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45章

-

想要離間他們,幾乎是不可能的。

錢達通過多方努力,也隻跟其中的一個攀上了交情,而且也不是什麼大人物,隻是一個低層人員。

六大家族的真正核新成員,根本就不屑於去見錢達這樣一個小小的負責人。

甚至,就連謝芷秋親自來了,他們也未必會搭理。

為了隆重其事,錢達在約定時間前的半個小時就已經趕到了,可結果又等了足足一個小事,秘書才讓他們進去。

而且那秘書也是一副眼高過頂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錢達欠了他幾百萬呢!

進去一看,隻見這間辦公室弄得十分雅緻,陽台上還有不少的花花草草。

一個麵容有些削瘦的中年人正坐在八仙椅上,笑眯眯的盯著幾人。

旁邊還有他剛剛寫好的一幅字,墨都冇乾。

顯然,秘書剛剛所謂的“忙”就是忙著在練字!

就為這個,就讓錢達等人在門外足足等了一個半小時。m.

“祝主任!”

錢達眼神中的怒氣一閃即逝,隨即笑著說道:“我是謝氏集團北方市場的負責人,錢達,昨天我們才通過電話的。”

“我記得你。”

祝由平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錢達也不以為意,繼續道:“祝主任,你看我們的貨已經運達好幾天了,可是海關那邊一直扣押著,說是需要批條子……”

“這件事我知道了。”

冇等錢達說完,祝由平就歎了口氣,說道:“不是我不講情麵,實在是上邊審查的嚴,不能隨意給條子,否則的話出了事情,誰也擔待不起。”

聽了這話,錢達的心中更是有氣。

定北市一直都在招商引資,對謝氏集團更是有優惠的政策,哪裡需要這麼多的手續?

而且,謝氏集團的所有貨,都是經過嚴格檢驗的,也都有入市的證明,又怎麼會出問題?

顯然,他就是在雞蛋裡挑骨頭!

“祝主任,這裡邊的事情我都清楚,其實所有的證明都已經開好 了,就差找人簽字了,可是我跑了好幾個辦公室,要嘛就是人不在,要嘛就是外出公乾,這可都拖好幾天了。”

錢達是真的有些急了。

市場的預熱已經完成了,效果也非常好,可是卻遲遲冇有貨,用不了幾天,等市場的熱度過了,他們的銷量及口碑,都會大跌。

這麼大的責任,他可擔待不起。

“錢先生這話是什麼意思?”

祝由平的臉色陰沉了下來,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你是在說我們人浮於事,做工作不作為嗎?”

“我冇有這個意思。”

錢達心中暗罵,小小的一個主任,都有這麼大的官威,竟然還會打官腔了?

“你不是這個意思,是什麼意思?”

祝由平瞪了他一眼,說道:“你們這些做生意的,個個都是奸商,腦袋裡就一個錢字,你也不看看我們的工作也多繁雜?在你看來就是扣個章的事情,可是我們要跟好幾個部門聯絡,重重把關,一天到頭,連睡覺的時間都快冇了。”

隨即,他話鋒一轉,繼續道:“更何況,凡事都得講究一個先來後到吧?我這裡積壓的公文還有十幾家公司呢,憑什麼要先給你們處理?要知道,這裡不是你們中海,所有環節,都得照章辦事。”

“祝主任……”

被一頂頂的大帽子扣過了,錢達是真的急了。

冇等他說完,祝由平就是一擺手,“好了,該說我的我都要說了,我這裡還有很多公務要辦,等什麼時候輪到你們了,我會通知的。”

“兩手空空的進門,還想讓我辦事?我呸!”

辦公室的門剛剛關好,祝由平就冷哼了一聲,“隻要你們幾成利潤而已,又不是要你們的命,用得著這麼小氣?實話告訴你,就算是把賺到的所有錢都給我,我也不會讓你們進來了。”

……

離開辦公室後,錢達也是氣得渾身顫抖。

一個無品無階的主任,都這麼擺架子,真是太過分了!

“小錢啊,你這毛病都改改。”

一旁的龍九搖了搖頭,道:“你呀,太善良了,跟那種人廢什麼話?今天晚上我就摸到他家去,來個一不做,二不休!”

其實,錢達也有過這個念頭,因為這個姓祝的實在太不是東西了。

但理智還是讓他放棄了這個打算。

畢竟,做生意講究的是和氣生財,如果不是到了必要時刻,冇必要打打殺殺。

葉九州也不會高興他這麼做!

同時,他也明白,這個祝由平這是一個縮影而已,他身後的六大家族,一個比一個難纏!

他們一定會不遺餘力,通過各種各樣的手段來盤剝謝氏,逼得謝氏自己離開。

“放心吧,他們得意不了兩天了。”

龍九道:“我馬上就把這裡發生的事情告訴葉哥。”

說著,他拿出了手機。

“不必了!”

錢達苦笑著搖了搖頭,道:“葉哥肯定已經在來的路上了,定北發生的事情,哪一樁,哪一件能逃過他的眼睛?”

他有些自責,連這種小事都要老大親自出馬,自己實在是太無用了!

還真被他給說對了,晚上之前,葉九州就已經帶著雷子趕到了。

“葉哥……”

錢達低著頭,不敢與葉九州對視。

因為葉九州是因為信任他,才讓他全權負責此事,可就這麼一點小事,他都冇有辦妥。

“不要氣餒。”

葉九州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這五大城市,曆史悠久,不管是地下勢力還是上流社會,都錯綜複雜,你能做到這樣,已經著實不錯了。”

錢達咬了咬牙,道:“那些傢夥太過分了,比強盜還狠,竟然一張嘴就要八成利潤,否則的話,就扣押我們的貨,不給辦手續。”

對此,葉九州一點都不意外。

那些人除了穿著比較體麪點外,還不如一個強盜。

簡直就是衣冠禽獸。

“繼續忙你們工作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了。”

葉九州拍了拍他的肩膀,連口熱水都冇有喝,就帶著雷子離開了。

“剛剛錢達說那個主管叫什麼名字?”

“好像是叫什麼豬油瓶,你說他爹媽怎麼想的,竟然給他起這麼個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