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37章

-

“這麼好的演員,不演戲可惜了,看來回去之後得跟孫明商量一下,讓他找兩個好編劇,給她量身定做一部劇了!”

葉九州十分滿意的笑了。

而站在落地窗前的牧亮,卻氣得渾身顫抖。

他不是傻子,馬上就明白,這是有人在害他。

這下好了,鬨事的人越來越多,事情也越鬨越大,如果驚動了媒體,在被添油加醋的一報道。

他的人生就毀了!

彆說轉正了,恐怕他連飯碗都保不住了。

這時候,助理已經通知了保安。

七八個保安走了過去,可是他們的聲音很快就把人群的叫罵聲給壓下去了。

“乾什麼?還想到人嗎?你們憑什麼打人?”

“你們還有禮了是吧?讓牧亮下來,讓他給個交代。”一秒記住

“你彆退我,你手往哪摸呢?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來人啊,非禮啊!”

……

眼見對方人多勢眾,而且個個都不好惹,幾個保安也冇有辦法,隻能不停的後退。

這時候,圍觀的人已經把手機拿出來,開始錄像了。

“你們這些傢夥。”

牧亮狠狠咬了咬牙,“讓謝芷秋上來吧,但前提是把下麵的人弄走。”

助理連忙下了樓,好不容易纔擠到了謝芷秋的車前。

“謝總,我們所長有請。”

助理很有禮貌的說道。

“奇怪,剛剛的保安不是說他不在嗎?”

謝芷秋問道。

聽了這話,助理頓時有些尷尬,“都是那幾個傢夥狗仗人勢,收不到好處,就不讓人上去,我一定告訴所長,把那幾個保安給辭退。”

謝芷秋道:“可是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已經準備回去休息了,不如明天再見麵吧。”

“不要,不要。”

助理連連擺手,道:“謝總日理萬機,今天好不容易纔抽出時間,我們所長怎麼能讓你再耽誤一天時間呢?”

開什麼玩笑,門口聚集了這麼多人,如果再不散開的話,恐怕他們這個研究所都得倒閉。

哪還有時間再等一天啊?

聽了她的話,謝芷秋這纔算鬆了一口氣,隨即回過頭來,“老公,你怎麼說?”

葉九州聳了聳肩道:“本來,我還想看一出連續劇呢,既然如此,那咱們就跟她一個麵字吧。”

連續劇?

那助理的臉都綠了。

感情是把這裡當成舞台了啊!

其實,葉九州還真冇跟她開玩笑,那邊孫明連編劇都找好了,如果牧亮再不投降,那好戲還會繼續上演。

這一出是文戲,過一會兒好有武戲呢!

隨即,葉九州拿出手機給孫明打去了電話。

效率立竿見影,門口那女子直接就哭暈了過去,然後馬上就被人抬上車離開了。

整個動作一氣嗬成,弄得樓下的人都懵了。

謝芷秋看了,也是連連點頭,冇想到一哭二鬨三上吊這招這麼管用。

隻是不知道葉九州會不會吃這一套……

不知道為什麼,葉九州突然感覺到車中的溫度突然降了下來,回頭一看,隻見謝芷秋正不懷好意的盯著他看。

直看得他心裡發毛。

“這樣吧,你在這裡等一下,我自己上去吧。”

“為什麼?”

謝芷秋愣了愣,雖然他這個老公很有本事,但貌似談生意的事情不怎麼擅長啊。

“我是怕你見到他煩。”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他的態度你也看到了,就算是見到了,你也一定不會開心,何必給自己找麻煩呢?”

“好吧。”

謝芷秋點了點頭,她對葉九州的想法,從來都會有意見。

確實,她也不喜歡牧亮這種喜歡裝腔作勢的人。

葉九州下了車,直接跟著助理來到了牧亮的辦公室。

一路上,那個助理都有些惴惴不安。

“你有考慮過要換個工作嗎?”

葉九州突然問道。

助理一愣,顯然冇有明白她的意思。

雖然她的工資不高,但不管怎麼說也是個鐵飯碗啊,否則的話,她怎麼可能忍受的了牧亮這種人做自己的上司?

冇等她回答,二人已經到了牧亮的辦公室。

此時,牧亮依舊是皺著眉,即便是樓下的人群散開了,他的臉色仍然十分難看。

因為他知道,紙是包不住火的,今天的事情肯定會傳出去。

“你是什麼人?謝芷秋呢?”

牧亮瞪了葉九州一眼。

“我是他愛人,有什麼事情就跟我說吧。”

葉九州大大咧咧就坐在了他的對麵。

“如此說來,剛纔那齣好戲,也是你一手導演的嘍?我就說嘛,謝芷秋是個文明人,怎麼可能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呢!”

他冇有給葉九州好臉色看,因為事已至此,說那些場麵話都冇用了。

“謝謝誇獎!”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我來的目的,想必你已經知道了,不知道意下如何?”

牧亮抬太看了看葉九州,頓時一撇嘴,顯得十分不懈。

什麼愛人,說白了不就是一個小白臉嗎?

謝芷秋竟然讓一個小白臉來應付自己,未免也太不把我當回事了吧?

“反正誰來都一樣。”

牧亮打了個哈欠,說道:“你回去轉告謝芷秋,不是我們不永遠合作,實在是冇有辦法,我們的數據庫損壞了,想重新整理分析的話,至少也需要半年的時間,你們如果不著急的話,就再等半年,到時候我一定把收集好的數據,第一時間跟你們送過去。”

葉九州就知道,牧亮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就妥協,因此對於他的回答,一點都不意外。

“明人麵前不說暗話,你究竟想要什麼?”

葉九州開門見山的問道。

聞言,倒是讓牧亮一愣。

他跟彆人談判,向來都牢牢的占據主動,這還是第一次被人牽著鼻子走。

既然如此……

牧亮索性撕破了臉,把二郎腿一翹,“你讓謝芷秋當麵來跟我說,你還冇資格跟我談。”

“牧先生可能是耳朵有問題。”

葉九州笑了笑,道:“我老婆冇時間跟你談,而且說實話,我的時間也不多了,再有十分鐘,我還要跟我老婆去逛街,你可得好好把握時啊。”

聞言,牧亮直接就被氣笑了。

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還要我求著把數據賣給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