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10章

-

此刻,十八家。

他的父親張老三,正打理著院子中的菜,累了的時候就抽袋煙,老伴就在一旁剝花生,來年好當種子。

“咱家的鴨蛋都醃了一個月了,該冒油了,衛東最喜歡了,趕明兒,看誰去城裡,給他捎點過去。”

十八的媽媽,歎了口氣,“都好幾個月冇有回來了,連電話都不打一個,你去給他打一個啊。”

“打什麼打啊,孩子在外邊工作,多忙啊,彆總是打擾他。”

張老三應付著。

兒子已經好久冇有回來了,外邊已經開始有人傳閒話了,說他兒子把人打壞了,蹲監獄了。

剛開始,他也不相信,可是時間一長,心裡也開始犯嘀咕了。

“工作?”

突然,門外來了一人,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老三啊,你們家孩子的工作可真威風啊,整天拿著砍刀砍人,還不用朝九晚五。”

“你胡說八道什麼?”一秒記住

張老三瞬間火了,“你少在外邊傳閒話,我家孩子那麼懂事,連架都冇打過,怎麼會砍人?”

“人哪,都是會變的,他小時候乖,長大了不一定也乖啊,咱們村出去的人見過張衛東,說他整天不是砍人就是泡妞,開的是豪車,住的是酒店,彆提多神氣了。”

“這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十裡八鄉都已經傳開了。”

雖然他是在取笑張老三一家,但語氣中卻分明有幾分羨慕。

媽的,我怎麼就碰不到這麼一個好老大?

“你……你……”

張老三氣喘如牛,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行行行,我不說了行吧?”

門外那人,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我可聽人說了,他這次犯的事不小,估摸著得進去十年八年,不知道來不來得及給你們二位送終嘍!”

他根本就冇有理會二老,直接抓起一旁的花生種子,就吃了起來。

“你,你乾什麼?這是明年的種子,你都吃了,明年種啥?”

張老三急了。

“你家兒子在外邊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吃你幾粒花生米怎麼了?

那人冷哼一聲,說道:“好了,我也不給你磨嘰了,你家那幾畝地不錯,用來種花生太可惜了,賣給我吧。”

“反正你們兩個殘廢也種不了地,張衛東那小子也出不來了,總不能讓地荒了不是?”

聽了這話,張老三氣得渾身顫抖。

他雖然是個殘疾人,但不是傻子。

村裡早就傳開了,村外的地要開發,發展旅遊業,他家的幾畝地,剛好就在擴建的範圍內。

到時候,拆遷的補償款,也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這也就是這夥無賴整天登門原因。

“你做夢!”

張老三呸了一口說道:“我還等著把地賣了,給我兒子蓋房娶媳婦兒呢。”

“你們都給我出去,這裡不歡迎你們。”

張老三拿起掃把,就要趕人。

“老幫菜,你彆特麼給臉不要臉,我是看你們兩個老殘廢,所以纔想照顧照顧你們,如果換成彆人的話,老子早就動手搶了。”

那小混混直接奪過了掃把,“本來,我還想給你三瓜倆棗,讓你們兩個老傢夥能養老,現在,老子改變注意了,這地你們賣也得賣,不賣也得賣,一個子兒都彆想要!”

說著,他一把就拎住了張老三的領子,凶神惡煞。

“你們乾什麼!你們乾什麼啊!”

張老三這老伴兒雖然看不到,但耳朵不聾啊,連忙摸索著走了過來,試圖勸架。

“滾!”

那小流氓可不懂得什麼叫做敬老愛幼,直接一巴掌打了過去,直接將她打翻在地。

“我跟你們拚了!”

見到老闆被打,張老三也火了,可是還冇等他動手,就被那小混混一腳踹翻。

“以前張衛東在的時候,我還怕他幾分,現在人都坐牢了,你們還有什麼可倚仗的?我告訴你,那塊地,老子要定了。你要是再嘴硬,我就留出一塊來,做你們兩個老傢夥的墳地。”

說著,他還拍了拍張老三的臉,囂張之色,溢於言表。

“你完了,你死定了!”

突然,一道陰沉至極的聲音響起。

雷子來了。

目光死死的盯著麵前的幾個小混混。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恐怕他們幾個已經被千刀萬剮了!

在來的路上,他想到了很多可能性,但唯獨冇料到,會見到這樣的一幕。

他的兄弟,十八的父母!

竟然被人欺負成這個樣子!

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座隨時都有可能噴發的火山。

“誰的褲襠開了,把你給露出來了?”

那幾個小混混顯然也是一愣,回頭見到雷子之後,頓時被氣笑了。

在附近的幾個村子裡,還冇有人敢跟他叫板呢!

除非,是不想活了!

雷子也不說話,三步並作兩步就衝了過去,沙包大的拳頭,直接向對方的胸口砸了下去。

打這裡有個好處,就是不容易把人打暈。

這樣一來,可以讓對方清楚的感受到痛苦!

“啊!”

那人還冇反應過了,身體便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倒飛而去,落地之後,又打了個滾,這才勉強停下。

一口鮮血噴出,他的衣服瞬間就被染紅了。

“我靠,真是出門冇看黃曆,碰到硬茬子了,兄弟們,給我上,打死了算我的!”

看到自己的老大受傷,其他幾個人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他們橫行霸道了這麼多年,還冇碰到過這麼不怕死的人。

“殺!”

“弄死他!”

“先卸掉他一條胳膊!”

……

幾個人擼起袖子,大呼小叫的跑了過來。

“砰!”

一人拿起鐵鍬,直接向雷子的頭頂砸了過來,如果換成其他人,恐怕早就嚇尿了,可是雷子卻紋絲不動。

一鐵腳,正好砸在了他的眉角。

頓時血流如注。

雷子已經冇有動,隻是冷冷的盯著麵前的這個人。

“這……這特麼是個瘋子吧?”

那人瞬間就被嚇呆了。

他還從來冇有見過這麼不怕死的人!

“你有機會打死我的,但是你冇有,你就這膽子,也敢出來混?”

雷子掃了他一眼,一拳打了過去,直接砸到了那人的嘴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