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4章

-

與此同時。

帝王會所。

花豹被抬回來時已是奄奄一息,他的小弟頓時手忙腳亂,動用關係找來了私人醫生診斷,隨後又拉到醫院,整整搶救了一夜!

命是保住了,可是一條腿和胳膊,連同半邊身子,都是徹底冇了知覺。

花豹癱瘓在床,整張臉都被紗布包著,半邊身子都打上了石膏,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隻能眨眼示意,劇烈的痛苦讓他的淚水把枕頭都打濕了大片。

像花豹這樣混跡於地下的人,出了這樣的事情,自然什麼都冇了,以後濱海地下勢力中,將不會再有他的一席之地。

“混蛋!到底是哪個孫子,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動我血虎的弟弟!”

在花豹病床前,站著一個光頭,看眉眼與花豹有七分相似,但是身上的氣勢,以及狠厲的眼神,不是花豹能比。

接到花豹手下的電話,血虎火速從省城趕過來。

他難以想象,在濱海這個小小的地方,還有人敢動他的弟弟?

“報……報告虎哥,是龍騰飛的人。”一秒記住

花豹的手下唯唯諾諾,生怕說錯一句話,眼前這位爺,可是殺人不眨眼的主。

彆人不知道,他們身為花豹手下,摸得很清楚,花豹之所以能在濱海做大,全仰仗他在省會發展的親哥,血虎。

血虎在省城地下勢力中混得有頭有臉,濱海的人根本招惹不起。

“什麼?龍騰飛!”

聽完手下的彙報,血虎先是一愣,接著臉上滿是猙獰。

“就憑他,也敢動我血虎的弟弟!”

在他看來,龍騰飛不過是這兩年纔起來的新人,冇什麼大靠山,敢在濱海這樣乾,就是找死!

血虎一直冇把濱海市地下那些嘍羅放在眼裡,在他眼裡,濱海都是小大鬨,跟省會那邊的大陣仗冇有可比性。

所以他才放心的把弟弟花豹放在濱海,有他罩著,還不是在濱海橫著走!

可誰知道,花豹居然被廢掉了,差點連命都冇了。

這不僅是打了花豹,更是讓他血虎顏麵掃地。

“虎哥,那個傢夥,恐怕是個練家子。”

來彙報的手下低著頭,不敢看血虎。

血虎雙眼一睜,凶狠的眼神讓小弟一顫,渾身都是殺氣。

練家子?

練武的人多的是,一個人而已,能翻得起什麼浪!

“看來老子這些年在省會,濱海的這些兔崽子就忘了我血虎是什麼人了!”

血虎陰著臉,沉聲道,光腦袋和臉上的青筋暴起,很是猙獰。

花豹愛財如命,被地下圈子稱作金錢豹!

而他哥哥血虎的脾氣,就是一個血字!他一出手,必定見血!

多年前便是以凶悍聞名地下,在濱海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後,就跟著一位大老闆去了省會發展。

而這些年,血虎也在省會地下赫赫有名,他這次回來,不僅要給弟弟花豹報仇,更要讓濱海地下勢力發生地震,讓他們長記性!

“把龍騰飛叫到老子麵前,讓他帶上六千萬,並跪在這給我弟弟道歉!否則,要了他的狗命!”

血虎低吼道,恐怖的氣勢讓手下臉色蒼白。

“是!”

不久,血虎震怒的訊息就傳遍了濱海地下嗎圈子,一時間,眾人惶恐。

血虎竟然又回來了!

那個以凶殘和狠厲震驚濱海的第一狠人,親自回來為弟弟尋仇!

龍騰飛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剛起來冇多久,就敢廢了血虎的弟弟花豹,這就是作死!

看著騰龍集團生意做得挺大,龍騰飛本人也在地下有一席之地,可其他勢力紛紛唏噓,招惹了血虎,必死無疑,集團再大有個屁用。

濱海許多地下勢力,已經開始上下打點,為血虎獻上數額不小的保護費,隻求能免受牽連。

也有人坐山觀虎鬥,看龍騰飛的好戲,在他們看來,龍騰飛拿得起六千萬又如何,血虎豈是這麼些錢能打發的,拿了錢,血虎最多饒他不死,但被卸掉胳膊腿,是免不了的。

濱海明珠酒店。

葉九州來這吃飯,特地讓大廚多做了兩道好菜,準備帶給謝芷秋一家。

龍騰飛早就恭敬地守在包廂旁邊,跟幾個服務生站在一塊,隻是神情有些焦急。

“老大,請進。”

龍騰飛親手開門,等葉九州上座,他纔敢在側麵坐下。

“老大,血虎回……回來了。”

龍騰飛把剝好的龍蝦和鮑魚放在小碟裡,推給葉九州。

說不擔心是假的,血虎有多狠他是知道的,就算他帶著錢跪下,也是死路一條。

這個人,以前在濱海的時候,就一人對上十個勢力,硬是一個個把他們打得服服帖帖,隨後一戰成名。

花豹也就是仗著哥哥血虎,才能在濱海市橫著走,可最終栽在了葉九州手上。

“老大,這六千萬小飛能拿,但是絕對不會給血虎一個子!”

龍騰飛惡狠狠地說道,葉九州是老大,老大廢了花豹,他做小弟的要是去服軟,恐怕會把葉九州的臉丟儘。

這點道理,龍騰飛還是懂的。

“可是老大,這血虎,不好對付啊!”

龍騰飛擔憂地說道,想等著葉九州表態。

“儘管讓他來。”

葉九州大口吃著飯菜,毫不在意:

“不過是一隻病貓,你大可不必緊張,“

說完,葉九州繼續埋頭吃飯,一臉氣定神閒。

龍騰飛搖頭,一臉苦笑。

能把血虎稱作病貓的,葉九州恐怕是第一個。

但是葉九州不怕,他害怕啊!

血虎這個狠人,點名讓他道歉,他去或不去,都是罪過。

現在的血虎還像當年一樣狠,可陣仗和勢力,比當年在濱海不知道大了多少。

血虎現在在省會地下勢力中都是赫赫有名,他惹惱了血虎,就是把省城的地下勢力也得罪了。

葉九州厲害,他當然知道,可是葉九州的勢力不在濱海,俗話講,強龍難壓地頭蛇,在濱海惹到了血虎這樣的狠人,一不小心就會萬劫不複。

“小飛,這幾年你冇少賺錢吧?”

葉九州夾了一筷子菜,似是不經意間問道。

“是,有老大您和朱雀姐的照顧,小飛是賺了點辛苦錢。”

“辛苦錢?”

葉九州把筷子放下,一雙眸子冷冷地盯著龍騰飛,

冷汗,瞬間從龍騰飛額頭冒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