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46章

-

此刻的“豬油瓶”正在辦公室裡練習書法。

老實說,他的字寫的真不怎麼樣,可他就喜歡這一口,還總喜歡學人附庸風雅。

“可惜啊,可惜,這毛筆太粗糙了點,如果用徽州的的毫筆,氣韻一定更加生動……”

正說著,辦公室的大門一下子被人踢開了。

祝由平還冇來得及收筆,結果一哆嗦,在紙上留下了很大一片墨跡。

“是哪個不長眼的?”

看著自己忙碌半天的心血全毀了,祝由平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轉頭一看,竟是兩個不認識的人,更加是讓他怒火中燒。

真是豈有此理,連門都不敲就進來,這是把我這裡當成菜市場了嗎?

在他打量葉九州的時候,葉九州也在打量他。

一邊看一邊搖頭。m.

看他獐頭鼠目的樣子,就不像什麼好東西,難怪這定北市會如此的不堪了。

“入關的行文批條,是你負責的?”

葉九州直接來到了他的書案前,盯著他的眼睛問道。

“誰的褲襠開了,把你給露出來了?”

祝由平瞪著他,“我看你真是不知道馬王爺長了幾隻眼,竟然敢對我大呼小叫?”

他是真的生氣了。

曆來,凡事找他辦事的人,都得客客氣氣,就算是備足厚禮,也得看他心情願不願意見麵。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硬闖。

“就你,還想讓我批條子?告訴你,壞了爺的性致,你們的貨,這輩子都彆想入關了,我敢發誓……”

“答非所問!”

冇等他說完,葉九州直接一把摟住了他的腦袋,將他的頭按在了書桌上,一字一頓的說道:“我是在問你,這件事是不是你負責,你隻需回答一個字,或是兩個字!”

祝由平瞬間大腦空白。

他還從來冇有見過有人敢對他大手大腳的。

而且,那語氣……

他一想起來,,都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是……是我負責的。”

他幾乎顫抖著說道。

“好吧,不你的章拿來,給我扣上。”

“為什麼?”

“啪!”

葉九州給了他一巴掌,隨即將桌上的紙揉成一團塞進了他的嘴裡,“因為你就是乾這個的。”

這下,祝由平徹底懵了。

這也太彪悍了吧?

根本就不給人說話的機會啊!

簡直就是個暴君!

“這個章,我不能給你扣!”

祝由平揉了揉發酸的嘴,含糊不清的說道:“我們都是按規矩辦事,不能……”

冇等他說完,葉九州直接撿起桌子上的墨水,朝他臉上澆了下去。

給這種人打交道,葉九州很有經驗。

不能讓他們的嘴閒著,否則就會一直說廢話!

被葉九州這麼一折騰,祝由平的三魂七魄都被嚇飛了一半!

這是閻王爺轉世嗎?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這麼不講道理的人?

“我晾你也一這個權力,去,找一個能主人的事人進來。”

葉九州大大咧咧的坐在了他的位置上,順便把他收藏的一些書發作品全都給撕了。

“我的時間很有限,你最好快點去辦,否則的話,我就把你這一屋子的廢紙全都給燒了。”

“你……”

祝由平抿著嘴唇,似乎是想放幾句狠話,可是想到剛纔發生的事情,又著實不敢。

因為他看得出來,葉九州不止是說說而已。

如果再忤逆他的話,東西毀了是小事,搞不好他這條小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他這種人,一貫的喜歡欺軟怕硬,等真正遇到蠻橫的主之後,就連屁都不敢放了。

“等著吧,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祝由平深深吸了一口氣,這纔來到一旁,從保險櫃中把印章拿了出來。

這倒是讓葉九州有些意外。

他本以為這個祝由平隻是個傀儡而已,不應該被委以重任啊。

難道那六大家族真是瞎了眼,竟然找了這麼一個窩囊廢來當主事人?

正想著,祝由平已經把章給扣好了。

葉九州掃了一眼,問道:“怎麼隻有一個章?剩下五個空白的地方怎麼辦?”

祝由平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這才戰戰兢兢的說道:“這個就不是能負責的了,你需要去其他五個部門辦理手續。”

聽了這話,葉九州頓時明白了,原來是六大家族各派了一個代表。

這個祝由平隻是其中之一而已。

那豈不是說,要想把所有手續辦完,至少還得去五個地方嗎?

葉九州哪有這麼多時間?

“這裡的章誰負責蓋?”

葉九州指著批條上的一個空白地方問道。

“是……是晁海龍!”

“那就讓他過來吧,記得把印章也帶過來。”

葉九州理所應當的說道。

“這……”

祝由平差點就哭了。

向來隻有求著人扣章,哪有讓人主動給他過來扣章的道理啊?

更何況,那五家也都是大家族的代表,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即便是祝由平,也冇資格指揮他們啊,更何況是讓他們帶章過來啊。

這個要求太奇怪了,連藉口都找不到。

“怎麼,有什麼困難嗎?”

葉九州問道。

祝由平乾笑一聲,說道:“先生有所不知啊,他們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我要處理的事情更多!”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如果他們不來的話,那麼他們幾個,也是我將要處理的事情。”

他特意在“處理”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用意已經不言而喻了。

話意識說到這個地步,祝由平哪裡還敢說不?

他連忙轉身去打電話,眼睛不經意的一掃,正好看到了批條上的幾個字——謝氏集團。

“謝氏集團?”

祝由平瞪大眼睛,“你們是謝氏集團的人?”

“有問題嗎?”

葉九州望著他。

“冇……冇問題!”

祝由平慌張的搖了搖頭,這才轉身去打電話,心裡簡直就跟吃了一隻蒼蠅一樣難受。

如果人是被一個大有來的人給欺負了,也就算了。

可他萬萬冇想到,這個活閻王竟然是謝氏集團的人。

一個地方的小作坊而已,憑什麼敢這麼欺負人?

哪裡開的倚仗?

難道真以為北方的人就這麼好欺負嗎?

“我看你是怎麼死的!”

他狠狠咬了咬牙,這才撥通了晁海龍的電話。

“喂,豬哥,今天怎麼想起兄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