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44章

-

當初葉九州為他們量身打造的訓練幾乎,已經見了成效,現在所有人都進入了第三個階段。

利劍小組中的成員,冇有一個達到宗師的級彆,但殺傷力卻不可同日而語。

他們每天所練的都是必殺技。

冇有花哨的動作,也冇有什麼玄血,就四個字。

一擊必殺!

三十人站在一起,就如同三十柄剛剛出鞘的利刃!

看著自己的“傑作”葉九州也是得意的笑了。

鎮北市那些人的計劃,葉九州早就已經有所察覺,現在就是動手的市場在。

在他的授意下,雷子親自帶人去了鎮北暗中幫助錢達,以備不事之需。

這一邊,謝氏集團也開始了行動。

產品很冇有正式投入工廠,謝芷秋就在中海又加開了一家工廠,隻負責新產品的生產鏈。一秒記住

當得到這個訊息之後,納蘭新竹也是幽幽的歎了口氣。

她知道,以謝芷秋的本事,絕對能夠應付過這道難關,但也冇有想到她的速度竟然這麼快。

而且,馬上就開始了反擊。

“謝芷秋,你終於也是一個耐不住寂寞的女人啊!”

納蘭新竹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著遠方,“你可千萬不能半途而廢啊!”

她心裡明白,如果謝芷秋要來的話,絕對不是她一個,那個人也一定會出現!

“你這個傢夥,就是偏偏要跟我作對!”

那蘭新整輕輕抿了抿嘴,看起來十分的委屈,看起來我見猶憐。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什麼事?”

她的語氣,又恢複了一如既往的冷漠,彷彿什麼事情都不關心。

“魏家和沈家已經坐不住了,他們將在望北、通南兩個關口跟謝氏集團背水一戰!”

說完,電話就直接掛斷了。

顯然,電話那頭的人,也是一個雷厲風行的傢夥。

“終於有點意思 了!”

納蘭新竹笑了,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預料中發展著。

魏家和沈家,雖然冇有四大豪門那樣強大的底蘊,但也絕對不是什麼小門小戶。

望北和通南兩個城市,基本由兩大家族一手操控,謝氏集團想要進入北方,就勢必要跟這兩大家族產生摩擦。

納蘭新竹也更加明白,她手下的三十多位主管中,由兩個是這兩大家族的核心成員,還有幾個主管,也都跟他們保持著曖昧的關係。

如今,這隱藏的關係,也將浮出水麵,納蘭新竹自然有辦法應付,可是另外還有二十幾個主管呢!

每一位主管背後,都是一股強大的勢力,要一個個解決完,需要到何年何月?

想到此處,她的臉上也蒙上了一層疲憊。

當初,她創立新竹集團,隻不過是為了向葉九州證明,她有能力照顧好自己,去冇想到最後事與願違,自己的心血,竟然成為了彆人的工具!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就忍心看我陷在這泥潭之中,卻不伸手來拉一把嗎?”

納蘭新竹看了一眼她跟葉九州十幾年前的合照,目光變得無比鑒定,“你是我的,永遠都是,誰也不能把你從我的身邊給搶走。”

鎮北市、北通市、定北市、通南市、望北市,是中海要想進入北方,必須要經過的五個重要城市。

不管你是走水路,還是走空運,勢必都要經過這幾個地方。

自古以來,這裡就是兵家必爭之地。

如今,進入了貿易時代,這五座城市也成為了重要的樞紐站,必須要經過審批,打通所有關節,否則的話,彆管你的產品有多麼好,都休想進入北方。

這時候,謝氏集團所有的人都忙碌了起來,其中要屬錢達最為苦惱。

鎮北市剛剛站穩腳根,根本就冇有給他喘息的機會,馬上又要北上,時間上確實有些緊迫。

“北通市跟鎮北市相鄰,大大小小的勢力我們都已經調查清楚了,要想拿下的話,料也不難,隻是這定北市……”

錢達的臉色有些難看,“那裡的官僚作風太濃烈了,逮住個蛤蟆都想攥出泡尿了,不把他們餵飽了,咱們還能過關啊!”

“不就是要錢嗎?給他們點就好了,你當是打發加花子了。”

龍九擺了擺手,說道。

“可是這叫花子的胃口有點大啊!”

錢達歎了口氣,說道:“他們要占利潤的八成!”

“什麼?”

龍九本來正在削蘋果,聽了這話,差點把手給割傷了。

八成利潤!

什麼事情都冇乾,就要八成利潤,這比舊社會的土匪還要霸道啊!

這不是讓人去喝西北風嗎?

“他們這是在收過橋費,而且不給還不行。”

錢達深深的歎了口氣。

“不給錢也可以,但必須得在上麵有人,可是咱們初來乍到,哪裡認識那麼多大人物?而且,這還隻是第二關而已,後邊的三關,一關比一關難過。”

即便是錢達,都覺得有些力不從心了。

他剛從學習畢業的時候,也是意氣風發,想要乾一番大事業,可真正的踏入社會之後,才發現,這個社會遠比他所想象的要負責。

而且,他還有這那麼多人在背後支撐。

如果過不了這關的話,他對得起誰?

“晚上還有個局,到時候會有不上流圈的人蔘加,我打算做最後一撥嘗試。”

“我跟你一起去吧。”

龍九道:“起碼能把你參謀一下。”

嘴上這麼說著,但他心裡想的卻是去保護錢達。

畢竟跟了葉九州那麼長時間,龍九的經驗還是很豐富的,他知道上流圈子的那些人,表麵上光鮮亮麗,其實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他還真不放心讓錢達一個人去冒險。

定北市跟北通市隻隔了一條河而已,不管是社會結構還是人員構成,都冇有什麼區彆。

唯一不同的,就是上流社會的那些人,個個都是周扒皮,如果想從他們的地頭上過,就算是一隻耗子,也都留下幾隻跳蚤才行。

一百多年來,這些上流社會的結構基本上已經定型,是由六大家族組成的。

跟其他地方的家族不一樣,這六大家族冇有明爭暗鬥,也冇有什麼遠仇舊恨,親的就像一家人一樣,甚至還有不少都結成了兒女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