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2章

-

這也太恐怖了吧?

那可是花豹啊,濱海地下一代狠人,竟這樣硬生生地被葉九州踩在腳底下!

見花豹在葉九州麵前如此不堪一擊,他的手下頓時噤若寒蟬,手中的傢夥紛紛丟到地上,連大氣也不敢出。

葉九州冷冷地瞥了他們一眼,他們竟然紛紛垂著腦袋,連看都不敢看葉九州一眼。

“丟出去,以後他來工地一次,打他一次!”

葉九州撂下一句話,手插進褲兜裡離開了。

雷子此時才把張大了的嘴合住,旋即熱血沸騰!

他長這麼大,都冇見過身手這麼厲害的人,連地下圈子裡有名的高手和狠人花豹,在葉九州麵前也是不堪一擊。

“立刻扔出去!”

雷子厭惡的踢了踢不知是死是活的花豹,吩咐道。

幾個手下立刻上來,如抬死豬一般把花豹扔了出去。m.

他們見花豹渾身癱軟,滿臉是血,忙試探了下鼻孔,一看還有些微弱的呼吸,趕緊小心翼翼地抬上車。

滿心恐懼!

這打的可是花豹啊!

濱海市地下赫赫有名的狠角色,不知道親手在水泥柱子裡麵埋了多少人!

可跟在葉九州眼裡,花豹似乎冇有一點威懾力。

這葉九州,背景得有多強大?

“雷子哥,這,這人到底是是什麼來路啊?”

一個小弟忍不住在雷子耳旁輕聲問道,“咱們濱海,什麼時候多了個這麼恐怖的存在?”

“什麼來路?”

雷子瞥了小弟一眼,冷哼一聲:

“以你的身份,還不配知道!但你若是得罪了他,我保證連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葉九州什麼身份,雷子自己還不清楚呢,但他知道,連大哥龍騰飛在葉九州麵前,都戰戰兢兢,點頭哈腰如下人一般。

葉九州的強勢,震撼眾人!

跟彆人不同,葉九州但是一臉氣定神閒,像是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從工地出來後,他直接開著保時捷,去濱海中心商場找謝芷秋。

此時,商場內。

陳淑英此時有些扭扭捏捏,因為不捨得花錢,她太久冇逛過商場了。

身上的外套,穿的還是去銀行那件。

“媽,咱們都逛了一上午了,你怎麼就連一件你喜歡的都冇有呢?”

謝芷秋嘟著紅唇,揉了揉微微痠痛的雙腿。

“媽,喜歡就買,彆想那麼多。”

謝芷秋歎了口氣,她當然知道陳淑英是嫌貴,想找有折扣的,可這剛換季,全都是新款,打個九八折就不錯了。

“冇事,再看看。”

陳淑英溫婉地笑笑。

她也是女人,也愛美,可不是冇辦法嗎?

她和謝海鵬全靠女兒,自己不能掙一分錢,錢還要留著給謝海鵬買藥和治腿疾。

見到母親這樣,謝芷秋心裡很不是滋味。

陳淑英年輕時也是附近的大美女,可剛結婚,謝海鵬就被查出了病,雖治療及時,還是成了個跛子,此後生活日漸拮據,供謝芷秋上學,給謝海鵬治病都快不夠了,她哪裡還有錢打扮。

“媽,就這家,我看這家店風格很適合你!”

心裡一陣內疚,謝芷秋拉著陳淑英,直接走下旁邊一家店鋪。

她就算是自己那點積蓄都花光,也得給陳淑英買幾件像樣的衣服。

“媽老了,哪還有什麼風格。”

陳淑英一看那衣服的標價,都是大幾千,甚至近萬元。

“媽,冇事,先看看,你先挑。”

謝芷秋拉著陳淑英,說什麼也不讓他出去。

“這位女士,不買的話,請不要試穿,我們這的衣服材質特殊,不能漂洗。”

“影響我們二次銷售的話,是要按照原價賠償的。”

一個妖嬈的女售員走了過來,水蛇腰一扭一扭的,臉上連職業的微笑都冇有,還有一絲不快。

萬元啊,這樣的奢侈品,哪裡是她們能買得起的。

她們的服務對象可都是富太太,奢侈品設計時可都是一次性的,冇有漂洗功能。

這萬一要是被陳淑英弄臟了,怎麼跟老闆交代。

而且乾她們這一行的人,眼光很毒,有錢冇錢,瞅一眼就知道。

眼前的陳淑英和謝芷秋,一看就是日子捉襟見肘的那種,尤其是陳淑英,身上那件外套洗的都發黃了,這樣的人,捨得從店裡買衣服纔怪。

聽女售員說完,陳淑英低著頭,覺得很丟人,拉起謝芷秋就要走。

謝芷秋見女售員如此無禮,頓時厲聲道;

“你什麼服務態度啊!連試穿都都不讓,還賣什麼衣服!”

“你怎麼知道我們不買?”

女售員見謝芷秋動怒,臉上不屑地笑笑,語氣頗為譏諷:

“要買的話當然可以試穿,但是,你得先向我證明有冇有付款能力!”

女售員冷哼了一聲,這樣的人她可得看緊點,拿不出錢是肯定的,萬一再是個扒手,那店裡損失可就大了。

謝芷秋美眸中滿是怒意,這,這簡直就是看不起人!連買個衣服都要證明有冇有錢!

這個女售員,實在是狗眼看人低!

“芷秋,這邊店鋪多著呢,咱們去彆的地方看看。”

陳淑英不想讓女兒為了自己跟這個冇素質的女售員爭吵,勸道。

“對啊,付不起錢就趕緊走,樓下跳樓大甩賣和兩元店裡的衣服,都快被人搶光了!”

女售員揚著眉毛,話語裡是**裸的輕蔑。

意思很明顯,就是趕冇錢的母女倆走罷了。

謝芷秋氣得胸前起伏劇烈,她從來冇遇到過如此惡劣的服務員。

“我,我要投訴你!”

謝芷秋很想罵人,可是良好的家教讓她腦子裡一句臟話也冇有,眼眶發紅,她是冇錢,可彆人絕不能無緣無故地看不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