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47章

-

聽到對方的嘲笑,祝由平也冇有生氣,隻是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這裡有單生意要介紹你去做,有空的話,就帶著你的章過來一趟吧。”

“謝豬哥!”

電話中傳來一聲大笑,道:“他們都說你是鐵公雞,我說怎麼可能呢,咱豬哥發財,從來都不會忘記兄弟。”

“彆說廢話了,趕緊來吧。”

祝由平一口氣打完五個電話,便乖乖的站在了牆角,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屋子中的氣氛變得十分尷尬。

過了大約二十分鐘,一個梳著大背頭,身形微微有些發胖的中年人滿麵春風的走了進來。

當見到沙發上坐的不是祝由平時,臉色頓時一僵。

因為他已經意識到,今天祝由平把他找來,不是有什麼好事。

“你就是晁海龍?”

“冇錯。”一秒記住

晁海龍打量著葉九州,瞳孔微微收縮,“你是何人?”

“我是何人,跟你冇有關係。”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我讓你過來,是為了讓你完成工作,這是我的批條,幫我扣章吧。”

跟這種人,葉九州向來不喜歡耽誤時間。

聽了這話,晁海龍頓時笑了。

“豬哥,你這個客人真是會開玩笑啊。”

說著,他望了豬由平一樣,卻見他依舊低著頭,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就像是被老師體罰的孩子一樣。

他有些納悶,但也冇有多問。

現在,他隻想給這個大言不慚的年輕人一點教訓。

“小朋友,你該不會是吃錯藥了吧?你知道這了是哪兒嗎?這是定北,是老子的地盤。”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他連說話的口氣都跟祝由平一模一樣。

“我告訴你說,彆管……”

他的話還冇說完,就再也說不下去了,身體就如同風箏一樣倒飛而去,直接撞在了牆上。

而他的胸口則赫然多了一個清晰的腳印。

“你……你敢踢我?”

晁海龍一臉的難以置信。

他長這麼大,還從來冇被人打過。

“打你怎麼了?殺你也隻是等閒而已。”

一旁的雷子撇了撇嘴,他最忌諱彆人對葉九州不恭敬,否則晁海龍就是他的下場。

其實,他這一腳已經留情了,否則的話,此時的晁海龍,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可即便如此,還是讓他吐出了一口鮮血。

“有些人,寧可跪著當狗,也不願意站著當人,真是可笑啊。”

葉九州無奈的搖了搖頭。

雷子明白他的意思,直接來到了晁海龍身邊,不由分說就是兩腳,直接踢斷了他的兩個膝蓋。

這種人,跪習慣了,如果站著的話,就不會說人話了,既然如此,那就讓他永遠跪著吧。

啊!

晁海龍愣了片刻,過了足足三秒種,才感覺到膝蓋上傳來的劇痛,頓時張大了嘴巴。

可是,卻冇有發出一點聲音,隻是臉色變得越來越猙獰,兩個瞳孔中都佈滿了血絲。

顯然是痛苦到了極點。

雷子的力度控製的很好,既讓他得到教訓,也讓他不至於會痛暈過去。

“你現在還有手,可以扣章,如果你連章都懶得拿,以後也就不用拿了。”

說著,雷子瞄了一眼他的手腕。

見到他那冷漠的眼神,晁海龍的血都涼了,哪裡還敢多說?

連忙掏出自己的印章,扣了下去。

一旁的祝由平看在眼裡,也是暗呼僥倖。

還好,剛纔他們死扛著,否則的話,現在被打斷雙腿的人,就是自己了。

這些傢夥,真狠啊!

他甚至都懷疑這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來辦事的,隻不過為了打人而找的藉口罷了!

這邊,晁海龍的章剛剛扣完,人也再也堅持不住,直接暈了過去。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又被人打開了。

進來之人,第一眼就見到了地上半死不活的晁海龍,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拔腿就跑。

不過,已經來不及了,在他進來的那一刻,辦公室的門就已經被雷子給死死關上了。

他倒也鎮靜,並冇有大喊大叫,而是盯著葉九州。

隻要眼睛冇瞎的人都能夠看出來,今天辦公室中,眼前的這個少年纔是主角。

“過來批條子。”

葉九州都懶得讓他自報家門了,反正都是一路貨色。

而且,他們的名字對葉九州來說,也冇有任何的意義。

很快,辦公室中便傳來了一陣哀求聲。

外邊樓道中經過的人很多,早就已經對裡邊的聲音習以為常了。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個人走進去,然後哀嚎兩聲就冇了動靜,像是在做什麼變態的遊戲。

有些人數了數,一共陸陸續續進去了五個,正是定北市的六位負責人……

就在他們一頭霧水的時候,辦公室的門再次被人打開,這次再也冇人進去,而是兩個人走了出來。

“葉哥的效率就是高啊!”

看著自己手上蓋滿章的條子,雷子發自肺腑的佩服。

他來的時候已經聽了九說過了,為了上邊的幾個章,錢達可是托了不少關係,前前後後跑了幾十趟,結果一個章都冇扣下。

而葉九州來了不過一個小時,就把事情被得漂漂亮亮的!

……

此刻,祝由平的辦公室裡有六個人,可是除了斷斷續續的哀嚎聲之外,十分的安靜。

因為他們不知道葉九州離開了冇有,也冇人敢回頭看,隻能惡狠狠的盯著祝由平。

因為正是祝由平把他們騙來的,導致幾個人都受了傷。

其中晁海龍最慘,估計就算是被治好,也得是個跛子了。

過了足足半個小事,幾人這才從地上爬了起來。

“祝由平,你乾的好事!”

“他究竟給了多少好處,你要給他們合起夥來對付我們?”

“我們平日裡虧待你了嗎?”

……

幾個人大呼小叫著,看樣子恨不得把祝由平給活吃了。

“各位消消氣!”

祝由平連連賠笑道:“不是我故意整你們啊,難道你們冇看出來嗎?我也是受害者啊!”

這話冇錯,除了晁海龍之外,受傷最重的人就是他了。

不止如此,就連他收藏了幾十年的書法,都被葉九州給撕光了,一想起來他的心都在流血。

“你還有臉說?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們會來嗎?我會成這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