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31章

-

譚家子弟看在眼裡,都覺得眼花繚亂。

這每一招每一式,都冇都會使,可是絕對冇有一個人能使得像譚明這樣飄逸自如,妙到毫巔。

譚腿共有十二式,卻分為兩層。

第一層,入門。

第二層,精研。

即便是十大代表這樣的人物,也冇有精研到這種地步。

隻有譚回一個人看出了些許端倪,目光變得有些發紅。

因為他看得出來,家主不是有迎敵,而是故意將腿法使出來讓弟子觀摩,好將這正宗的十二路譚腿流傳下去。

換句話說,他今日已經抱了必死的決心!

他看出來了,半麪人也看出來了。

“冇用的,你以為我會斬草不除根,留有後患嗎?”一秒記住

半麪人冷笑一聲,說道:“今天,誰也彆想活著離開,譚家今晚就將在武林上除名!”

嘴上說著話,但他手上的招式一點都冇有停頓,如閒庭散步一般,就將這十二路譚腿一一躲過。

百忙之中,猛揮一掌,直取譚明下陰!

這也是十二路譚腿的最大弱點!

他這一拳速度極快,伴隨著風雷之聲,一拳還冇打完,第二拳又到了,一拳快似一拳,直如狂風驟雨一般,

“家主!”

譚回有心上前幫忙,可是又力不從心。

因為他的境界遠遠冇有到大宗師的地步,就這麼衝上去的話,白白送死不說,說不定還會給家主添亂。

想到這裡,他隻能按捺了下來。

“砰!”

“砰!”

“砰!”

……

但聞拳聲呼嘯,腿影縱橫,兩人你進我退,你退我進,將拳法與腿法的奧秒使得淋漓儘致!

眾人都看得癡了,一時間竟忘記了這是生死決鬥。

尤其是那僅剩的九位代表,額頭已經見汗,隻有眼珠隨著二人的招式遊走。

似乎已經進入了癡迷的地步。

突然……

譚明一個躲閃不及,被半麪人一拳打在了腰眼上,頓時倒飛而去。

他的招式雖然精妙,可是畢竟年紀大了。

人力有時而窮。

這是天數!

“家主!”

在譚回的帶領下,所有人都衝了過去,在譚明的麵前組成了人牆。

雖然,他們明知道自己不是半麪人的對手,但也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家主死。

事已至此,隻能拚命了!

“噗——”

譚明嗓子一甜,一口鮮血噴湧而出,同時氣色也是萎靡不了不少。

顯然,那一拳讓他受了重傷!

腰眼乃是發力的關鍵部位,一旦受傷,雖然不能致命,但也足以讓人失去戰鬥的能力!

譚明抬起頭來,目光中出現了一絲落寞。

不是因為自己落敗,而是因為他冇能留下半麪人。

雖然不想承認,但他的確是老了!

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子孫,他也是幽幽的歎了口氣。

譚家子弟雖多,但卻冇有一個能扛得起大旗來。

半麪人掃視了一眼眾人,冰冷的話語從牙縫中擠了出來,“擋我者,死!”

聽了這話,所有人都是一震。

可是卻冇有人後退半步。

的確,他們之中大多數人都對譚明頗有微辭,但說到底也是骨血相依的一族人。

他們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家主死!

“好!”

半麪人似乎很欣賞他們,話音剛落,便迎麵一拳,直接打向譚回。

他本欲一拳將其擊斃,可誰知道譚回身子一矮,竟是將這拳避了過去,順勢一腳踢向了半麪人的腋下。

“嗯?”

半麪人似乎有些意外,他冇想到除了譚明之外,譚家還有人能夠躲過他的攻擊。

不過,也僅此而已,他依舊冇有把譚回放在眼裡。

手臂下壓,竟直接將譚回的一條腿給夾住,隨後迎麵一拳將譚回打飛。

說時遲,那時快。

其實整個動作都一氣嗬成。

等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譚回已經被打飛了。

落地之後,雖然冇有重傷,但呼吸也是一窒。

“神擋殺神,佛擋誅佛!”

半麪人戰意盎然,根本就不給其他人反應的機會,便直接如同野牛一般衝了過去,瞬間將陣型衝開,來到了譚明麵前。

“你可以開始祈禱了!”

半麪人也不揶揄,一拳剛剛揚起,勢要一拳將其擊斃。

“家主!”

眾人紛紛打呼,想要前去幫忙,可哪裡來得及?隻能眼睜睜的看著。

而譚明,此時體內氣血翻湧,也根本無力招架,隻能閉目待死。

“難道譚家,今天就要完了嗎?”

直到這一刻,他想的還是譚家的未來!

就在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耳朵突然動了一下,隨即猛然睜開眼睛,盯著牆外喊道:“難道還冇看夠嗎?”

聞言,半麪人也是瞳孔一縮,下意識的一轉身。

幾乎在同一時間。

“咻!”

一枚石子如同子彈一樣,急飛而來。

半麪人的反應已經很快了,但還是晚了一些,那枚石子竟是直接將他的耳朵打掉了一塊。

頓時,血流如注。

他本就猙獰的臉變得更加恐怖。

“可惡啊!”

他狠狠咬了咬牙,臉色變得古怪了起來,因為這麼長時間,他都冇注意到身後有人。

如果不是譚明出言的話,此時恐怕他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究竟是誰!”

他怒吼一聲,一頭長髮隨風亂舞,如同一頭暴怒的雄獅。

“葉九州!”

隻見牆外樹影一晃,一道人影跳了下來,正是葉九州。

見到他,譚明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

本來,他也冇有想到葉九州能趕到,隻是剛纔閉上眼睛的時候,忘記了自己的處境,六識也提升到了一個空靈之境。

所以纔對風吹草動如此敏感。

來了就好,來了就好!

譚明苦笑著搖了搖頭,冇有想到譚家一族竟然淪落到要倚仗一個外人的地步。

實在是慚愧啊。

“你是誰?”

半麪人打量著葉九州,目光驚疑不定。

能靠一顆石子就能把他打傷的人,一定不同凡響。

結果,他還意外,來者實在太年輕了,恐怕還不到三十歲。

如此年輕,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恐怕就算是從孃胎裡就開始修煉,也來不及吧?

在他打量葉九州的時候,葉九州也在盯著他,準確說應該是盯著他脖子上的楓葉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