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35章

-

可是,現在納蘭新竹對謝氏集團瞭如指掌,而謝氏集團對他們卻一無所知。

資訊不對等,就意味著這場仗無法打贏!

如今這個時代,資訊就以為著金錢,因此也有不少這方麵的機構。

本來,資訊資源都是共享的,隻要有需要,就會有專業人士提供。

可是,當謝氏集團派人去接洽的時候,卻被告知,納蘭集團的所有數據,都屬於機密,不得外泄。

訊息傳來,謝氏集團內部一片嘩然。

新竹集團雖然強大,但也不是軍事基地,怎麼還不能外泄呢?

顯然,是有人暗地裡做了手腳,不希望謝氏集團能贏。

於是,葉九州便跟謝芷秋一同去談一談。

對於中海,二人再熟悉不過,畢竟當初他們也曾在這裡打過一場漂亮仗,一舉把絲芙拉下了馬。

中海泛日化用品數據研究所,便是當地最大的一所機構,主要對產品的市場調研,研發等做統籌、分析。m.

該研究所,幾乎囊括了中海最具權威的科學家,享有盛譽,權威性也很高,這些年在這方麵的收入也是不菲。

結果就在前幾天,研究所的負責人公開說明,拒絕跟謝氏集團的一切合作。

這無異於宣戰!

葉九州跟謝芷秋幾乎是第一時間趕到了中海。

而就在同一時間,絲芙中海負責人也收到了通知。

此時,這位負責人已經不是杜峰了,他已經不知道去哪個養魚場去喂王八了。

現在的負責人名叫唐紅,是北方豪門唐家的人。

對於謝芷秋的突然造反訪,她一點都不意外,甚至可以說完全在意料之中。

當初她接替杜峰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跟研究所取得聯絡,為此不惜花費重金。

結果證明,她的高瞻遠矚是正確的,如今這曾關係也派上了用場。

美麗、典雅、從容不迫……

在她的身上,你能夠找到所有貴族的氣質。

以至於很難讓人相信,這個女人已經將近四十歲。

“唐總,還真被你說對了,謝芷秋還真來了,我馬上就給研究所打電話,讓他們拒絕見麵,隻要把好這道關,謝氏集團就不敢輕易去北方!”

助理說道。

“你太小瞧謝芷秋了!”

唐紅點燃雪茄,吸了一口,“如果她隻有這點本事的話,就不會有謝氏集團的今天了。”

唐紅很聰明,聰明的女人是不會輕易小瞧對方的。

她知道,北方是謝氏集團的目標,因為隻有在那裡取得一席之地,他們纔有資格擴大海外市場。

所以,不管怎麼阻攔,也休想讓謝氏集團斷了這個念想。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儘量拖延時間罷了。

在有限的時間內,讓謝氏集團付出無限的代價,這樣一來,她也就成功了!

“您的意思,是放任不管嗎?”

助理問道。

唐紅搖了搖頭,“彆人都把謝氏集團當成了一條瘋狗,避之唯恐不及,而我卻把他當成了搖錢樹!”

助理一臉茫然,不明白從一條瘋狗的身上能撈到什麼好處。

她當然不知道了,不過唐紅在那樣的環境中長大,對上流社會的勾心鬥角再清楚不過了。

隻要你有心的話,到處都可以變現!

頓了頓,唐紅才問道:“杜峰一個海歸博士,又有那麼多年的工作經驗,你知道他為什麼在這陰溝裡翻船嗎?”

冇等助理回答,唐紅便說道:“因為他太自作聰明瞭,太狂妄了,他以為除了他之外,誰也不行,哪裡明白什麼叫做虛懷若穀啊!”

她向來不喜歡杜峰,因為這個人的目光太短淺了,而且還不自知。

謝氏集團布的局,雖然看起來精妙,但隻要留心的話,也能找到不少破綻,那麼多人都看出來了,唯獨杜峰冇有看出來。

或許,他也看出來了,隻是輕敵了!

為此,他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恐怕這輩子都隻能在養漁場跟王八打交道了。

唐紅不喜歡杜峰,但絕不允許絲芙這個牌子被人給砸了,因此,這個場子遲早是要找回來的。

如今,機會來了。

“把牧亮找來,我有事要交代。”

唐紅說道。

助理點了點頭,馬上就出門打電話。

姆亮,正是那個研究所的副所長,可以說是一手遮天的人物,甚至有不少公司的老闆都要對他客客氣氣。

因為他的手裡掌握著很多企業的命脈!

“唐總,您有何吩咐?”

很快,牧亮就到了。

這個在研究所中舉足輕重的人物,但在唐紅的麵前,卻顯得異常拘謹。

一方麵,是因為唐紅給了他不少好處,另一方麵,是因為唐紅的姓氏。

就算是在北方,唐家也是屈指可數的大豪門,又哪是他一個小小的副所長能夠得罪的?

更何況,唐紅身上那股淩人的氣勢,也很容易讓人感覺到卑微。

他明白,像唐紅這樣的人物,之所以突然出現在中海,絕不是單純的為了振興絲芙公司,一點還有彆的目的。

“謝芷秋來了。”

唐紅開門見山的說道。

聽了這話,牧亮頓時笑了,“唐總您放心,不管她出多少錢,這情報我一定不會買的。”

“不。”

唐紅斷然搖了搖頭,“你要賣給他們。”

呃?

聞言,牧亮一愣,有些不明白唐紅的意思。

“所有情報你都可以賣給他們,但不能太過輕鬆,以免惹得他們懷疑。”

唐紅笑著說道:“剩下的事情你就不需要關了,演好自己的戲就可以了。”

看到他的笑容,牧亮隻覺得頭皮發麻。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頭羚羊被獵豹給盯上了一樣,它絲毫不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成為彆人的晚餐了。

“是,我一定不會露出馬腳的。”

牧亮連連點頭。

唐麗點了點頭,道:“好好演,我聽說你們的老所長,也到了退休的年紀了,是時候享享清福了。”

“多謝唐總。”

牧亮麵露喜色,高興的直搓手,那個所長之位,可是他夢寐以求的啊!

說完,他就離開了。

看著他的背影,唐麗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更加濃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