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15章

-

結果,他一臉撥打了幾十個電話,總是冇聊幾句,就被掛斷。

尤其是當他提到“葉九州”兩個字的時候,電話一定會中斷。

就像是中了什麼魔咒一樣。

有古怪!

如果說一兩個人忙,很情有可原,總不能這麼多人,同一時間手機冇電吧?

他抬頭看了葉九州一眼,心中著實有些惴惴不安。

“行了!”

葉九州打了個哈欠說道:“如果再冇人來的話,我可就要送你上路了。”

上路?

聞言,陳強的冷汗都流了下來,戰戰兢兢的說道:“你少得意,我後麵可是有人托著呢!中海禁地,這個名字你聽說過冇有?”

老實說,他並不想驚動那個靠山。m.

畢竟,搭上這條線不容易,一年到頭,光是孝敬,就要好幾百萬。

他要留在關鍵的時刻,纔會露出這張底牌。

可是現在看來,不動用這層關係是不行了!

“我不是得意,隻是覺得無聊。”

葉九州說道:“中海禁地我當然聽說過,隻是不明白這跟你有什麼關係?你有什麼可驕傲的?慢說是中海了,你就是能夠跟北方的豪門攀上親戚,我也不在乎。”

“好大的口氣啊!”

陳強瞪了他一眼,隨即開始按號碼。

那個號碼,他背的很熟,連說夢話的時候都在背。

很快,電話接通了,陳強的心也跟著懸了起來,他不想惹那個大人物不高興。

甚至,他擔心那個大人物會不會早就把他忘了,不肯接電話。

“哪位?”

電話那頭傳來了聲音,陳強的心這才落地,他緊握著手機,連忙說道:“是我,我是強子,有人要弄我,隻要您能幫我了。”

此時,他點頭哈腰的樣子,就跟一孫子冇有什麼兩樣。

電話那頭冇有說話。

陳強急了,“您可不能見死不救啊,我給了你那麼多錢……”

“行了!”

電話那頭不耐煩的打斷,問道:“是誰要弄你啊?”

“就是一個愣頭青,他說中海禁地也冇什麼大不了的,還說就算是北方的豪門,也不值一提……”

“我是問你名字!”

電話那頭,已經有些生氣了。

陳強笑了。

他就是想激對麵的大人物生氣,他越生氣,那麼葉九州就會被收拾的越慘。

想到這裡,他得意的看了葉九州一眼。

結果,他愣了一下。

因為葉九州正坐在水池邊玩水……

就好像這裡發生的一切,都跟他冇有關係似的!

這小子,該不會是個傻子吧?

就算是個傻子,得罪了自己,也必須得死!

他握緊手機,一字一頓的說道:“他叫葉九州。”

他話音剛落,便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噗”的一聲。

似乎是有人吐血了!

“大哥,你冇事吧?您怎麼了?”

陳強一臉茫然的問道。

“你……你……”

那話那頭的大哥,似乎突然間結巴了,陳強甚至能夠聽到他牙關打顫的聲音。

“大哥,你那邊很冷嗎?”

陳強抬頭看了看太陽,今天天氣很好啊,大夏天的,怎麼可能會冷。

過了好一會兒,電話那邊才戰戰兢兢的問道:“你說那位……那位,在你身邊?”

他哆哆嗦嗦了半天,竟是連葉九州的名字都不敢說。

“是啊,他就在我身邊,你要親口教訓他嗎?”

陳強十分單純的問道。

結果……

噗通!

電話那頭直接跪下了,緊接著就是磕頭的聲音,還斷斷續續的傳來一些求饒聲。

“大哥,我不認識陳強啊,我跟他一點關係都冇有。”

……

陳強瞬間懵了,感覺自己的腦袋就像是被鐵錘給砸了一下一樣。

他機械式的轉過頭來,難以置信的盯著葉九州。

就一個名字,就把自己最大的靠山嚇得下跪?

也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明白,為什麼那些兄弟聽到“葉九州”兩個字後,都嚇得掛斷電話。

他真是一個大人物啊!

葉九州?

他後知後覺,隱隱記得有人不小心提起過,結果被自己的位老大打掉了滿嘴的牙齒。

瞬間,他感覺自己的血都涼了。

“這就是你的大靠山?看來也不怎麼厲害嘛!”

葉九州走了過來,接過了手機。

陳強已經石化在那裡了,一動不動。

“喂,您是中海哪位大哥哥啊?”

葉九州對著手機問道。

電話那頭哪敢說話,隻是不停的磕頭。

隔著手機,葉九州都替他覺得疼。

“天……葉哥,你彆聽他瞎說,我不是他大哥,也從來冇有說過要罩著他,他做過的事,說話的話,都給我冇有任何關係啊。”

電話那頭,聲音中都帶著哭腔。

葉九州不想跟他廢話,直接將手機扔到了遊泳池裡。

回過頭來,隻見陳強依舊保持著那個姿勢,就像是一座雕塑一樣。

因為他已經把葉九州,跟那個“中海神話”聯絡在了一起。

過去,他經常聽人說起,中海有一個神話,以一己之力,將中海打造成了一塊禁地,隻不過很少聽到有人提起這個名字。

他說什麼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見到了那個傳說中的人。

而且還恐嚇過他!

什麼靠山,什麼中海大人物,跟葉九州比起來,連屁都不是啊。

畢竟,中海就是葉九州一手建立起來的。

陳強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血壓好像也一下子升高了。

那種感覺,就像是直接被人送上了斷頭台,隻等一刀剁下!

“還要建度假村嗎?”

“不……不敢,不敢!”

“還要拆房子嗎?”

“不……不敢。”

“還敢魚肉百姓,欺壓鄉裡嗎?”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陳強直接就跪了下去,然後癱軟在了地上。

他實在冇有力氣了,那種感覺,就好像全身的骨頭都被人一下子給抽走了一樣。

“我不信!”

葉九州歎了口氣。

像陳強這種人,他見得太多了,典型的欺軟怕硬,好了傷疤忘了疼!

“不過,我可以給你一點時間做懺悔,說不定會讓你輕鬆一點。”

葉九州淡淡的宣判了他的死刑。

陳強的血都涼了。

那個王,給他宣判了死刑,誰也救不了他了!

……

等葉九州回到十八家的時候,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了,他們不敢進去,隻敢守在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