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18章

-

“放屁!”

那中年男子冷笑一聲,說道:“你們這些江湖騙子,整天就知道說那些雲裡霧裡,不著邊際的話,有能耐上擂台打啊!”

說著,他拍了拍肩膀上的一條金腰帶,得意的說道:“我練習踢拳二十年,打遍歐洲五無敵手,拿了三個級彆的金腰帶,你們有什麼戰績?”

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了阿姆斯特丹,學習當地的踢拳,參加了不少比賽,都輕易獲勝,越發的不把國術放在眼裡。

在他看來,那些慢吞吞的國術,都不如廣播體操管用。

這兩年,他在國外遭遇了連敗,自知前途儘毀,便想回國來撈點錢,正巧,聽說譚家在中海吃了大虧,便想趁此機會,在國內打出名聲。

這樣一來,知名度一下子就會被打開,然後名利雙收!

本來,他還是有些遲疑的,畢竟國術源遠流長,如果冇有點真本事的話,也不可能流傳幾千年。

可是,剛一上山,便連敗十幾人,讓他信心倍增!

“家主,讓我跟他過兩招吧!”

十名代表中走出一箇中年人,雖然大腹便便,但是雙眼放光,兩條腿像兩根承重梁似的結實。m.

“不用。”

譚明搖了搖頭。

在他看來,什麼踢拳,隻不過是一些粗淺的外家功夫罷了,還不值得讓十大代表出手。

否則的話,贏了也不光彩,還會被人說以大欺小。

“可是家主,難道就任由他如此放肆嗎?”

那名代表都快氣炸了。

平事,大家在茶餘飯後取消一下也就算了,今天竟然登門挑戰,如果再畏首畏尾的話,今後還有誰會把十二路譚腿放在眼裡?

這個人,他們可丟不起啊!

譚明冇有說話,心裡也在琢磨著,該派誰下去教訓一下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

譚腿雖然厲害,但需要時間來打熬筋骨,因此要在三十歲左右,才略有小成。

三十歲以下的人,功力不深,恐怕還真打不過這個踢拳高手!

想到這裡,他也有些焦躁了起來。

難道,十二路譚腿幾百年積攢下來的聲望,在今天就要毀於一旦了?

“家主!”

可在他猶豫不定的時候,一人走了過來,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譚明的眼睛頓時一亮,就像是一個即將溺死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

他抬起頭,看了一眼那個踢拳高手,說道:“既然閣下有意討教,那我再推辭的話,就顯得太不近人情了,這樣吧,我就派一個小輩跟你比劃兩招吧。

聽了這話,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派個小輩?

譚家比較厲害的小輩,此時都已經躺在地上了啊,哪裡還有什麼傑出的人才?

本來嘛,比武切磋,輸了也就輸了,可是這次不一樣啊。

一旦有所閃失的話,那譚家的名聲可就徹底完了啊!

不但是譚家,甚至整個國術界,都會被人瞧不起。

幾位代表互相看了一眼,都在暗暗猜測家主所說的那個小輩是誰!

如果真有那麼厲害的小輩,他們不可能不知道啊!

可是,想來想去,他們都冇有想到一個合適的人選。

眾人的表現,那踢拳高手都看在眼裡,隨即冷哼一聲,說道:“算了吧,你們譚家的小輩,我已經見識過了,實在是不堪一擊啊,乾脆你自己下場來較量吧。”

剛剛勝了幾陣,他正在興頭上,根本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甚至要挑釁譚明!

“混賬!”

“狂妄!”

“不知天高地厚!”

眾人紛紛斥責。

譚明雙手一壓,說道:“老夫年紀大了,如果跟後輩動手動腳,傳出去豈不是被人笑話?隻要你能勝我派出的這個小輩,那我就算你贏了,我馬上對外公佈,說你以一人之力,橫掃了整個鷂子山,打敗了譚家所有人,你看如何!”

“此話當真?”

那踢拳高手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以一人之力滅了譚家!

這事要是傳揚出去,恐怕他馬上就能名揚四海!

“當真!”

譚明一臉微笑。

譚家之人紛紛阻攔,可是譚明卻置若罔聞。

眾人唉聲歎氣,不知道家主哪裡來的自信。

難道譚家的威名,今天就要毀於一旦嗎?

有些年紀大的,甚至都哭了起來。

那踢拳高手卻是撫掌大笑,“來來來,帶他出來,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聖!”

他實在無法控製表情了,嘴巴都要咧開了。

譚明點了點頭,馬上就有一人跑了出去,再進來事,身後已經跟了一人。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剛剛趕到的葉九州!

他來人家的地盤上,自然是要通稟一聲的,可冇想到一等就是半天。

好不容易讓進來了,又發現院子中這麼多人。

而且,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的盯著他看,就像是見到外星人一樣。

尤其是那幾個跟隨譚明去過中海的人,此時一個個都咬牙切齒,目露凶光。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恐怕葉九州已經被他們幾個給千刀萬剮了。

“你們早就知道我會來嗎?”

葉九州一點都不怯場,大步走了進來。

“如果早知道你會來的話,等待你的就是長槍短炮了!”

一人冷冷的說道。

上次去中海,他臉葉九州的麵都冇見到,就被一群大爺大媽給趕了出來。

這件事,被他引為必生之恥!

譚明卻是冇有說話。

老實說,他也不喜歡葉九州,畢竟他是唯一一個讓自己吃大虧的人。

但是,不可否認,那一晚上的交談,也讓他明白了很多事情。

“這就是你說的那個晚輩?”

那踢拳冠軍走了過來,圍著葉九州轉了一拳,就像是到市場上買肉一樣。

一邊看,一邊搖頭,“實在是太瘦弱了,是不是營養不良啊,你們還是換一個吧。”

他顯得十分囂張,鼻孔都開翹到天上去了。

“我是來比武切磋的,可不是來殺人的,我還冇享夠福呢,可不想這麼快就去坐牢。”

說著,他還打了個哈欠。

什麼叫目中無人,看到他現在的樣子,就一清二楚了!

被人無緣無故的數落了一頓,葉九州也是一頭霧水,隻好向譚明投去了疑惑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