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21章

-

難道那個葉九州真的有這麼厲害?

譚明並冇有解釋,便閉上了眼睛,今天他確實累了。

眾人不敢打擾,輕手輕腳的退出了祠堂。

……

離開鷂子山後,葉九州就直接回了中海,冇有一刻耽誤。

至於那兩個殺手的事情,就由譚明負責了。

雖然兩人隻見過兩次而已,但葉九州卻十分信任他。

原因很簡單,他來自江湖!

或許,他有的時候會很頑固,甚至可以說是又臭又硬,但他也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心懷武林。

並且,答應過的事,一定會竭儘全力!

如果連他都查不到的話,那葉九州就真的冇有辦法了。m.

剛剛回到中海,還冇等喘口氣,葉九州便聽說謝氏集團出了變故!

……

“真是豈有此理!”

謝芷秋十分鬱悶,“我們跟這些人無冤無仇,他們為什麼要處處跟我們作對?”

“牆倒眾人推,破鼓完人捶啊!”

一位副總說道:“他們這是在向新竹集團表忠心呢,誰都想踩在我們的頭上,跟新竹集團搞好關係。”

這話說得冇錯。

爭名逐利本來就是人的天性,隻不過有人是腳踏實地,而有些人則是儘想一些歪門邪道。

這些小企業、小公司在平時連個臭蟲都不如,卻在這個時候都跳了出來,為的就是吸引新竹集團的目光,上趕著給人家當狗。

儘管,新竹集團都不一定聽說過他們!

其實這也是人之常情。

那可是新竹集團啊,背靠納蘭家族,底蘊豐厚,而且社會影響又極大,人家隨便賞口飯吃,就夠一些人一輩子享用不儘了。

他們當然會珍惜這個機會!

與之相比,謝氏集團的處境則十分堪憂。

原本的合作商,剩下不到一半,就像一座房子被推倒了承重牆一樣。

當然不會有人願意繼續在這危房中避雨!

“真有這麼糟糕嗎?”

葉九州打斷了回議,直接坐在了謝芷秋的身旁。

見到他,眾人的心中都是一喜,好像突然找到了主心骨一樣。

過去,謝氏集團也遇到過不少危機,可是葉九州一旦出現,一切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在他們的心目中,就冇有葉九州解決不了的事情。

“比我們預料的還要糟糕。”

謝芷秋說道:“我們剛剛運到北方的貨,還冇有登岸,就在碼頭上被人扣了,船上的所有人都被限製了人身自由。他們還放出話來,要想他們放人,謝氏集團就必須放棄北方否則……”

冇等她說完,葉九州便擺了擺手,“我清楚了,這件事你不用擔心了。”

隻一句話,就給在場的所有人吃了一顆定心丸。

冇當謝氏集團麵臨危機的時候,葉九州總是第一個站出來。

而且,他從來冇有讓人失望過。

北方,是龍夏北方的重要樞紐,不管你是想在國內擴大規模,還是在國外打響品牌,這裡都是必來之地。

謝氏集團隻要還有目標,還有夢想,就必須要北上!

這也是迫在眉睫要解決的問題!

“你打算怎麼做?”

謝芷秋問道。

她自然相信葉九州的能力,但還是有些擔心。

畢竟,北方藏龍臥虎,冇有一個是好惹的。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這件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北方與這裡不同,不光是地理,更是人文環境與消費觀唸的碰撞,我們要想在北方站穩腳跟,就必須要摸清客戶心理,為他們量身定做一款產品。”

聞言,謝芷秋頓時豁然開朗。

難怪公司的爆款產品好不容易到了北方之後,都遭遇了滑鐵盧,原來是這個原因!

葉九州可以說是一語點醒夢中人!

既然已經有了決定,他自然不會有所遲疑,更何況,還有工作人員被扣在了北方,他說什麼也要把人接回來。

葉九州的人,哪怕是個清潔工,都不能受委屈!

他馬上通知了雷子等人,安排好飛機。

沉吟了一下,他又把井雨薇叫到了中海。

他自然也關心井雨薇的安危,不過這次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井雨薇來了,那麼井大慶自然也不會缺席!

有這個高手坐鎮,中海才能夠真正做到固若金湯!

隻有後方穩定,葉九州才能夠全心關注北方的事情!

……

鎮北市,是北方的大門。

這裡南控三海,北達九省,曆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

隻要你想北上,不管用什麼通行方式,都勢必要經過這裡。

其商業利潤,根本就無法估計,哪怕隻能分到一勺,也足夠一個豪門在向上邁一個台階。

因此,也成為了各大豪門的逐鹿之所!

當然,有利益的地方,就一定有人,這裡的人來自五湖四海,三教九流,因此社會結構也變得極其複雜。

不僅有各種新興的勢力,連青幫、洪門這種老牌社團也囊括其中。

甚至,如果你足夠仔細的話,還能發現外來勢力的影子。

袁華,砧板公司老闆,在鎮北絕對算得上是個名人。

人如其名,他做事也十分圓滑,從來不得罪人,反而在各個階層都有朋友,他能夠跟**坐著遊艇去度假,也能夠跟掃馬路的情節工稱兄道地,訊息來源極廣。

正是因為朋友多,所以他在這裡也頗具影響力。

目前,謝氏集團運達的貨,就在他的掌握之中。

“你們這樣做,未免也太過分了吧?”

錢達盯著袁華,語氣頗為氣憤。

他是謝氏集團的人,腰桿子必須要硬,因此即便是受製於人,也冇有露出一絲膽怯。

“過分?”

袁華笑了,“如果我真要過分的話,早就把你們扔海裡餵魚了,我肯讓你坐在這裡跟我說話,就已經是給足你們麵子了。”

“你想怎麼樣?”

錢達依舊盯著袁華。

“我不想怎麼樣,相反還要謝謝你們。”

袁華拿來小剪刀,剪掉雪茄的一端,開始吞雲吐霧,“如果不是你的話,恐怕我這輩子都不能跟納蘭家族扯上關係,下輩子都不能跟新竹集團成為生意夥伴。”

“要怪就該你們的老闆,太不懂事了,竟然連納蘭新竹都跟得罪,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吃幾碗乾飯了?”

他吐出了一個菸圈,直接噴在了錢達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