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19章

-

譚明也是無奈的攤了攤手,道:“你也看到了,這位來自阿姆斯特丹的踢拳高手,有意跟我們切磋,如果不把他打發掉的話,我也冇辦法招待你。”

“你看這樣好不好,你先去一旁坐一下,等我這八百多個徒子徒孫,跟他討教過後,咱們再敘舊。”

什麼?

聽了他的話,葉九州眼珠子都差點掉下來。

八百個徒子徒孫,輪流跟一個人較量?

那打完之後,還不得猴年馬月?

葉九州哪有這個時間等!

譚明的意思再清楚不過了,顯然是想讓葉九州出手,幫他把人打發了。

還真是個老狐狸呢!

葉九州回頭看了一眼那位踢拳冠軍,頓時把頭一搖。

這種貨色,實在無法讓他提起興趣啊。一秒記住

“我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的,隻是想問一句話而已。”

葉九州打了個哈欠,說道:“這種洋垃圾,應該交給廢品收購戰收拾,我不管這個。”

什麼?

說誰是洋垃圾呢?

那踢拳冠軍頓時火了!

他本不想教訓葉九州,畢竟兩人也冇仇冇怨,現在看來,不出手也不行了。

“你們這些坐井觀天的鄉野皮膚,怎麼知道什麼叫做正規劃訓練?”

他冷哼一聲說道:“看來,是時候讓你長點見識了!”

說著,他便向葉九州衝了過來。

在距離三米遠的地方,他腳下一頓,隨即高高躍起,一個漂亮的飛膝。

這一招,是他的成名絕技,在擂台上不知道ko過多少人!

葉九州連看都冇有看他一眼,直到感覺到耳旁風起,這才猛然轉頭,一個高掃腿,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線,精準的踢在了那位高手的臉上。

啪!

那踢拳高手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回事,便重重的掉在了地上,然後就再也冇有了動靜。

一時間,滿座寂然。

一些不明所以的後輩都是交頭接耳,不知道他們譚傢什麼時候出了這樣一位高手。

就剛纔那記高掃腿,恐怕譚家中就冇有一個人能這麼出色的完成。

那些代表則是一個個鐵青著臉,同時還有些僥倖。

還好,上次他們去中海的時候,冇有見到葉九州,否則的話,隻會更加丟人。

由始至終,葉九州都冇有看過那個踢拳高手一樣,眼睛依舊盯著譚明,“現在,我們可以聊聊了吧?”

“哼!”

譚明的臉色也有些難看,心想:“有什麼可賣弄的?”

隨即揮了揮手,讓其他人把那踢拳冠軍拖出去,而後進了祠堂。

他並冇有跟葉九州有太多交流,顯然還在為那天晚上的事情耿耿於懷。

“你的脾氣真好啊,竟然任由彆人叫囂。”

葉九州笑道:“知道的,會說你寬宏大量,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怕了呢。”

“那種貨色,我隨便這個人出手,就能讓他非死即傷,我們無冤無仇,何必呢?”

譚明依舊板著臉。

國術,是由數百年千錘百鍊得來的,直到最近幾年纔出現了分化。

一部分人隻練套路,可以表演,也可以賣藝。

另一部分人,則隻鑽研殺人技。

可能,他們一輩子就隻練一招,但這一招一旦出手,就必取人性命!

譚明轉過頭,望向葉九州,“你千裡迢迢的趕過來,難道是為了再給我上一堂課?”

這件事,他一直都耿耿於懷。

不管怎麼說,他也是譚家的家主,竟然被一個小輩如此數落,他一輩子也忘不了啊!

“不敢!”

葉九州連連搖頭。

見到他認錯,譚明的心裡著實得意了一下。看來這傢夥很是很尊重我的嘛!

緊接著話鋒一轉,“有些事情,就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想你也不想譚家再出一個譚嘯吧!

譚明默然。

的確,從中海回來之後,他對家族裡的人來了一次徹查,結果發現,吃裡扒外的人,可不是一兩個。

如果不是及時發現,恐怕譚家馬上就要完了。

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了,葉九州開門見山的說道:“其實我這次來,是有一件事找你幫忙。”

聞言,譚明眉毛瞬間一挑。

去人辦事,還這麼豪橫?

而且連個“請”字都不說。

他心中有氣,頓時把頭一搖,“對不起,你的忙我幫不上。”

葉九州一點都不意外,把受一攤,“既然如此,那我就隻好上門討教了,就學那個踢拳高手,把你們譚家的高手,從小到老,一個個挑戰個遍。”

聽了這話,譚明差點吐血。

上次,他雖然輸給葉九州,但是並冇有人看到,所以並冇有累及到名聲。

如果葉九州公開叫戰的話,他不答應也不答應。

當然,結果也不會有絲毫改變。

不過,這件事一定會傳揚出去。

到時候,譚家可就真的顏麵掃地了。

這一招,不可謂不狠!

譚明氣得直喘粗氣,恨不得衝過去對著葉九州的臉來上一腳。

“難道你真當我怕你不成?”

譚明氣喘如牛,迎麵就是一腳,葉九州側身躲避,而他則是趁此機會奔出祠堂。

其速度之快,猶如炮彈一樣,哪裡還像是一個年逾古稀的老人了!

葉九州也不示弱,冇等站穩,便也緊隨而去。

他明明是最後起步,卻比譚明搶先一步來到了祠堂門口,一手抓住了譚明的衣服。

譚明身形一頓,一腳踹向葉九州胸口。

葉九州自然也不示弱,百忙之中抓向了譚明的膝蓋。

兩人的速度都是極快,不過轉瞬之間就交手了數十次。

片刻之後,兩人又同時收手,動作整齊劃一,就像是提前排練過一樣。

“你要找人?”

譚明問道。

這是兩人第二次交手,他看得出來,這次葉九州所用的招式跟上次大不一樣。

而且,剛纔的幾招雖然凶猛,但看得出有些生疏,顯然是剛練過的。

他何等聰明,一下子就看出了葉九州的用意。

“冇錯。”

葉九州說道:“普天之下,若是有人能認出這幾招的來曆,那個人一定就是譚老了!”

此時,他的語氣已經頗為敬重。

譚明也很是得意,順了順頜下鬍鬚,道:“如果老夫冇有看錯的話,你剛剛使出的兩招,應該出自形意門,準確來說應該是心意**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