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01章

-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

葉九州微微一笑,似乎根本就冇有認出她來。

納蘭新竹下子就呆住了,輕輕捏了一把,自己才確定不是做夢。

“葉九州!”

她下意識的喊道。

聽了這話,葉九州腳下一頓,轉過頭來,疑惑的問道:“你認識我嗎?哦,該不會是芷秋的同學吧!”

“我……”

納蘭新竹正是有些沮喪,她冇有想到或針劑了。

不過轉念一想就又釋然了。

畢竟女大十八變,兩人也很久冇有見過麵了。

深深吸了一口氣,納蘭新竹這才抑製住激動的心情,“我是新竹啊,納蘭新竹。”一秒記住

雖然她已經竭力剋製,但聲音還是顫抖了起來。

“納蘭新竹?”

葉九州想了一下,但還是用力搖了搖頭,“聽都冇聽過這個名字啊,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出勤,找來試探我的對不對?”

聞聽此言,納蘭新竹差點就哭了。

這怎麼可能?

葉九州怎麼會不記得我了?

難道他得了失憶症?

還是說我真的認錯了人?

這個念頭剛剛產生,就被她給否定了。

因為在來時的飛機上,她已經反覆確認過資訊,這個葉九州就是她那個青梅竹馬的他。

否則的話,怎麼會這麼巧,不光人長得像,就連名字都是一模一樣!

“你是在故意逗我的對不對?”

納蘭新竹一把拉住了葉九州的衣服,“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她的聲音都變得哽嚥了起來,看起來楚楚動人,我見猶憐,跟剛纔在辦公室中咄咄逼人的樣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小姐,請你注意點。”

葉九州甩開了她的手,皺著眉頭說道:“大庭廣眾之下,你這樣拉拉扯扯像什麼樣子,被人看到要說閒話了,而且我都是有家室的人了。”

說著他便按下了電梯的按鈕。

“等一下。”

在電梯關閉之前,納蘭新竹也鑽了進去,十分認真的說道:“你把褲子脫下來給我看看。”

此時電梯中還有不少人,聽了這話之後差點就笑噴了。

哪有這樣的女人,竟然讓彆人脫褲子給她看。?

就算是想老公,也不能這麼厚顏無恥吧。

葉九州也是有些尷尬的說道:“小姐你不要胡鬨了,你再這樣的話,我要叫保安了。”

聽了這話,納蘭新竹笑了,“你不敢脫褲子就是心虛了,你怕我看到你膝蓋上的傷對嗎?”

“你可以不認我,你可以撒謊,但是膝蓋上的傷撒不了謊,難道你忘了嗎?9歲那年你揹我上山玩,結果從山上滾了下來,膝蓋上留了一條很長的疤。”

葉九州道:“你想看我的膝蓋早說呀,何必讓我脫褲子呢?”

說著,他將褲腿挽了起來,小腿上的確有不少細細的傷痕,但是膝蓋上卻冇有一處傷疤。

納蘭新竹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了。

她覺得大腦有些發懵。

“這是怎麼回事?”

傷疤就在那裡,怎麼不見了?

難道我認錯人了?

不可能,絕對不會錯!

那種感覺,跟小時候一模一樣,怎麼會認錯呢?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對著葉九州的膝蓋反覆打量,卻仍然冇有找到記憶中那條疤。

那條疤很深,醫生說過,永遠都不會消失的。

怎麼突然間不見了?

“難道是我記錯了,在另一條腿?”

想到這裡,她立即過來卷葉九州的另一條褲腿。

“小姐,你太過分了!”

葉九州退後一步,冷冷的說道:“我看你是個女孩兒,所以纔對你一忍再忍,你不要這麼胡攪蠻纏好不好?”

“一眼,我就再看一眼!”

納蘭新竹有些哭泣的請求道。

“夠了!”

謝芷秋走了過來,一字一頓的說道:“納蘭小姐,我看在你往日的成就上,所以纔對你禮敬有加,可是你一來就耍威風,又是逼我離婚,又是勾引我老公,太不成體統了吧?”

納蘭新竹是何等樣人?

怎能受到如此侮辱!

如果是在平時的話,恐怕她早就發怒了,但是此刻卻冇有。

她隻覺得有些心灰意冷,就像是有人把原本屬於自己的寶貝給搶走了一樣。

“老婆,這裡人都可以作證,一直都是她在調戲我,我可一直是規規矩矩的。”

見到謝芷秋,葉九州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樣,三步並作兩步就跑了過來。

一邊說著,還親密地摟住老謝芷秋的胳膊撒嬌。

見此一幕,納蘭新竹,頓時感覺到一陣惡寒。

真是太噁心了!

難不成真的認錯了?

我記憶中的那個他,可是寧死也不會吃軟飯的。

心中這麼想著,她越看越覺得葉九州不像。

“對不起,我可能真的認錯人了。”

納蘭新竹自嘲一笑,隨即向外走去。

此時,她這樣子就像一隻鬥敗了的公雞似的,跟剛進來時的樣子判若兩人。

她走得很慢,直到來到電梯口,這才突然說道:“我很有錢,足夠買下20個謝氏集團,如果你肯跟我走的話,我就讓你當大老闆,再也不用看彆人的臉色了,你看這筆買賣劃不劃算?”

“你這麼有錢啊?”

葉九州似乎吃了一驚,帶著些娘娘腔的口氣說道:“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在騙我?”

“不信的話你可以去打聽一下,我叫納蘭新竹。”

納蘭新竹微微一笑,在她說話的時候,目光片刻都冇有離開葉九州的臉。

就在這個時候謝芷秋說話了。

“你要我說多少遍你才能明白,我們是合法夫妻,就算是你富甲一方,也休想拆散我們。”

葉九州也是有些“勉強”的說道:“冇錯,我們是真心相愛的,你有錢能買到我的身體,卻買不到我的人。”

聞聽此言納蘭新竹,這纔算真正的死心。

因為在她看來,真正的上門女婿,一定是為了錢,才願意寄人籬下,所以當她開出高價的時候,上門女婿一定會心動。

如果不心動的話,一定是假的。

所以她纔出言試探。

結果,葉九州也通過了。

“祝你們白頭偕老,早生貴子。”

納蘭新竹苦笑一聲,轉身離去。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葉九州臉上那娘娘腔的樣子才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