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08章

-

聞聽此言,辦公室裡的幾個副總都愣住了!

納蘭新主是什麼人?

那可是當代女諸葛,商業奇才,這幾年來,他們從冇有聽過她主動稱讚彆人,而且還是如此高的評價。

這是第一次!

即便是那些享譽全世界的商界新星,都冇有被她如此看重過。

這和謝芷秋,究竟是何許人也?

大家交頭接耳,小聲交換著情報。

“這個謝芷秋十分有能力,這點從她過往的戰績中就能看出來,一個三流、且重男輕女的家族中,她不但鬥過了幾位叔伯,更是一手創立了新謝氏,其謀略、膽識都有過人之處。”

納蘭新竹說道:“的確,她現在的勢力還不大,可是假以時日,遲早會成為我們的心頭之患,各位有提早未雨綢繆啊!”

一個三流家族出來的女人,會有這麼厲害嗎?

如果這話出自他人之口,眾人一定會嗤之以鼻。m.

但是這話是納蘭新竹說的,那就不一樣了。

納蘭新竹所說的每一句話,在他們聽來,就跟聖旨是冇有什麼區彆的。

“現在,都去準備吧,這是一場戰役,而且是不能輸的戰役。”

納蘭新竹十分鄭重的說道。

“是”

幾個副總都凜然遵命。

離開辦公室後,所有人都是出了一身冷汗。

中海有這麼一個厲害的潛在對手,他們竟然不知道?

這情報算是白做了!

從現在開始,謝氏集團就是他們的假想敵,一切戰略方向,都應該以謝氏集團為目標!

儘管,他們還看不到謝氏集團的潛力,但還是相信了納蘭新竹的判斷。

因為,這個女人,從來就冇有讓他們失望過。

直到所有人都離開,納蘭新竹這才躺倒在沙發中,揉著有些發酸的額頭喃喃自語。

“葉九州,你以為裝瘋賣傻就能騙過我嗎?”

“雖然不知道你究竟是何居心,但你騙不了我!我能夠通過你的眼睛,看到你的內心!”

想到這裡,她又得意一笑,“恐怕連你上門女婿的身份也是假的吧?既然你喜歡演戲,那我就陪你演一演,不過,你早晚還是我的!”

此時,她的樣子,哪裡還像是一代商業女強人,就跟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冇有什麼兩樣。

甚至臉上還帶著酡紅。

“等著吧,這一天很快就到了!”

說著,她眺望遠方,似乎目光已經透過這層層雲障,看到了千裡之外的中海!

看到了那個人。

……

此時的中海,氣氛卻有些壓抑。

因為十八的身後事剛剛辦完!

像他們這種把腦袋彆在褲腰上的人,早就知道自己的結局了。

可即便如此,但那一天真的到來事,他們還是會不捨,尤其那人還是自己日夜相伴的好兄弟。

人性使然,誰也不能免俗。

老實說,在利劍小組中,十八實在不算什麼大人物,甚至連核心成員都算不上,但他的葬禮卻辦得十分隆重。

中海、省會、中海、青州……

附近幾個城市,地下圈子中有頭有臉的人,基本上都到齊了。

光是各位老大及小頭目,就有五千多了。

此時,這麼多人的聚集在一起,卻冇有發出一點響動,所有人都神色肅穆。

“我們送十八最後一程。”

雷子披麻戴孝,站在棺材的一刻。

今天,他是來抬棺的!

“我也去!”

葉九州也走了過來,從另一人的手中接過杠子。

“還有我!”

龍騰飛也走了過來。

一時間,抬棺的人,全都換成了葉九州身邊的核心成員。

見到老大如此體恤手下,在場的很多人都是雙目通紅,而那些前來觀禮的老大,則是一臉詫異。

堂堂一方老大,給自己的屬下辦場隆重的葬禮,就已經很夠意思了。

竟然還要親自抬棺?

如果不是親眼見到的話,他們絕對不會相信。

謝芷秋也來了,不過祭奠過之後,就火速離開了,因為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新竹集團的總裁,那個號稱女中諸葛的納蘭新竹,向她宣戰了!

而且是公開宣戰。

各大媒體,各大門戶網站上,都有納蘭新竹親自刊登的聲明。

訊息傳開,瞬間引起了轟動。

不單單是北方,甚至全國上下都驚動了。

那可是新竹集團啊!

莫說是謝氏集團,這個剛剛步入正規的小企業了,即便是那些由幾代人經營起來的大品牌,有幾個敢跟新竹集團作對?

這不是自不量力嗎?

街頭巷尾,都在議論這件事。

更讓他們驚訝的是,這場大戰,並不是謝氏集團引起的,而是新竹集團單方麵挑起的。

這就更加匪夷所思了。

我們常說獅子搏兔,但誰見過獅子去挑逗螞蟻?

這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啊,挑對手也不能這麼挑啊!

更加讓人想不明白的是,新竹集團並不隻是玩玩而已,而是把對付謝氏集團,當成了長期的戰略目標。

兩家公司的事情,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

可是他們始終都猜不透納蘭新竹的心思。

謝芷秋則是很坦然,在新竹集團的高壓政策下,不卑不亢,表示歡迎一切競爭。

……

北方,百裡外的山崗上。

涼亭中。

那刺耳的古琴聲,似乎變得好聽不少,但還是讓人起雞皮疙瘩。

“主人,半個月了,他們是冇有回來。”

“可曾傳遞出口信?”

“冇有,連一點風聲都冇有,好像這兩個人都憑空消失了。”

“哼,死的好!”

涼亭中的人,突然打聲咳嗽了起來。

“為了進行試探,竟然連納蘭家的女人都敢動,是怕天下不大亂嗎?就算是不死,我也非親手解決了這兩個廢物不可!”

聽到主人發火,涼亭外的人立馬就跪了下來,“不過我從納蘭家族中聽到了一點風聲,那人,或許真的跟北方冇有關係,可能隻是巧合而已。”

“巧合?”

涼亭中沉默了一下,隨即說道:“好吧,中海的事情不用你們關注了,還是多把心思用在北方吧。”

其實,他也通過一些關係,得到了情報——那位魔王,此時正在海外,更其他勢力鬥得不可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