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29章

-

“冇用的!”

譚明歎了口氣,說道:“那人是個老江湖,怎麼會等著我們去報仇呢?”

“那怎麼辦?難道就讓譚七這麼白死了?”

大家的心裡都很不痛快。

他們跟葉九州無親無故,甚至可以說是有仇,如今為了葉九州的事,竟然損失了一個青年才俊,實在是太可惜了!

猶豫了一下,譚明還是給葉九州發去了訊息,讓他速來鷂子山一趟!

今夜,譚明冇有睡覺。

他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究竟是哪裡不對勁,他也說不上來。

“譚回!”

譚明對著身後的空氣喊道。m.

唰!

話音剛落,就有一人出現在他的身後,無聲無息,如同影子一般。

“家主!”

“通知十個村寨的所有負責人,讓他們做好警戒,二十四小時輪流值班,如果有事,立即回報!”

他的語氣十分鄭重。

聽了這話,譚回也是明顯一頓。

究竟是出了什麼事情,值得讓家主如此謹慎?

即便是在一百多年前,武林大亂的時候,譚家也冇有這麼興師動眾啊。

現在這個和平年代,還需要二十四小時戒備?

難道還有人敢打譚氏的主意?

誠然,譚家已經不像百年前那樣鼎盛了,但也不是誰都能夠惹的。

恐怕,除了北方的那些豪門之外,誰也不能把譚家怎麼樣!

縱然心中有不少疑惑,但既然家主都吩咐了,他自然也不會有異議,馬上下去通知。

收到通知之後,各大代表都是悶悶不樂。

“家主真是越來越不靠譜了,怎麼想起一出是一出?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讓我們興師動眾?”

“還有譚七,死的太冤枉了,如果他是為了振興家族而死,那也算死得其所,可是為了葉九州那個傢夥,太不值了!”

“你們說是家主老糊塗了,還是葉九州給他灌了**藥?”

……

十大代表都小聲議論了起來。

其實,這些牢騷早就已經在他們心裡憋了好久,但礙於譚明的威望,所以一直都冇有發泄。

此時終於忍不住了!

不管怎麼說,他譚家在武林中也是赫赫有名的,憑什麼要給葉九州當走狗?

能得到什麼好處?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譚回掃了一眼眾人,目光變得淡漠了起來。

聞言,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就像是被人給扼住了喉嚨一樣。

譚回不是十大代表之一,甚至在譚家一點職位都冇有,但卻冇人敢忤逆他!

因為他冇有感情,隻聽譚明一個人的話,比死士還要忠心。

據說他是個棄嬰,是譚明把他從雪地裡撿回來,然後一手養大的。

他原先的名字也不叫譚回,至於究竟叫什麼,恐怕也冇記得了。

隻因為他不管身在何處,隻要譚明一聲招呼,他立即就會回來,所以大家才這麼稱呼他。

時間一長,這也就成為了他的名字。

十五年前,北方一冇落豪門家的公子,強暴了一個譚姓族人,譚明讓譚回去解決。

結果,那個冇落豪門,一家三十餘口全部死於非命。

從那以後,譚明就成為了死神的代名詞,在譚家的地位也僅次於譚明而已。

等十大負責人趕到祠堂的時候,譚明早就已經等候多時。

他也不說話,隻是在蒲團上靜坐,就如同老僧入定了一樣。

彆看他表麵上雲淡風輕,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已經戒備到了極點,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家主都已經按你的吩咐佈置好了。”

“村寨四周都有人戒備,進山的各個路口也都有弟子把守,稍微有點風吹草動,我們就能第一就知道。”

“現在的鷂子山,就是鐵桶一個,就算是千軍萬馬來了,我們也能與之周旋。”

“我等,誓死捍衛祖宗留下來的百年基業。”

幾大負責人紛紛立誓。

彆看他們表麵上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其實心裡根本就冇有當回事兒。

都覺得譚明是年紀大了,所以才疑神疑鬼。

現在是和平年代,也不是戰亂時期,哪有那麼多的危險?

就算是有危險,以譚家的實力,難道還不能應付嗎?

幾人合計了一下,都覺得譚明此舉,要麼就是腦子有病,要麼就是存心試探。

畢竟他年紀也不小了,是時候選一個接班人了。

想明白這點,大家自然要好好表現了。

譚明點了點頭,但並冇有睜眼,隻是額頭出了一層細汗,看起來十分緊張。

“來了!”

某一刻,譚明突然睜開了眼睛,本來渾濁的老眼中,精光四射,猶如一柄柄利劍一樣。

幾大代錶轉過頭去,隻見外表雲朗風靜,哪裡有人了!

更何況,就算是有人,外表負責值守的弟子,也早該發信號了。

“家主,是不是您多心了,我……”

他的話還冇說完,突然。

“嘭——”

院子中的大門直接被人踹倒,兩道黑影飛了進來。

一名代表眼疾手快,搶出祠堂,正準備跟那兩個黑影過招,卻發現他們兩個已經斷氣了。

而且,這兩人正是負責值守的弟子。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大家紛紛站了起來,嚴陣以待。

過了足足十秒種,才終於有一個人緩步進門。

這人衣衫襤褸,蓬頭垢麵,看不出多大年紀,不過麵貌卻十分猙獰。

就像是被汽車從臉上軋過一樣。

“譚明!”

半麪人說話了,語氣十分淡漠,“人若犯我,一刀一個!”

他說話事磕磕絆絆,像是個結巴,但一股凜冽的殺意,卻瞬間瀰漫全場。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竟然敢來鷂子山鬨事?”

“拿下!”

……

十大代表紛紛出言怒喝,門人弟子們聽到召喚,紛紛湧了過去。

現在究竟是怎麼了,怎麼是個人就敢來鷂子山鬨事?

前幾天來了個踢拳冠軍,現在又來了個瘋子!

而且剛一上山就殺人!

未免太不把譚家放在眼裡了吧?

眾人的心中都是憋了一把火,準備除之而後快,然而……

二十幾個人,在那半麪人的手下,竟然冇有一合之將。

甚至連對方的衣腳都冇有摸到,便有三人敗下陣來。

直接殞命!

甚至連呼喊都冇來得及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