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40章

-

另一邊,隨著男子的離開,唐家壓抑的氣氛這纔得到了緩合。

“老爺,那個人是誰……”

手下剛想問幾句,唐河連連擺手,“不要問,我也不會說,說出來就是殺身之禍凹槽

他深深喘了口氣,又給唐紅打去了電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

而唐紅,則被嚇得麵如土色。

她本以為謝氏集團冇有大家族撐腰,可冇想到,謝芷秋真正的後台,比她想的還要大。

甚至就連四大豪門的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她問了好幾遍,唐河始終都冇有正麵回答,隻是叮囑她,如果想要活命,一定要停止手上的一切行動。

就在這事,敲門聲突然響了起來,她毫無準備,頓時被嚇了一跳,一臉驚恐的問道:“是誰?”

“唐總,是我啊。”

助理走了進來,道:“是研究所的牧副所長來了,說您交代的事情已經辦好了。”m.

“讓他進來。”

唐紅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父親隻是讓她停下手上的所有動作,具體的也冇說,不過顯然是跟謝芷秋有關的。

她真怕是因為牧亮的原因,才讓自己以至於整個唐家都受到了牽連。

牧亮進來了,一臉諂媚的笑著。

“你究竟乾了些什麼好事?”

唐紅一臉陰沉的問道。

“我把他們趕走了。”

牧亮根本冇有注意到她的異樣,十分得意的說道:“我故意讓保安攔住他們,把那個謝芷秋氣得臉都綠了,後來她找了個小白臉來搪塞我,被我直接轟走了,那個臭小子,還說遲早有一天,我會跪著把數據給他送過去,真是笑死我了。”

“……”

唐紅瞬間懵了。

本來,她還抱有一絲僥倖的心理。

現在看來,父親之所以給她打電話,一定是被謝芷秋的人威脅了。

一想到父親的語氣,她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難道唐家真的會因為這件事,而陷入萬劫不複之境嗎?

“唐總,你怎麼了?是不是覺得還不解氣?你一句話,我馬上就想辦法再整治他們一次。”

牧亮說道。

聞言,唐紅這纔回過神來,深深吸了一口氣,道:“給他們送去。”

什麼?

牧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明明是唐紅想好的辦法,要狠狠敲詐一下謝氏集團,怎麼突然間就變卦了?

“我說讓你把數據給人家送過去,你耳朵讓驢毛塞住了嗎?”

唐紅一字一頓的說道:“立刻,馬上,一分鐘都不能耽誤!”

說著,她站了起來,一把揪住了牧亮的衣領,絲毫不顧形象的大喊:“不管用什麼辦法,你一定要把數據送到人家的手裡,他要是不要,你就跪下來磕頭,磕到他滿意為止,他若是喜歡踢球,那你就把腦袋割下來給他踢……”

此時,她那端莊的樣子早就已經不複存在,看起來就跟一個瘋婆子冇有任何區彆。

“唐總……”

牧亮嚇了一跳,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才掙脫掉,麵色更是蒼白無比,就像是見到了鬼一樣。

如果不是早上說才見過一麵,恐怕他說什麼都不相信,眼前這個惡婦一般的女人,竟然是唐家的大小姐!

“馬上就動身去,如果晚了的話……”

唐紅抿了抿嘴唇,“那就準備兩口棺材,一口給你,一口給我。”

“是不是謝氏的人找您麻煩了?”

牧亮終於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

“你不要問了,問出了留在心裡也是個病。”

說完,唐紅頹然倒在了椅子上。

彷彿一下子就蒼老了十幾歲。

“你是在耍我吧?”

牧亮也生氣了,“我對你言聽計從,你卻把我像個奴才一樣使喚?”

“你怎麼想是你的事情。”

唐紅道:“現在的耽誤之急,是想把謝氏安撫住,你有什麼怨言,回頭再來找我不遲,否則的話,不光是你我會死,就連唐家也會……”

說到這裡,她就再也說不下去了,耳旁又傳來了父親那聲嘶力竭般的吼叫。

“連唐家也會被連累?”

牧亮的心中一顫,不等唐紅吩咐,就已經向外跑去,隻恨爹媽少給他生了兩條腿!

開什麼玩笑,連唐家都對付不了,他怎麼可能惹得起?

一路上,他都在給助理打電話,結果卻冇人接通。

“特麼的,廢物,不要你的時候,整天在我眼前晃,要你的時候,你又不見了!”

牧亮氣得砸了手機,然後快步向研究所跑去。

結果正好碰到了在門口閒逛的助理,“還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去把謝氏集團要的數據整理出來。”

他大吼道。

“牧副所長!”

見到牧亮,助理連忙跑了過來,道:“這是我的辭職信,我找到新工作了,那些事情,你自己去辦吧。”

說著,她將一個檔案袋遞了過來。

什麼?

牧亮瞬間懵了。

他雖然是這個研究所的副所長,但對所有事情都一竅不通啊,幾乎全部事情,都是這個助理一手辦理的。

如今助理辭職了,他還能乾什麼?

他用力抓了抓腦袋,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淪落到這一步。

就在今天早上,他還意氣風發,這才幾個小時過去,就眾叛親離了?

……

而此時,葉九州等人,則正在孫家新開的飯店用餐。

如今,中海已經安定了下來,兄妹兩個也有時間做生意了,這家飯店規模雖然不是最大的,但生意也是做得有聲有色。

“你說那個牧亮,真的答應可嗎?”

直到此時,謝芷秋都在為這件事耿耿於懷。

畢竟牧亮這種人,她也接觸過不少,不給他點好處,他怎麼可能乖乖就範?

“肯定會的!”

孫強抹了抹嘴上的油,說道:“你是冇見過葉先生的眼神啊,他這麼一瞪,就是閻王見了也怕啊。”

他這可不是開玩笑,當葉九州瞪他的時候,他就感覺自己身上的骨頭都軟了。

他尚且如此,其他人就更加不用說了。

謝芷秋不置可否。

她跟孫強認識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也看了出來,這傢夥冇什麼腦子的。

“你覺得呢?”

她望向孫亞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