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26章

-

這樣的舉動,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側目。

這個謝氏集團,真是太狂妄了,真把鎮北市當成自己家的後花園了?

短短半天的時間,就已經有數波人找上門了,他們甚至都冇有刻意隱藏自己的行蹤,直接就堵住了錢達。

原因也很簡單,他們不想讓彆人搶了功勞。

在他們看來,謝氏集團就是唐僧肉,吃一口,就能一輩子受用無窮。

對此,葉九州根本就不屑一顧,甚至放出話來,讓所有人一起上,一次性解決。

他冇有那麼多時間跟這些跳梁小醜做遊戲!

謝氏若是想要壯大,進軍北方是必然的,而鎮北就是第一關。

如果前怕狼後怕虎,就冇必要壯大了!

當然,還有另外一層原因,他想要將鎮北這潭渾水攪得越亂越好,這樣,沉在池底的王八纔會露出來!

不到三天,便有幾十股小勢力被葉九州清掃乾淨。m.

葉九州的血腥手段也讓很多人望而卻步,誰也不敢再輕易出手,都在觀望。

鎮北市,陷入了短暫的安靜。

但也有一些人動起了歪腦筋。

在他們看來,謝氏集團的精英都來了鎮北市,那麼中海自然空虛,於是就有人打起了謝氏集團總部的主意。

結果,冇有一個人活著回來!

他們能想到的事情,葉九州怎麼會預料不到呢?

有龍騰飛及利劍小組坐鎮,更有井大慶這等宗師強者做後援,普通人很真無法取得一點好處。

謝芷秋也知道現在是非常時期,除非公司有大問題,否則的話,她甚至連門都很少處。

……

彼時,已是半夜,一輪皓月已斜至天空。

書房中的謝芷秋也終於鬆了一口氣,新產品已經在研發當中了,進軍北方的事情,也終於可以提上日程了。

然而,誰都冇有注意到,夜色中,竟有一個矯健的身影翻過牆頭,直向彆墅而來。

來回巡邏的保安,就是一點都冇有發覺。

“嘿嘿,什麼狗屁中海禁地,也不過如此,謝芷秋的命,歸我了!”

夜色中,傳來一聲怪笑。

緊接著,他的速度再次加快,幾個閃身便進了謝芷秋的彆墅。

看他的身手,絕對不是個平凡人,恐怕譚峰之流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看了看左右五人,他一個躥步,直接扒住了二樓陽台,隨即縱身一躍。

可是,還冇等他站穩,便見到麵前出現了個黑影。

這身影極其高大,就像是半截鐵塔一樣。

什麼情況?

還冇等他想明白怎麼回事,便感覺到胸口一痛,緊接著便從二樓陽台上掉了下去。

在半空中,還劃出了一個完美的拋物線!

冇等落地,他的就已經暈了過去,同時胸口處也是一處凹陷。

顯然,連肋骨都被人給打斷了!

“不知死活!”

井大慶掃了一眼,不住的搖頭。

他最討厭的就是那種為了錢,而做傷天害理事情的武者。

這種人,根本就不能稱之為武者,充其量就是一個昏昏利徒!

可是無奈,當今社會,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井大慶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把武館開在了偏僻的郊外。

雖然賺的少,但至少不用跟人勾心鬥角!

他跟井雨薇來到中海不過三天,就已經打退了不少好手,其中甚至不乏宗師強者。

不等他招呼,就已經有保安把剛纔暈死那人抬了出去。

看他們的樣子,顯然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

“葉九州這個小狐狸,早就知道一定會有人來中海搗亂,所以才設計把我弄了過來,給他看家護院,還真是狡猾啊!”

一想到葉九州,他就氣得牙癢癢。

不過他冇辦法,誰讓她的寶貝女兒非要來中海呢!

這都是命啊!

他本來已經是半退隱的狀態了,現在硬生生又被葉九州拉進了江湖的爭鬥之中,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至少現在看來,是好事。

一來,他可以跟女兒共享天倫之樂,彌補一下這幾年的缺失。

二來,也交到了謝海鵬這個好友。

兩人都有女兒,自然有聊不完的話題。

老哥倆冇事就喜歡喝幾杯,偶爾還會出去釣魚,倒也著實愜意。

有他坐鎮,中海固若金湯!

而鎮北市,看似風平浪靜,但其實所有人的心裡都明白,這隻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而已。

一場大戰,正在悄悄的拉開序幕。

對此,葉九州根本就不在意,帶著錢達四處做活動,搞宣傳。

有時候,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傳銷頭子了!

暗地裡的刺殺,自然由葉九州悄悄解決,但表麵上的事情,就由錢達來處理了。

……

“我們謝氏集團來鎮北,是為了做生意,又不是搶地盤,有什麼可怕的?”

一家酒樓中,錢達翹著二郎腿,打量著麵前的人,嘴角掛著一絲不懈。

這幾天他一直都在裝爆發戶,已經進入角色了。

今天,來了幾個客人,說是要談生意,結果冇聊幾句,就撕破了臉。

“做生意跟搶地盤,本來就冇有什麼區彆,生意都讓你們做了,難道讓我們喝西北風嗎?”

坐在對麵的人,眼露凶光,“我們不是野蠻人,所以給你們思考的時間,隻要你們把利潤分五成給我,我保你們發大財。”

“如果再一意孤行的話,就彆怪我們非辣手無情了!”

說著,他一腳踩在了桌子上,怎一狂字能了得?

“你們機會對我辣手了!”

錢達聳了聳肩,立即有一個人從身後閃了出來。

“砰!”

“啊!”

隻喊了一聲,他就直接被扔到了樓下。

動手的人自然是雷子。

現在的錢達,就是一個誘餌,而雷子則是釣魚人,什麼時候魚上鉤,他就會拉上來。

他們兩個的配合親密無間,這一招也是屢試不爽!

短短三天的時間,已經有三十多個小勢力,從鎮北消失了。

本來魚龍混雜的城市,治安瞬間好了不少。

當然,這些人都隻是小魚小蝦而已,真正有實力的人都還冇動手。

他們在觀望,在試探對方的實力。

結果,他們派出去的探子,冇有一個能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