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23章

-

“幼稚!”

袁華氣得嘴唇發抖,“彆跟我來小孩子過家家的把純,說吧,你在哪裡,你到底想怎麼樣?”

“逆子,怎麼跟你老爸說話呢……老子在十七號碼頭等你呢!”

雷子先是將他數落了一遍,這才說道:“一個小時,記住隻有一個小時,如果你不來的話,就感覺滾蛋,彆在鎮北混了。”

聽到電話中的忙碌音,袁華的手都在顫抖。

被人罵了半天,他愣是連一句嘴都冇還上。

“走!”

他直接扔到了手機,狠狠的說道:“帶上所有人,跟我去十七號碼頭,我倒想看一看,究竟是誰這麼大膽子!”

看得出來,他真是被氣壞了,否則的話,他一定會先派人去偵查,確定冇事之後,纔敢親自去。

可是現在,他也顧不得那麼許多了!

他隻想那個侮辱自己的人去死!m.

……

雷子掛斷電話之後,笑得就像一個孩子一樣開心。

他感覺自己變得聰明瞭,就用一輛垃圾車,一通電話,便讓人家乖乖的送上門來!

給自己省了不少的時間!

“大哥,袁華那小子上鉤了,咱們是不是要準備一下?”

他十分激動的問道。

“你看著吧!”

葉九州看著遠處的海景,根本就冇有把區區一個袁華放在心上。

這種等級的人,還不值得讓自己動腦子,雷子就已經能夠對付他了!

“好嘞!”

雷子咧開大嘴笑了起來。

他早就聽說過北方藏龍臥虎,早就想見識一下了!

曾幾何時,十七號碼頭是鎮北市最繁華的地方,每天都車水馬龍,遊人如織。

後來,因為石油開采,水域被汙染,這裡也就漸漸的荒涼了起來,很少有人來。

袁華帶著人馬趕到,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葉九州。

因為數座廢棄的大樓中,隻有葉九州所在的那個房間亮著燈。

他使了個眼色,手下立馬將這裡圍了一個水泄不通,而後他親自帶著二十幾個人上了樓。

進來之後,隻見屋子中十分空曠,到處都是碎石,就連地麵也是凹凸不平。

這有一片稍微平整點的地麵,此時正擺了一張桌子,一個年輕人在那裡兀自喝著茶。

見到他,袁華也是微微一愣。

明知道有人要來,不跑也就算了,竟然還在這裡喝茶?

而且身邊就那麼幾個人!

是真的不怕死,還是說有所倚仗?

袁華的心眼本來就多,此時頓時躊躇了起來,倒也冇有直接動手。

“兄弟,好大的威風啊!”

他坐到了對麵,“閣下交朋友的方式,還真是特彆呢,我可以不在乎,可是一旦傳出去的話,恐怕我也就冇臉在這鎮北市混了,兄弟報個蔓兒吧!”

“葉九州”

葉九州頭也不抬,“我是從中海來的。”

中海?

謝氏集團?

袁華的瞳孔驟然一縮!

他本來還想著讓謝氏集團的人自投羅網呢,冇想到自己竟然被擺了一道!

把主動變成了被動!

“你們還真是狡猾啊!”

他拍了拍手,門外的二十多個人頓時聒燥了起來。

他們紛紛用手上的傢夥敲打牆麵,聲勢驚人。

麵對這麼大的動靜,葉九州從容不迫,淡淡的說道;“我把你找來,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要人!”

“他少一根汗毛,我就剁你一根手指,他掉一顆牙齒,我就斷一根骨頭!”

葉九州的語氣依舊平靜,就像是在跟老友閒聊一樣。

袁華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

今天這是怎麼了?

出門冇看黃曆?

怎麼竟遇到這樣的奇葩了!

在鎮北市,在自己的低頭,還敢這麼放肆?

仗的是誰的勢?謝氏集團嗎?

如果是在中海的話,謝氏集團的確有些話語權,可這裡是鎮北啊,什麼狗屁謝氏集團,根本就連一個小作坊都不如!

“你真是活膩了啊!”

袁華失去了耐心,隨即一拍手,“動手,每人打斷一條腿!”

話音落下,他手下的人還冇有反應過來,反而是雷子等人率先出手!

狗哥他們!

轟!

轟!

轟!

……

袁華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眼睛睜得如同玻璃球一樣,就像是見到了鬼!

他也是在刀尖上舔過血的人,卻從來冇有見過這樣血腥的一幕!

雷子就像是野獸一樣,直接衝入了人群,有時出腳,有時出拳,有的時候連牙齒都用上,每一次出手必有一個人倒在血泊之中。

其餘人也是一樣,一個個就像是餓狼進了羊圈一樣,開始分割獵物!

“這五個是我的!我包了!”

“不行,一人一個!”

“我包了!”

……

不過一眨眼的功夫,他的那些手下就全部倒下了,牆上沾滿了血跡,勾勒出一幅幅極為詭異的圖案。

袁華臉色發白,肚子抽筋,張開嘴乾嘔了起來。

那味道,太血腥了!

就像是進了屠宰場一樣,讓他一刻都不想在這裡停留!

這還是人嗎?

太可怕了!

轉過頭去,隻見雷子等幾人渾身都是鮮血,就像是剛剛從地獄中爬出來的修羅一樣。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袁華望向葉九州,臉色變得十分古怪。

因為從始至終,葉九州都坐在那裡喝茶,就像是周圍發生的一切都跟他沒關係似的!

光是這份從容,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具備的!

“你的腦子真不好使啊,我剛剛纔跟你說過,這麼快就忘記了?我來自中海,是謝氏集團的人!”

葉九州看了一眼手錶,“給你一刻鐘的時間,我要見到我的人。”

一刻鐘!

這是葉九州給他下的最後通牒!

袁華根本就不懷疑他的話,如果一刻鐘之後冇有把人帶來,那麼……

他不敢再想下去,連忙拿出了手機,顫抖著撥通了一個電話。

“把扣押的人帶到十七號碼在,對,就是謝氏集團的那個幾個……好好照顧他們,用我的私人車送他們來,快點!”

掛斷電話後,他就連忙站了起來,顯得十分侷促不安,連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裡了。

剛剛葉九州可是說過啊,錢達少一根頭髮,他就要剁一根手指……

他可冇那麼多手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