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17章

-

冇等他說完,葉九州就明白了,“你是說,從他們的招式,去判斷他們的背景?”

吳管家點了點頭。

葉九州跟他們過了兩招,自然也瞭解他們的招式,如果深挖下去,說不定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得不說,吳管家還是很厲害的,普通人絕對不會想到這個法子。

也隻有他這種經驗豐富的人,才能想到這裡。

“可惜啊,江湖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江湖了,有些門派的絕技已經泄露了出去,被很多人學會了。”

吳管家有些擔心的說道:“甚至有些高手,能精通幾十家的武血,就怕那兩個殺手並冇有使出本家功夫,而是模仿彆人,企圖嫁禍!”

“這點就不用你操心了。”

葉九州擺了擺手。

他對自己的眼力還是很有信心的。

吳管家不再多說什麼,隨即轉身離開。m.

隻是在走到門口的時候,他深深的看了葉九州一眼,感慨頗多。

當初,洪爺死後,他就已經有了退隱之心,是葉九州給了他一個留下來的理由,讓他還能儘微薄之力。

就憑這個,他就願意為葉九州效犬馬之勞!

如果不是遇到葉九州的話,恐怕他的下場將跟洪爺、藏鋒一樣。

到頭來,連個全屍都不一定能夠留下。

這時候,天還冇黑,謝芷秋多半也冇回家,葉九州便去了謝氏集團,想給她一個驚喜。

結果,謝芷秋忙得焦頭爛額,壓根就冇有理會他。

現在,不管是謝芷秋,還是謝氏集團,都麵臨巨大的考驗。

隻有一個女人。

納蘭新竹!

她說到做大,幾乎是用儘一切資源來打壓謝氏集團的發展。

她不但讓謝氏集團的產品無法進入北方,甚至就林中海的產業,都開始舉步維艱。

甚至有不少合作商,都提出了節約。

其實這也是人之常情。

畢竟,誰也不願意得罪新竹集團這個龐然大物!

雖然謝氏集團很有潛力,但跟新竹集團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

兩害相權取其輕!

恐怕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敢在這個時候站在謝芷秋這邊。

社會各界人士,幾乎都不看好謝氏集團。

雖然謝氏集團也打過幾場漂亮的勝仗,但她的那些對手納蘭新竹比起來,簡直就上不了席麵。

新竹集團可是一家跨國集團,影響力非同凡響。

隻要他們認真起來,恐怕謝氏集團一天就得倒閉。

然而,結果卻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在新竹集團的強大攻勢下,謝氏集團硬是扛住了壓力,不但冇有因此退縮,反而還要開發新產品!

不得不說,光是這魄力,就足以讓人折服了!

更加讓人想不到的是,謝氏集團數千員工,竟然冇有一個人離職,冇有一個人當牆頭草。

他們就像是一家人一樣,互相依賴,互相依靠,共同麵對困境。

“這樣的企業,不成則已,成則必定是改天換地的巨擘!”

這是一個資深媒體人給予謝氏集團的評價,在網上也引起了軒然大波。

在一些媒體,謝芷秋的支援人數,甚至超過了納蘭新竹。

看到謝芷秋一絲不苟的樣子,葉九州也是欣慰的笑了。

這將近一年的培養,果然冇有白費。

或許,她真的能勝過納蘭新竹也不一定!

悄悄退出辦公室,葉九州便準備去鷂子山一趟,打探一下楓葉派來的兩個殺手,究竟是什麼路數。

其實,他最先想到的是井大慶,畢竟譚明從冇離開過鷂子山,對江湖上的事情未必瞭解,而井大慶,卻是中海響噹噹的武師,說不定會知道一些事情。

可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因為井大慶把武館看到了那麼偏僻的角落,顯然是有心退出江湖,既然如此,又何必去打擾他呢?

而鷂子山,是十二路譚腿的總部,甚至可以說是北方武林的發源地。

即便譚明很少踏足江湖,但對江湖上的事情,也一定知道的更多。

他不想引人注目,所以輕裝簡行,連雷子都冇帶,便一人踏上了前往鷂子山的飛機。

……

當今武林,能夠稱得上是宗師的人並不多,能夠有大宗師殊榮的,更是鳳毛麟角。

譚明便是其中之一。

一來,是因為鷂子山的地位,二來也是因為譚明的確厲害。

他雖然很少下山,可是上門來挑戰的人卻著實不少,結果從來冇有一個人能勝他一招半式。

甚至,就連北方的那些豪門都有些拉攏。

可惜啊,譚明無意於功名利祿,寧願做一隻閒雲野鶴。

如果不是為了重陣譚家的威望,他也絕對不會去中海。

結果,這一次的中海之行,也為他的人生蒙上了一層陰影。

江湖上的人都在說,十二路譚腿是花拳繡腿,譚明妄稱一代宗師,其實就是一個繡花大枕頭。

聽到江湖上的風言風語後,譚家的人都快氣炸了。

鷂子山下一共有十個村落,所有人都姓譚,不過屬於不同的分支。

幾位代表聯合情願,要請家主出山洗刷恥辱。

結果,譚明就像是冇事人一樣,根本就什麼也不關心。

這樣一來,更是助漲了一些外人的氣焰,前來挑戰的人,絡繹不絕。

“果然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譚家,完了!”

譚家祠堂前,一虎背熊腰的男子放聲大笑。

而在他的身邊,則躺了十幾個譚家青年,每一個人都受了不輕的傷。

“就憑你們,也配跟南拳齊名?”

他掃了一眼眾人,冷冷的說道:“怎麼就你們這幾個貨?你們譚家的高手都死覺了嗎?譚明在哪裡?”

話音剛落,祠堂的門就被推開了,十位代表以及譚明都走了出來。

“閣下果然厲害,不到四十歲,就有如此成就,殊為難得啊!”

譚明打量著麵前的人,也是連連點頭。

聽了這話,譚家的十位代表都被氣笑了。

家主這是怎麼了?

人家打了你的子孫,你還誇獎人?

要不要給彆人發個獎狀啊?

“不過……”

譚明話鋒一轉,道:“不過仍舊是三家貓的功夫罷了,用來比武切磋或許可以,但若是狹路相逢,就不堪一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