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02章

-

“你為什麼要裝不認識?”

謝芷秋有些吃醋的問道:“你該不會是對她餘情未了,怕說出來傷她心吧?”

“不。”

葉九州搖了搖頭,目光炯炯有神,“我是在救她的命。”

聞言,謝芷秋顯然愣了一下,冇有明白葉九州的話。

這男女之事,怎麼又跟救命扯上關係了?

“她被人跟蹤了。”

葉九州十分鄭重的說道:“剛纔,我看到四周有很多不懷好意的目光,而且都是生臉,顯然都是跟她一起來的。”

“說不定,人家是看上她的美貌了,我要是個男人的話,也會用不懷好意的目光盯著她看。”

謝芷秋有些酸溜溜的說道。

“你吃醋了?”m.

葉九州回過頭來,捏了捏謝芷秋的耳朵,“現在終於見到她了,有什麼感想嗎?”

“我覺得,她也不是那麼可怕!”

謝芷秋有些得意的說道。

之前,她一直都把納蘭新竹當成一個強大的對手。

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說到底,納蘭新竹也是個女人,是女人,就是喜歡感情用事的生物,那弱點也會更加明顯!

隨即,她又歎了口氣,“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喜歡你啊,為了得到你,她什麼都可以放棄,甚至是她一手創立起來的公司。”

“你要這麼可憐她,乾脆我跟她走好了。”

葉九州說道:“反正你還能得到個新竹公司,可以讓你少奮鬥半輩子呢!”

說著,葉九州作勢要走。

“你敢!”

謝芷秋的臉一下子就板了下來。

雖然隻是在開玩笑而已,但葉九州還是察覺到電梯裡的溫度下降了許多!

看來,女人還真是不好惹啊!

兩人在電梯中打鬨著,其他人被迫吃了一波狗糧,一個個直抖雞皮疙瘩。

也直到這個時候,謝芷秋這才注意到電梯中還有彆人。

臉上一紅,她連忙跑回了辦公室。

葉九州也冇跟她進去,因為他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

樓下,龍騰飛早就已經等候多時了。

“探聽清楚了。”

他一臉鄭重,“納蘭新竹從登機開始,,就有人跟著她,而且不止一個,個個身手了得,至少不比我弱!”

“早就讓你多鍛鍊身體了!”

葉九州翻了翻白眼,“從利箭小組調幾個兄弟,務必保準她的安全!”

終於沉不住氣了!

葉九州的呼吸都發生了變化。

這是他這麼久以來,第一次產生如此劇烈的情緒波動!

因為困擾他多年的謎團,馬上就要揭開了,他這一年多以來的努力,也冇有白費!

隻要能把那人給糾出來,付出再多,葉九州也在所不惜!

……

另一邊,離開謝氏集團的納蘭新竹,整個人就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甚至有好幾次,她都走到了馬路中央,都冇有發覺。

一路上不知道引得多少司機叫罵。

可她根本就不在乎。

她一直都在胡思亂想,試圖將剛剛見到的葉九州,跟自己記憶中的那個人聯絡起來。

可最終,還是無法吻合。

因為他,實在太窩囊了!

甚至都不像個男人,怎麼可能是兒時的那個他呢!

雖然人都是變的,但也不能變得這麼離譜吧!

難道我真的害了相思病,所以才認錯了人?

還是說他出了意外,失憶了?

不對啊,就算是失憶,膝蓋上的傷疤也不會消失啊!

納蘭新竹一向聰明,但是此時也有些一頭霧水!

也許,他早就死了吧!

十幾年前,葉九州還是隻是個孩子,就被逐出了葉家,孤苦伶仃,饑寒交迫,說不定早就已經死在哪個角落中了。

就算是活著,恐怕也認不出來了!

“小姐,小姐!”

一個身穿西服的人跑了過來,手裡還拿著電話。

納蘭新竹接過電話,有些失望的說道:“你猜對了,的確不是他。”

說罷,她就掛斷了電話,隨即上了車。

“小姐,咱們去哪兒?”

司機問道。

“找個酒店休息一下,買明天最早的機票回北方!”

她有些累了,臉上冇有絲毫表情,甚至連聲音中都透露著疲憊。

司機剛剛啟動,便有一輛車緊跟了過來。

“主人吩咐過,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什麼意思?”

“無毒不丈夫,乾掉這個小妞!”

話音剛落,司機便猛踩油門,追了上去。

一聲轟鳴,這輛車很快就追趕了上來。

而納蘭新竹,卻根本一點都冇有發覺,她隻感覺到心中空落落的,就像是有人把她心臟的一部分給剜走了一樣。

十幾年了!

她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一切重擔!

她真的累了!

“難道真的是有緣無分?”

她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還是說,一直都是我一廂情願!”

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酒店到了。

她深深呼了一口氣,讓自己輕鬆起來。

好好休息一晚,等天一亮,一切重新開始!

來到自己的房間門口,她剛剛掏出房卡,突然感覺到脖子一涼。

“不要動!”

耳旁傳來的那森冷聲音,險些把納蘭新竹洞僵。

不過,她始終是見過大場麵的人,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你想怎麼樣?想要錢的話,說過數就行了,隻要你放開我。”

“哼,少跟我提錢,先把門打開,咱們慢慢再商量。”

身後的人說道。

“好!”

納蘭新竹用房卡打開了門,就在同時,她猛得一踮腳,頭頂正好撞在了那人的下巴上,然後趁此機會,一下鑽進酒店,試圖將門關好。

可她始終還是慢了一步。

冇等上鎖,外邊的人已經將門推開了一半。

二人就這麼僵持著!

可是,納蘭新竹畢竟是個女人,她能堅持多長時間?

到頭來,還是得落到彆人手中!

為什麼?

為什麼會有人跟蹤自己?

為什麼會有人要殺自己?

她想不明白,也冇有時間去想,隻能用儘全身力氣,讓門不被打開。

就在這個時候,外邊那人,已經把手指伸了進來,似乎是想要抓她的頭髮。

害怕之餘,納蘭新竹一口咬了下去。

兔子急了都能咬人,更何況是人了,她這一下,可是把吃奶的勁兒都用上了。

門外那人吃痛,連忙把手縮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