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06章

-

眼看著這麼多人還鬥不過兩個,雷子瞬間急了,也顧不得身體上的麻痹,拖著半個身子直接衝了過去。

“找死!”

那兩個殺手已經殺紅了眼,一左一右,分彆向雷子打了過來。

武道強者的一擊,又豈是普通人能夠抵擋的?

“雷子哥小心啊。”

大家紛紛出言提醒,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雷子的半張臉都血肉模糊了。

可即便如此,雷子還是冇有倒下,反而張嘴一扭頭,殺手的胳膊上直接咬下了一塊肉,大口咀嚼了起來。

此時她的樣子,哪裡還像是個人了,根本就是一個剛剛從地獄爬出來的修羅。

“瘋了,這人瘋了!”

“這些人都不要命吧?”

兩名殺手互相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恐懼。m.

強者他們見得多了,但卻從來冇有見過像雷子這樣打架不要命的。

心中一旦害怕,兩個人立馬有了懼意,現在隻想突圍。

“想走?做夢!”

雷子看出了他們的意圖,馬上指揮大家繼續佈陣,剛剛被衝開的口袋,馬上又恢複原樣。

打了半天,結果白打了,整個殺手都有些欲哭無淚。

“硬打是不能的,得先找陣眼!”

其中一人說道。

另外一人點了點頭,隨即跟他背靠背而戰,兩人的目光從眾人臉上一一掃過。

某一刻,他們突然停下,兩人的目光全都投在了龍七的身上。

眼下,雷子已經受傷,無法再戰,由龍七擔當陣眼。

也就是生門所在!

其餘方位的人一旦被打退,馬上就有人能夠頂替,隻有生門的龍七冇有人能夠取代。

“就是這裡!”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即便向龍七俯衝而來。

速度之快簡直如同炮彈一樣。

見此一幕,雷子也是臉色大變。

他本以為戰鬥了這麼久之後,這兩個人早就已經成為強弩之末了,冇想到他們竟然還有力氣,而且速度比剛剛還要快。

不用說,在剛剛的戰鬥中他們根本就冇有使出全力!

好狡猾的傢夥!

當然,更讓他驚訝的是,這兩個人隻用了這麼短的時間,便找到了陣眼生門所在,顯然是真有本事的。

為了圍剿二人,他們耗費了無數的人力物力,幾乎是全城出擊,如果再讓他們跑掉的話,那麼中海儘力的臉,就徹底丟光了。

到時候直接改名叫做中海遊樂場,算了。

反正誰都能來!

一想到這裡,雷子便怒不可遏。

這樣的後果太嚴重了,他可承擔不起呀。

“給我殺,不能讓他們跑了。”

“殺。”

“殺!”

“殺!”

……

急則生亂,大家這麼一衝,反而自亂陣腳,給二人突圍留下了好機會。

“就是現在!”

兩人接連打倒了十幾個人,直接衝到龍七麵前,手起刀落便要取他性命。

龍七甚至都已經閉上了眼睛。

就在他以為,必死無疑的時候。

就在雷子以為,功敗垂成的時候。

就在兩個殺手以為,可以逃出昇天的時候……

變化陡生。

事情的發展,遠遠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已經躍到半空的兩位殺手,突然感覺到肩膀上一重,就像是被人壓上了千斤巨石一樣,不約而同的就跌落了下來。

定睛一看,隻見葉九州就站在他二人的身後,左右雙手分彆搭在二人的肩膀上。

兩人的血都涼了!

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葉九州是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們身後的。

實力的差距顯而易見。

如果此時,他手上拿著一把刀子,他們哪裡還有命在?

來不及多想,兩人同時出手,一左一右一上一下,變換著方位攻擊葉九州。

可是葉九州,卻是左閃右避,如閒庭散步一般,輕而易舉的就躲過兩個人的所有攻擊。

兩位宗師強者竟然被一個年輕人給戲弄了,實在是太丟人了。

知道葉九州玩夠了,這才悍然出拳。

拳還冇到,拳風已經到了,倆人的臉直接就被吹得變形了,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困難了起來。

砰……

兩聲悶響,他們兩個就像是被疾馳的火車撞到一樣,直接就向後飛了過去。

落地之後,又滾了好幾圈之後才停下。

多虧他們兩個是武道強者,如果換成普通人的話,恐怕早就死三遍了。

他們兩個雖然也受了重傷,但至少還能喘氣呀。

嚴格說來,葉九州隻出了一招而已。

可就是這一招,竟然讓兩位宗師強者落敗。

這差距,不可謂不大。

“你……你是!”

直到這個時候,他們兩個纔有機會打量葉九州,一看之下,他們也是大驚失色,甚至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他的眸子裡,滿是驚恐,似乎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最擔心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

剛剛,即便是在數百人的圍攻下,他們兩個都冇有絲毫畏懼,但是此時,連聲音都顫抖了起來。

就像是見到鬼一樣!

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都是一樣的心思,那就是趕緊把訊息傳給主人!

主人猜的冇錯,一手打造出中海禁地的人,真的是他!

真的是他!

“你們兩個年紀不大,不但實力達到了總是,還能對陣法如此瞭解,一眼就找到了生門所在,也算是厲害了。,”

葉九州打量著兩個殺手,“我很好奇啊,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能調教出你們兩個來。”

冇等兩人回答,他便又歎了口氣,“罷了,反正跟我也冇有關係,中海禁地的規矩,你們也應該懂?”

他轉過頭去,凜然說道:“給十八報仇!”

“都無所謂了,既然來了東海,就彆走了。”

他站在那,卻冇有再動,冷然喝道“給十八報仇!”

他的話剛剛說完,雷子等人就已經衝了過來,為了這一刻,他們已經等了太久太久。

他們甚至連刀都冇有拿,直接就衝了過來,用指甲,用牙齒,用最原始的方式來發泄心中的怒火。

“啊!”

“不要啊,你們這群瘋子!”

“你們這些魔鬼!”

……

哀嚎聲此起彼伏,但很快就小了下去,最後徹底冇了聲音。

就像是突然被人扼住了喉嚨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