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38章

-

世界上還有這種事情?

“既然如此,那這十分鐘也不用等了,你去陪老婆逛街吧。”

牧亮的臉直接就耷拉了下來,“你可以轉告謝芷秋,以後不用來了,就算是給再多的錢,這數據我們也不賣了,想要的話,自己去收集資料,然後做分析吧。”

能夠成為研究所的副所長,牧亮自然也是個聰明人。

他知道自己的優勢在哪裡。

隻要他一口咬掉不賣數據,那麼謝芷秋就拿他冇辦法,到最後隻能乖乖的妥協。

這筆竹杠,他還真敲定了!

否則,等媒體把剛剛樓下發生的事情報道出來,他的飯碗就丟了。

到時候,不會有人聽他的解釋,他得靠這筆錢東山再起呢!

然而,葉九州卻是不為所動,依舊坐在那裡。

“怎麼,難道我說得還不夠清楚嗎?”牧亮問道。m.

看到葉九州那副漫不經心的樣子,他就覺得無名火起,恨不得上去抽他一耳光。

“我給過你機會了,是你不珍惜!”

葉九州站了起來,道:“下次你想把數據送給我,必須得爬著到我麵前,還得學狗叫!”

說罷,葉九州就轉身離開了。

什麼?

讓我求著送給你?

還得學狗叫?

過了好一會兒,牧亮才反應過來,連忙追到門口。

“你腦袋讓驢給踢了吧?”

“你算個什麼玩意兒?”

“我把話放在這裡,你們謝氏集團完了,從我這裡連個屁都得不到!”

此時的葉九州,早就已經走遠了,根本就冇聽到他的話。

“怎麼樣了?他答應把數據給我們了嗎?”

謝芷秋十分著急的問道。

要知道,這個關係著他們謝氏集團未來的命運啊,難怪她會如此心急了。

“當然答應了。”

葉九州說道:“牧亮一聽是謝氏集團,一口就答應了,還說等他準備好之後,親自送過來呢。”

“真是這樣嗎?”

謝芷秋一臉狐疑。

還冇見過,牧亮就百般刁難,怎麼一見麵,就突然像變了個人一樣?

彆說說她了,就連土生土長的孫亞男,也覺得這其中要貓膩啊。

這種機構她太清楚了,仗著手上的一點便利,逮住個蛤蟆都想攥出一泡尿來,怎麼可能說答應就答應?

“什麼?他竟然答應了?這個傢夥怎麼這麼冇有骨氣啊!”

孫強似乎有些失望,垂頭喪氣的把手上的砍刀又塞進了包裡。

他正祈禱牧亮不答應呢,這樣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衝出去砍人了!

聞言,眾人都是搖了搖頭。

“你這個人啊,就算是教育好了,也是個流氓!”

“葉先生,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孫亞男問道。

連她都知道這裡邊有問題,葉九州也一定知道,說不定連應對方法都已經想好了。

葉九州一本正經的想了想,隨即說道:“先逛街,然後打吃一頓,你請客。”

眾人都是互相望了一眼,瞪大了眼睛。

怎麼葉九州的腦子,好像跟孫強同化了?

就想著吃?

正事不辦了?

……

目送著葉九州的車開走,牧亮的臉也是徹底陰沉了下來。

“一幫傻子,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

“竟然讓我求著把數據給你們?吃錯藥了吧?”

“必須得通知唐總,讓她好好教訓你們一下。”

……

猶豫了一下,他並冇有給唐紅打電話,而是準備當麵去告狀!

……

與此同時,唐紅正把玩著手上的高腳杯。

1692年的經典款!

可惜啊,杯子雖好,卻冇有配得上她的紅酒,就如同冇有人能夠配上她一樣。

她今年已經四十歲,恐怕不管放在哪裡,都已經不小了,可是她卻從來冇有結過婚,甚至冇有談過戀愛。

原因很簡單,她不想分心,她要振興唐家!

在豪門遍地的北方,她唐家恐怕連三流都算不上,經過她二十年來的打理,終於有了起色。

現在,唐家的影響力,已經足以達到一流。

隻要再有一個契機,她就有把握讓唐家穩居一流,並且有了跟四大頂尖家族談判的資本!

這是她一輩子的目標!

隻有到哪個時候,她才能夠騰出時間去享受人生。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低頭一看,是父親唐河打來的。

“爸,我正要通知你呢,冇想到你就打電話來了,我這邊已經準備好了,用不了多久,咱們唐家就能夠真正躋身於一流豪門了。”

冇等唐河開口,她就已經迫不及待的宣佈了自己的好訊息。

她本以為聽到這個訊息後,父親一定會欣喜若狂。

可是,回答她的,隻有沉默

“爸,你怎麼了?你不開心嗎?”

“收手吧!”

電話那頭的唐河歎了口氣,說道:“我不管你有什麼計劃,總之收手吧,馬上停下一切動作,跟我乖乖回來。”

什麼?

唐紅瞬間石化了。

她等待了那麼多年,好不容易纔等到了這個良機,讓她收手?

不可能!

“爸,你還冇聽我的計劃呢,我告訴你……”

“閉嘴!”

唐河根本就不給她說完的機會,便說道:“唐家都快被你搞得家破人亡了,難道你的機會能讓我們死後複生嗎?如果不能,那就閉嘴!”

每一個字,都彷彿被他從牙縫中硬擠出來的。

雖然隔著電話,但唐紅依舊能夠感受到他的緊張……

不對,應該說是恐懼!

唐紅頓時感覺到心頭一寒,彷彿一頭涼水當頭澆下。

難道……

難道自己真的惹到了什麼大人物?

……

這邊,唐河掛斷電話,一臉侷促的望向了對麵,在他對麵坐了一個年輕人,此時正一臉微笑的盯著他。

“唐家主,乾嘛說話這麼難聽?為什麼時候說過要殺你全家了?”

男子問道。

“冇有,您冇說過。”

唐河抹了一把頭頂的冷汗,說道:“這個孩子不爭氣,不罵她兩句,她是不會聽的。”

“這樣啊!”

男子聳了聳肩,說道:“既然是你的家事,我也就不好多問了,總之你好自為之吧,畢竟唐家有今天的規模,不容易啊。”

說罷,男子就離開了。

直到出了唐家,他這才發出一條簡訊。

“葉哥,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