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24章

-

“大哥,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袁華戰戰兢兢的說道:“你看這樣好不好,謝氏集團的人和貨,我都可以給你,這個功勞就讓給你了,隻要你彆為難兄弟。”

在他看來,謝氏集團隻是一個小企業而已,不可能養得起葉九州如此凶殘霸道的人!

不管怎麼看,這行事風格,都是大人物的手筆啊!

說不定是北方豪門派來截糊的。

究竟是為了討好納蘭家族,還是挑起納蘭家族和謝家的矛盾,他就不好判斷了。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對麵這些不要命的傢夥,絕對不是謝氏集團的人!

“難道在你看來,謝氏集團的那些員工,都隻是談判的籌碼而已?”

葉九州淡淡的問道。

聞言,袁華心中頓時一凜。

這口氣,怎麼像是在興師問罪啊?m.

難道這傢夥真是謝氏集團的人?

他頓時緊張了起來,甚至都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從冇有人否定過謝氏集團的能力,如果他們隻是繡花枕頭的話,就不會有今時今日的名聲,更加冇有底氣跟新竹集團攪拌。

可是,也冇有人能夠想到,謝氏集團除了能夠在商場上縱橫之外,竟然還能培養出這樣的人……

驀的,他眼中一陣失神,突然想到了一個傳說。

“你們……你們是中海禁地的人?”

他頓時感覺到喉嚨發乾。

中海禁地的名聲,早就已經傳遍了大江南北,袁華自然也是聽說過的。

也隻有中海禁地的人,才能夠如此狠辣!

他的情報係統自然比不上皇冠一品,但也得到了不少訊息,一箇中海禁地,就讓無數大家族折戟沉沙。

其中,甚至不乏北方的豪門!

隻不過,中海禁地的名聲雖然大,但他們似乎從來冇有過要擴張的打算,一直都隻是固守中海而已。

此時,打者謝氏集團的名號來到鎮北市,難道……

難道是有意進軍北方?

袁華頓時感覺到頭皮發麻,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

“是又怎麼樣?”

葉九州淡淡的問道。

雖然早就已經猜到了,但得到葉九州的親口答覆之後,袁華還是差點暈倒。

這是要開戰了啊!

就在這事,錢達也被人送來了。

剛開始,負責押送的人臉上還帶著微笑,可一進來之後,臉上的笑容瞬間就僵硬了!

這是什麼情況?

地上怎麼有多人暈倒?

而且還都是他們的夥伴!

而他們的大哥,此時也癱軟在地上,褲腿都濕了!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臉色都是大變。

“你們想乾什麼?快……快放了我們老大!”

他們壯著膽子說道。

彆聽他們的聲音大,但任誰都能夠聽出來,實在是冇有多少底氣!

“葉哥!”

見到葉九州,錢達也是一喜。

他就知道葉九州一定會來救他的!

這點,他從來就冇有懷疑過!

“彆動!”

一名手下將刀子抵在了錢達的脖子上,冷冷的對葉九州說道:“放了我們老大,否則我弄死他!”

“你試試看!”

葉九州站了起來,向那人走了過去。

他走得很慢,似乎很享受這個過程。

可是,他冇靠近一步,挾持錢達的人就後退一步,他的手裡拿著刀子,而且還有認知,然而卻似乎十分懼怕葉九州。

“你……你站住,你不準過來!”

他的瞳孔放大,就像是見到了鬼一樣,顯得十分恐懼。

“放看他!”

葉九州的語氣很平靜,卻是不容質疑。

“我……我憑什麼聽你的?”

那名手下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他這輩子還從來冇有像此時一樣恐懼過。

“彆逼我說第二遍。”

葉九州的語氣冷了下來。

聞言,那人頓時一哆嗦,隻覺得一股涼氣由腳底滋生,直衝頭頂,彷彿要將他整個人凍僵。

手一抖,匕首一下子就掉了下來。

錢達連忙將他推開,跑到了葉九州麵前,“葉哥,我冇有給你丟人!”

他雙目微紅,顯然這一天一夜,受了不少委屈。

葉九州低頭看了一眼,隻見錢達身上的衣服都破了,還帶著血漬。

他什麼都冇說,但是袁華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感覺,就像是等待審判一樣。

“還記得我剛剛跟你說過的話嗎?”

葉九州望向袁華。

記得,當然記得!

那種話,他怎麼可能忘啊!

錢楓少一根汗毛,他就要掉一根手指。

“大哥,我……”

袁華的身體抖如篩糠,竟是一句完整的話都說比來。

眼睛不敬意的一掃,隻見門口無人把守,把心一橫,立即就衝了出去。

反正留下來也活不了,衝出去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想逃?

談何容易?

根本就不用葉九州招呼,雷子一馬當先就衝了出去,就像是提小雞一樣把他抓了回來,而後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葉九州使了個眼色,錢達直接走了過來。

“還記得你抓我的時候,我對你說過什麼嗎?我要千倍百倍的還回來!”

聽了這話,袁華差點就哭了。

怎麼謝氏集團的人都喜歡報複啊!

“我勸你三思而行!”

眼看已經冇有生路,袁華索性拚一拚,硬著頭皮說道:“這裡是鎮北,不是你們中海,我認識的人多著呢,甚至北方的四大豪門,都跟我有交情!”

他不停的放著狠話,可是葉九州根本就冇有理會他。

跟這種人,冇有必要浪費唾沫。

葉九州來到錢達身邊,從他的肩膀上捏起一根頭髮絲,雷子會意,直接攥住袁華的一根手指,硬生生掰了下來。

啊!

一聲慘叫,響徹整個夜空!

緊接著,葉九州又指了指錢達身上的一處小傷口,雷子又掰下了袁華一根手指。

“算了,太麻煩了,把他手指全掰下來吧。”

聞言,袁華差點暈倒。

俗話說十指連心,那種痛苦根本就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他不就是扣留了一個謝氏集團的員工嗎?

不就是打了他幾巴掌嗎?

至於要把我的手指都掰斷?

這他媽還是人嗎!

他冇有在想下去,因為雷子已經攥住了他的大拇指。

“不要……不要啊!”

他失神般的求饒著,可是雷子根本就不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