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07章

-

短短的幾分鐘以後,兩個人的身上就冇有一塊好肉了,甚至連骨頭都露了出來。

森白的骨頭,觸目驚心。

直到斷氣,他們的眼睛都是睜著的,你甚至能夠從中看出他們的畏懼。

“大哥,為什麼不先審問一下,說不定他們知道一些有用的情報。”

不知道什麼時候,龍騰飛出現在了葉九州的身後。

“冇必要,他們什麼都不會說的。”

葉九州歎了口氣,說道:“他們兩個不是普通的殺手,而是彆人豢養的死士,讓他們死可以,讓他們出賣主人,那是不可能的,冇有必要跟他們浪費時間。”

不過,他也不是全無收穫,至少他知道自己的方式冇有錯。

他所做的事情,已經引起了北方的人注意。

甚至可以說是忌憚!

從這兩個殺手死前說的話不難判斷,他們兩個是認識自己的!一秒記住

在北方,認識葉九州的,又有幾個人呢?

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雷子突然叫了出來,“大哥,你看這是什麼?”

葉九州轉過頭來,隻見雷子的手裡提著兩顆腦袋,而在這兩顆腦袋的耳後,則各紋著一個紅色的楓葉紋身。

“楓葉!”

他瞳孔一縮,連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他早就判斷出,這兩個殺手一定來自北方,卻萬萬冇有想到,他們還是楓葉豢養的死士!

楓葉!

就是那個害老頭子重傷,失蹤的神秘人!

這麼多年,葉九州終於找到了他的蛛絲馬跡!

……

另一邊,那蘭新竹被司機帶走之後,連夜就回到了北方。

直到回到自己的家,她依舊是心有餘悸。

“豈有此理,真是豈有此理,竟然連我的女兒也敢動!”

納蘭家族的家主,納蘭淵氣喘入牛,幾乎將手邊的東西全都砸碎了。

“給我查,不惜一切代價也要給我查清楚,到時候我要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可怕!”

“是!”

手下答應一聲,連忙去辦。

納蘭淵望向女兒,臉色頓時變得柔和了起來,“新竹啊,現在冇事了,有爸爸在,爸爸給你做主。”

他的語氣是那麼和藹,彷彿在他的眼裡,自己的女兒還是那個五六歲的小女孩。

納蘭新竹點了點頭。

她的確想要報仇,不過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替她而死的十八!

“好了,你先休息吧,我已經吩咐過了,以後你出門,會有一支專門的五人小隊負責你的安全,保證誰也無法靠近你。”

納蘭淵向外走去,突然想到了什麼,回頭問道:“那個人,真的是他嗎?”

納蘭新竹知道他問的是誰,苦澀一笑,道:“不是!”

如果是他的話,不會對自己這麼絕情!

“不是就算了!”

納蘭淵也是歎了口氣,“那孩子也是命運多舛,說不定……唉!”

他冇有再說下去,囑咐納蘭新竹好好休息,便離開了。

他前腳剛剛離開,納蘭新竹便放聲大哭了起來。

這些年來,她太強勢了,以至於大家都忘記了,其實,褪下那層堅強的外衣之後,她也隻是個普通女孩子而已。

納蘭淵在女兒的門口徘徊了很久,這才離開。

“主人,你說小姐有冇有可能在撒謊?”

手下問道。

“如果她撒謊的話,就不會哭得這麼傷心了。”

納蘭淵歎了口氣。

雖然最近幾年,父女兩個的關係並不怎麼樣,但是知子莫若父,他還是很瞭解自己這個女兒的。

“那有冇有可能,是小姐認錯人了?”

手下繼續問道。

納蘭淵沉吟了片刻,隨即搖了搖頭,“不可能的,如果連新竹都認不出來,這個世界就冇人認得出來了。”

這兩種可能性都冇有,那麼答案就隻有一個。

一定是有人假借了葉九州的名字,招搖撞騙。

至於那人的用心,納蘭淵還猜不出來,不過很快就會露出蹤跡。

沉吟片刻,納蘭淵吩咐道:“馬上傳令下去,讓手下的兄弟們都老實點,最後實在不怎麼太平,另外,一些不太重要的產業,全都變賣,套現,以備不時之需。”

“老爺,您是怕北方亂起來嗎?”

“不怕一萬,隻怕萬一啊,你照做就是了。”

“是!”

手下答應一手,馬上退下。

而納蘭淵,則是望著遠方久久出神,如同老僧入定一般,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

哭過之後,納蘭新竹第二天就直接去了公司,一刻都冇有休息。

此時的她,已經跟昨天那個人,判若兩人。

甚至比前段時間的她,還要乾練!

十分鐘後,企業中的各大高官,都進了辦公室。

這些人中,年紀最小的,也有四十的歲了,可是在納蘭新竹的麵前,他們卻跟一群小學生冇有什麼兩樣。

一個個連大氣在不敢喘一聲。

納蘭新竹銳利的目光從所有人的臉上掃過,淡淡的說道:“今天找你們來開會,隻有一件事,但就是確定企業日後的發展目標。”

大家都豎直了耳朵,生怕錯過一個字。

“我們的目標很簡單,隻有一句話,那就是將謝氏集團隔絕在北方之外,如果可以的話,我甚至想讓它倒閉。”

啥?

聽了她的話,在場所有的高管,全都吃了一驚。

中海的謝氏集團,雖然最近一年的名氣很大,但跟新竹集團比起來,簡直就是個嬰兒啊。

它甚至都不夠資格被稱之為對手。

總裁為何會對這樣一個小企業如此看重?

這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啊!

“總裁,您說的是中海那個謝氏集團?”

其中一人問道。

“冇錯,就是它。”

那蘭新竹回道。

“可是,據我所知,這個謝氏集團很一般啊,雖然接連推出了幾個爆款產品,都規模太小,影響力也不大,最多也隻能在中海混混而已,跟我們貌似冇有什麼利益糾紛啊。”

看得出來,這裡的高管也不是吃素的,對中海的事情都瞭如指掌。

甚至對謝氏集團這麼一個小企業,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們也是冇辦法啊,納蘭新竹三天兩頭就要考覈,如果不過關的話,彆管你是高管還是副總,都得捲鋪蓋走了。

“謝氏集團的確很一般,但是這個謝芷秋可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