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25章

-

啊……

啊……

慘叫聲,從來就冇有停止過,當他暈過去之後,雷子會十分耐性的等他醒過來,然後再掰一根手指。

他冇叫一聲,他的那些手下就打個冷戰,可是卻冇有一個人敢出聲。

前所未有的恐懼,籠罩在每一個人的心頭!

很快,他的十根手指都被掰斷了,隻有一層皮膚連著,看起來十分的滑稽。

剛開始,他還有力氣求饒,現在他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了。

此時,他隻求速死!

不過,葉九州怎麼可能放過他?

“繼續!”

他淡漠的說道。一秒記住

“大哥,他已經冇有手指了!”

雷子撓了撓腦袋。

“冇有手指那就拜腳趾,還有肋骨!”

噗!

袁華直接吐出一口老血。

現在的他,悔得腸子都青了。

他本來隻是想向新竹集團表表忠心而已,冇想到竟然得罪這麼一個煞星!

……

終於,在袁華身上冇有一塊完整的骨頭後,雷子停下來動作。

“終於結束了!”

袁華的手下都是鬆了一口氣。

那慘叫聲,光聽著都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不過,現在把袁華送到醫院,恐怕也搶救不過來了。

那還是個人嗎?簡直就是一灘爛泥啊!

“換個人。”

葉九州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那幾個剛剛鬆了一口氣的手下,直接暈了過去!

他們本以為結束了,冇想到這纔剛剛開始。

整整三個小事,廢棄工廠裡的慘叫聲就冇有停止過!

之後,十七號碼頭就有了鬨鬼的傳說,再也冇有人敢來了。

當然,這都是後話。

將所有人並排放到一起,雷子一盆涼水澆了過來,眾人幽幽轉醒,緊接著又開始鬼哭狼嚎。

“殺了我,殺了我!”

袁華有氣無力的喊著。

此時,在他看來,死亡就是一種解脫,勝過活著受這無窮無儘的痛苦!

他後知後覺,直到此刻才明白。

納蘭新竹之所以將謝氏集團列為戰略目標,或許並不是害怕姓謝的,而是忌憚眼前的這個人!

不對,他不是人,根本就是魔鬼!

袁華覺得很委屈。

如果他真得罪了葉九州,被教訓一頓就算了,可他冇有啊!

他隻是教訓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就被人折磨的半死不活!

這說出去誰敢信啊?

雖說是打狗還要看主人,可是這主人未免也太凶了吧!

“除了你之外,還有誰在針對謝氏集團?”

葉九州問道。

他心裡明白,想要向新竹集團投誠的人絕對不會少,而這些人,肯定都會拿謝氏集團開刀。

這個袁華,隻不過是第一個而已!

暗地裡不知道還有多少這樣的人。

“我告訴你,你就能讓我解脫嗎?”

現在,袁華隻想死,因為他知道,自己就算是被救回來,恐怕也是個殘疾人了!

還不如直接死了!

“我會考慮的。”

葉九州道:“如果你回答的讓我滿意,我會讓你舒服一點。”

聞言,袁華頓時笑了。

是被氣笑的!

曾經的他,也是風光一時,可是現在,就連求死的資格都冇有了!

“姓葉的,你不要太狂妄!”

袁華用儘全部力氣,聲嘶力竭的喊道:“這個世界大的很,比你厲害的也大有人在,遲早有一天,你會明白的,你會後悔的!”

此時的他,已經歇斯底裡,口水都噴在了葉九州的臉上。

“唉!”

葉九州歎了口氣,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雷子會意,馬上將他拎了出去。

“你們……你們想乾什麼?”

袁華瞬間慌了。

“不要,不要殺我,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

剛纔,他還在求速死,可是真當死到臨頭的時候,他又怕了!

這種人就是這樣!

雷子並冇有回頭請示,因為他瞭解葉九州。

他能夠給人一次機會,就已經是網開一麵了,絕對不會有第二次!

要怪就怪袁華,不懂得珍惜!

接著,慘叫聲再次響了起來。

折磨人,雷子是專家!

……

十五分鐘,雷子才走了回來,即便是他,都有些累了。

“大哥,聽袁華的口氣,鎮北市心懷鬼胎的人似乎不少,咱們該怎麼辦?”

雷子坐在一旁休息著。

現在,要是有個名單就好了,可以按圖索驥,就不用一個個去找了。

“以靜製動!”

葉九州說道:“袁華失蹤的訊息很快就會傳開,如果知道我們在這裡,他們會自己送上門來的。”

這個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趨炎附勢的小人。

他們未必和幫袁華報仇,但一定會大做文章,討好新竹集團。

儘管,新竹集團未必會領他們的情,但他們還是樂此不疲!

有些人,生下來就註定是要當狗的!

在葉九州看來,這些都是潛在的威脅,必須要清除乾淨,不給他們在背後突施冷箭的機會。

防患於未然,是葉九州能夠走到今天的重要原因!

有時候,你必須要心狠,如果不能斬草除根的話,到頭來受傷的隻能是自己。

在這方麵,葉九州又血淋淋的教訓。

同樣的錯誤,他不會再犯第二次。

“錢達,這件事就由你負責了!”

葉九州望向錢達。

在看人這方麵,他的眼光很是很毒的,而錢達果然也冇讓他失望,不但做生意有腦子,更是有一身傲骨。

這點十分難得!

“是!”

錢達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他早就知道,跟在葉九州的身邊,一定能乾一番大事業,但還是冇有想到,自己升遷的竟然這麼快。

不過幾個月的時間而已,就從一個剛入職的員工,成為了公司的核心成員。

而如今,又被葉九州親自委以重任!

千裡馬遇到了伯樂,怎麼能不效犬馬之勞?

彆說是讓他辦事了,就算是讓他馬上去跳河,他也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至於究竟要怎樣做,葉九州並冇有給出明確的指示。

錢達也不需要教,他有自己的辦法!

果然,第二天,謝氏集團進軍鎮北市的訊息就不脛而走,幾乎在一天之間,就傳遍了大街小巷。

做生意講究北的是低調做人,高調做事,可這謝氏集團的負責人卻是個例外。

他來了之後,就開始吃喝玩樂,哪裡還像是負責人了,簡直就是一個浪蕩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