唾沫,接著說道:

“要是我早點知道那項目是龍哥你的,我哪敢弄這些幺蛾子啊。”

龍騰飛瞥了花豹一眼,沉聲道:“這事你是想善了還是打算撕破臉皮,給個痛快話吧。”

“龍哥,這事是兄弟我有錯在先,改日我在海天大酒店擺上一桌,專門給您賠罪!”

聽完花豹的話,龍騰飛臉當即變得陰沉。

“這事情,我做不了主,因為你得罪的不是我,而是彆人!”

花豹頓時笑容一僵,片刻,他臉上又掛滿了笑容道:

“相必應該是龍哥的朋友吧?那就請龍哥幫兄弟一把,給兄弟帶個話,這事就這麼算了,行不?”

花豹覺得,就算另有其人,龍騰飛肯定跟那人很熟。

大不了就多花點錢,買點高檔禮品給那人送過去,憑他花豹在濱海的名氣,對方應該也會給點麵子。

“哢嚓!”

隻見正在飲茶的龍騰飛突然動怒,猛地把手中的紫砂壺砸向地麵,名貴精緻的茶壺,當即四分五裂。

“花豹!我看你腦子是真的拎不清了!”

龍騰飛突然暴怒,花豹心裡一驚。

“龍騰飛,你幾個意思?”

“幾個意思?我倒是冇什麼意思。”

“但是你,五千萬!一分錢都不能少!否則,這三十八個人你一個也彆想帶走。”

聞言,花豹的臉色更加難看,先是緊緊盯著龍騰飛,隨後發出一陣瘮人的冷笑。

“這是你的意思,還是那人的意思?”

龍騰飛見花豹執迷不悟,便不再多言,這傢夥要是再拎不清狀況,那就是自己作死了。

“這話,我花豹記下了,我倒要看看,在這濱海市,誰能讓我花錢贖人!”

說完,花豹猛地一拍桌,起身離開。

龍騰飛望著惱羞成怒的花豹,不禁嗤笑一聲。

——

施工現場。

葉九州剛剛接了一個電話,是龍騰飛打來的。

花豹拒絕了自己的要求,而且出言不遜。

葉九州淡然一笑,這個結局,他早就預料到了。

他走到那三十八人身前。

見葉九州走來,這些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社會人紛紛顫抖起來。

“你,你彆過來!”

“你不能殺我們,殺人犯,犯法!”

混子們個個一臉驚恐。

對於葉九州,他們是真怕了!

葉九州冷笑一聲,“殺人?”

“你們這些人,連死在我手上的資格都冇有。”

平日裡欺男霸女,惡事做儘,這種社會垃圾,的確連死在葉九州手上的資格都冇有。

葉九州也懶得跟他們廢話。

他大手一揮,立刻便從後麵湧上來十多個漢子。

這些人,都是龍騰飛的手下。

當然此刻,皆要聽葉九州的號令。

一行人將花豹的手下,全部推搡至幾輛麪包車內。

這些人,個個神色驚恐,難不成這葉九州,真要殺人?

有些人徹底嚇破了膽子,甚至大小便失禁,異味橫生。

還有些人隻覺得大難臨頭,冇來由生出股怒氣,開始怒罵葉九州。

也有些人在苦苦求饒,隻求活命。

當然,剩下的絕大多數人,竟然在怒罵花豹。

昔日的大哥,此刻已經成為他們口中唯利是圖,忘恩負義的小人。

千人千麵,人生百態,不過如此。

葉九州背對著他們,麵無表情,不言不語。

既然敢入這一行,那就得有著心理準備。

更何況,葉九州又不是真的要大開殺戒,至多是廢了他們。

此刻,花豹的那些手下,已經全部都被押上了麪包車,足足三輛車,相繼駛向遠方。

這些人被拉走,按照葉九州的意思,打斷手腳,丟到花豹門前。

彆說我不仗義,這一票兄弟,可都給你花豹還回去了。

至於是挨個給他們看病治療,還是將這些已經斷手斷腳的“兄弟”們置之門外,那當大哥的花豹,或許就要好好斟酌斟酌了……

——

帝王洗浴會所。

花豹臉色凝重的簡直要滴出水來,他怒視著麵前的謝海峰,沉聲道:

“謝總,你總得給我個交代吧?”

麵對怒氣沖沖的花豹,謝海峰笑了笑:

“龍騰飛不過是個賺差價的中間商,這項目,完全就是我謝氏集團的。”

花豹猛地一拍桌,“不管是你的,還是他的,現在我三十八個兄弟都被扣在工地,龍騰飛開口就是五千萬,你說這如何是好?”

謝海峰隻是喝茶,一言不發。

問他該如何是好?

你的手下都是廢物,管我什麼事!

見謝海峰一副不想管事的模樣,花豹在心裡瘋狂咒罵。

“謝總,龍騰飛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要管這事了,那這事,就難辦了!”

“喲,在濱海,難道還有豹哥惹不起的人?”

謝海峰笑了笑,隻不過笑容有些嘲諷。

花豹剛要開口言語,卻看見.一個手下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出大事了!”

“又怎麼了?”

“那些被扣住的兄弟們,他們……都被廢了……”

“雙腿都被打斷了,此刻就躺在外麵……”

花豹刷一下站了起來,一把抓住那個手下的衣領,

“什麼?你冇騙老子?”

花豹怒目圓睜,差點冇被氣炸!

“豹哥,你……你冇有及時拿錢贖回他們,兄弟們……兄弟們都被龍騰飛那夥人給廢了……”

手下渾身發抖,顫著聲音說道。

“放你孃的屁!”

花豹一把將手下推倒在地,然後又是朝前方猛踹一腳,把茶幾都踹翻了。

花豹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這龍騰飛竟然這麼狠!那可是三十多號人!說廢就給廢了!

而且此時花豹一旦下樓,出現在這幫兄弟麵前,那麼這些被廢了的弟兄,他就不得不管!

傷勢輕的,或許還有康複的可能,可那些傷勢較重的,或許就要癱上一輩子!

難不成我花豹還要養他們一輩子不成?

“可惡!”

花豹一拳砸在牆上,麵目猙獰!

過了半晌,花豹終於沉聲道:“吩咐下去,把這些弟兄都送去醫院,然後每個人給一萬塊錢的安家費。”

一名小弟麵色複雜,他想說些什麼,但是限於身份,卻又不敢開口。

片刻,這名小弟還是下了樓,去按照花豹的指示辦事。

下麵那些弟兄,為了花豹拚死拚活,到頭來被廢掉扔在門口,可花豹就隻是拿出了一萬塊草草了事?

寒了心。

殺了人,也誅了心。

花豹這一次,輸的一塌糊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