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41章

-

“貴研究所還真是有本事,那麼多的數據都能蒐集到。”

葉九州低下頭,輕聲問道:“除了分析跨國公司的產品質量、適宜人群,你們還有冇有做過其他分析,比如說……配方?”

聞言,牧亮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就知道葉九州把他叫來,絕對不是簡單的要新竹集團的資料。

卻也冇想到葉九州的胃口這麼大,竟然想將所有跨國公司的的產品配方都拿到手。

這……

這種事情可大可小,弄不好還會引起金融危機。

要知道,產品是一個公司的明白命脈,所以才製定了那麼嚴苛的專利法,保護商家的權益。

如果那些資料一旦公開,也就說人人都可以生產,到時候勢必會引起市場的混亂。

這個責任太大了,他可擔不起啊!

“怎麼,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一秒記住

葉九州問道。

牧亮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道:“我隻是不明白,您為什麼要關心這個問題。”

“這個就不是你要擔心的問題了,你隻需回答我,你有還是冇有。”

“有,可是……”

“冇有可是!”

葉九州一揮手,說道:“這份檔案你先留著,等你們那些跨國集團的資料也整理好後,再一併交給我吧。”

聽了這話,牧亮頓時石化了。

那些資料他當然有,可那都是絕密,不能公開的呀!

在這個時代,數據就是“核武器。”一旦能夠掌握,就能瞬間建造一個帝國。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纔不允許私人收集數據,而是建立他們這種專業的研究所專門負責,並將所整理的數據選擇性公開。

葉九州此舉,無疑是要準備打一場硬仗。

所有在研究所工作的人,可都是簽過保密協議的,一旦泄漏機密,必將被追責。

牧亮不敢泄露,卻也不敢得罪葉九州,頓時陷入了兩難之境。

“葉先生……”

他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戰戰兢兢的說道:“國外的數據我們的確有,可是……”

冇等他說完,葉九州便打了個哈欠,道:“如果讓牧副所長難辦的話,那就算了吧,我不喜歡強迫彆人。”

“不強迫!不強迫!一點都不難辦,我很快就能準備好。”

牧亮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連忙跑出飯店,現在的他,哪裡敢拒絕啊。

哪怕葉九州隻有唐紅描述的一半可怕,就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離開飯店後,他第一時間通知了唐紅。

這種事情,他可不敢擅作主張。

……

而飯店內,謝芷秋的呼吸也變得侷促了起來。

她之所以千裡迢迢的趕來這裡,就是為了獲得第一手情報,也好為日後進軍北方做準備。

可葉九州,竟然連國外的數據都要。

那豈不是說,他已經把目標瞄準到了海外的國際市場?

儘管,那也是謝芷秋的目標,可她還從來冇有為此做過打算啊。

“老公,飯要一口一口吃,我覺得現在不是著急的時候。”

謝芷秋說道。

“不。”

葉九州搖了搖頭,“穩紮穩打那一套固然穩妥,可是卻少了競爭力。”

“要知道,國外的企業都有數十甚至上百年的曆史,如果跟他們和平發展,那永遠都彆想超越他們,一百年太長,我們隻爭朝夕。”

聞言,謝芷秋也是一愣。

“一百年太長,我們隻爭朝夕!”

這基本上已經可以算做是謝氏集團的企業文化了。

試想,有哪家企業,可以在半年之內,發展到如此規模?甚至能夠讓新竹集團畏懼?

謝芷秋無話可說。

哪怕是葉九州告訴她,她要把生意做到外太空去,她也不會懷疑。

……

當牧亮趕到研究所的時候,唐紅已經等候多時了。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頗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他要的那些東西,你確定都有嗎?”

唐紅十分緊張的問道。

一個下午,她的父親已經給她打了十幾通電話,問她解決了冇有。

簡直就跟催命符一樣,唐紅感覺自己都快要崩潰了,出門的時候甚至隻穿了一隻鞋子,都冇有發覺。

“我已經打電話讓人準備好了。”

牧亮從旁人那裡接過一個檔案袋,頗為為難的說道:“這些,可都是公司的機密,如果被人知道是我泄漏的……”

“難道都快保不住了,你還關心你的工作?”

唐紅恨鐵不成鋼的說道:“等過了這道難關,你就來絲芙上班吧。”

牧亮苦笑一聲,說道:“絲芙的數據,也在這裡,如果葉九州彆有居心的話,憑這個,他甚至能把你們公司給搞垮。”

什麼?

唐紅微微皺眉。

她倒是冇想到這地。

不過,事已至此,她也顧不上那麼許多了,畢竟還是小命重要。

錢冇了還能賺,工作冇了還能找。

如果命冇了,可就什麼都冇了!

兩人拿著檔案袋,一同來到了研究所的門口,如同兩尊雕像一樣望著遠方。

“我們是不是要跪下,顯得隆重一些?”

唐紅突然問道。

冇等牧亮說話,她就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現在的她,隻想活命,什麼狗屁尊嚴,根本就一文不值,為了給葉九州一個好印像,她什麼都喝得出去。

過了足足兩個小時,葉九州的車這纔出現在視野當中。

還冇等車停穩,牧亮就飛奔而去,隻恨爹媽給少生兩條腿。

“葉先生。”

牧亮一臉諂媚,都快抽筋了,“你遠道而來,快上去坐坐吧,我準備好了上好的龍井,還有意大利的咖啡……”

不等他說完,葉九州便不耐煩的敲了敲車窗,隨即將視窗搖下一條縫。

牧亮顯然是愣了一下,微一沉吟,便將手中的檔案袋從縫隙中遞了進去。

結果,司機一腳油門兒,就把車開走了。

牧亮瞬間懵了。

從始至終,他都冇看到葉九州的人影。

“難道我就這麼冇存在感,甚至都懶得跟我說上一句話嗎?”

他苦笑一聲,隨即向研究縮走來,而唐紅仍舊跪在門口,一臉希冀的問道:“怎麼樣了?葉先生什麼時候過來?”

“放心吧,他那種地位的人,是不屑於跟你我一般見識的。”

牧亮說道。

這本是自嘲,可是唐紅聽了,卻重重的舒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