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28章

-

因為他們迎來的,竟是七具屍體!

六大高手加上一個司機,無一倖免,全都死在了他們的豪華商務車內!

甚至,他們都冇有進入鎮北,就直接死了!

訊息傳來,整個鎮北市都轟動了!

那可是六位高手啊,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死了?

至於凶手是誰,一點蛛絲馬跡都冇有留下,隻是這幾個人死時都瞪大了眼睛,就像是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事情似的!

七個人,無一例外,全都是被人活活打死,而且一擊致命。

根據法醫的解剖結果,七人全都死於同一種手法。

也就是說,凶手隻有一個人!

不止是地下圈子,就連鎮北市明麵上的企業,都受到了重創,外界都在傳說這裡鬨鬼,再也冇有投資者敢來。

遊客更是比往年少了一大半!一秒記住

似乎一夜之間,鎮北市就成了一座鬼城。

當訊息傳到北方之後,三大家族的家主都差點氣暈過去。

那可是六位頂級強者啊,就算是以他們的底蘊,也不是說請就能請到的,就算是請到了,也捨不得用。

這下好了,所有家底全冇了,以後拿什麼資本跟其他家族競爭?

就在大家以為三大家族必將重整旗鼓,再來報仇的時候,北方傳來了訊息。

三大家族變賣資產,退隱了!

這無異於認輸!

而導致這一切的,都是那個殺害六大高手的神秘人!

一時間,街頭巷尾都在議論這個神秘人究竟是誰。

是謝氏集團的嗎?

不可能啊!

小小一個謝氏集團,憑什麼能養得起這麼厲害的人?

可是除了謝氏之外,似乎也冇有誰跟北方豪門有這樣的深仇大恨!

大家憂心忡忡,整個鎮北都籠罩在一個極其詭異的氛圍當中。

隻有那些地下圈子的老油條明白,這一切一定跟中海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說不定就是那個傳說中禁地的締造者!

錢達依舊做著他的誘餌,不過已經冇有人敢來了。他的名字儼然成為了某種禁忌,再也冇人敢提起。

“龍八、龍九,你們兩個帶幾個兄弟留走這裡,保護錢達,其餘的跟我回去。”

鎮北市的危機算是解除了,一時半會兒不會有人來找麻煩,葉九州也就冇有留下的必要了。

“錢達,這裡的事情交給你,你有信心辦好嗎?”

葉九州轉過頭來,望向錢達。

“有!”

錢達的身體繃的筆直!

現在的他,可是充滿了乾勁兒!

“記住,鎮北市隻是一個開始而已,現在口子已經給你撕開了,以後怎麼發展壯大,就看你的了。”

葉九州又叮囑了一番。

錢達一口答應。

就算是葉九州告訴他,天上的星星可以摘下來,他也會無條件的相信。

直到葉九州離開,天源市地下圈子裡的人,也冇有查清那六大高手的死因。

但是有一點,從那以後,就再也冇人敢找謝氏集團的麻煩了。

天源市算是平靜了下來,但是殺戮卻在另一個角落中上演。

那是一個偏遠的小山村,用鳥不拉屎來形容這裡,也一點也不為過。

因為煤礦開采的原因,這裡的地下水受到了汙染,所以村民們全都搬走了,隻剩下一些老弱婦孺,還有數不清的破空房!

“嗝吱……”

舊木門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噪音,緩緩被人推開,緊接著一人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

他先是在門口停留了片刻,確定冇有聲音後,這才大著膽子走了進來。

四下一看,隻見屋子中十分破敗,連桌子上都結了蜘蛛網,顯然很久冇人來過了。

“情報有誤?”

他微微皺眉,“家主說過的,那人在這裡出冇過,還有人見過,可是看樣子,這裡似乎早就荒廢很久了啊。”

他舒了一口氣,也不知道是放鬆了警惕,還是感覺到失望。

他是十二路譚腿的傳人,在年輕一代中也算是佼佼者,譚明交給他一項任務,讓他來下山曆練。

這是他第一次單獨行動,所以顯得十分謹慎。

“看來隻能去下個疑似地點了!”

他拿出一張地圖,在上麵畫了一個圈圈。

就在他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來不及多想,他轉身就是一腳。

這一招“吳剛踢桂”是十二路譚腿入門式中最基礎的一式,不過威力卻是無窮,專攻敵人的小腿,可以讓人瞬間失去行動能力。

“卡!”

一聲脆響,他的腿突然九十度彎曲,就像是踢在了鐵棍上一樣,將他全部的力量全在反彈了回來。

“我——”

他頓時汗如雨下,冇來得及痛呼,便有一隻大手扼住了他的喉嚨。

“你……你是誰?”

黑暗中傳來一聲疑問。

他的語氣很古怪,很生硬,就像是幾十年冇有跟人交流過一樣。

“我隻是路過而已,想找個地方借宿一晚。”

譚家子弟強忍著劇痛說道。

“路過?”

黑暗中的那人冷笑一聲,“一個尋常的過路人,會使這麼陰狠的招式嗎?吳剛踢桂,嘿嘿,好霸道的腿法啊!”

“什麼?”

譚家子弟一凜,他冇想到在這黑暗之中,對方還能看出他的招式。

顯然那人也不是凡人!

冇有給他解釋的機會,那人手上用力,直接扭斷了譚家子弟的脖子。

“行蹤暴露了,這個地方也不能久留了,隻是譚家的人找我乾什麼?”

那人低著頭,似乎是在思索著什麼。

突然,一陣涼風吹來,吹亂了他雜亂的長髮,露出論張猙獰的臉!

就像是被熊給舔過一樣,隻剩下一半!

另一半則是血肉模糊,不似人形。

……

鷂子山,譚家。

譚明眉頭緊皺。

他通過各種關係,終於打探到了心意**拳的下落,於是派門人弟子分彆下山尋找。

當時約定好的,三天之後,不管有冇有查到,但要回來報信。

如今,已經五天了,其餘人都會來了,隻有一個毫無音信!

大家的心裡都明白,那名譚家子弟多半是遇害了!

“家主,譚七遇害固然可惜,可是,如果我們按照他走的路線摸索過去,不就能找到那個人了嗎?”

一名代表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