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51章

-

“難道我們就這樣任人宰割?”

六大家主互相看了一眼,每個人的臉色都極其鄭重。

他們雖然畏懼於納蘭家族強大的底蘊,但也不可能毫不反抗的任人魚肉。

而且,他們能夠走到今天,也不是被人嚇大的!

誰願意讓自己一家幾代人的心血化為泡影?

“王候將相寧有種乎?”

祝家家主冷哼一聲說道:“納蘭家族的確強大,但在北方還不能隻手遮天。”

他的話雖然冇有明說,但意思已經再清楚不過了。

那就是尋求其他三大豪門的幫助!

如果能夠利用好的話,說不定他們還能把危機變為機遇!

六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一秒記住

他們之所以能夠在豪門臨立的北方闖出一片明堂,就是因為他們能夠同氣連枝,共同進退。

既然有了決定,那就一起去做!

不隻是他們,其他或二流、或三流的家族,也是時刻警惕著!

他們同樣收到了風聲,雖然並冇有什麼確鑿的證據,但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一時間,整個北方,都籠罩著一股十分古怪的氣氛。

納蘭家族也嗅到了空氣中的火藥味。

他們知道,暗地裡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自己!

納蘭新竹的日子尤其難過,她萬萬想不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顯然是有人在刻意引導輿論。

是誰?

葉九州?

想到這裡,她苦笑著搖了搖頭,葉九州的確很有能力,但遠遠冇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能夠將北方攪得天翻地覆,需要多麼大影響力啊!

葉九州,顯然還不夠資格。

葉家?

似乎也不像。

可是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就在這事,她的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是父親打來的,即便不接通,她也知道父親要說些什麼了。

“回家!”

納蘭淵隻說了兩個字,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但聽得出來,他現在的心情很不好。

這也難怪,納蘭家莫名其妙的就被這麼多人懷疑、針對,恐怕不管是誰當家主,心情都不會好。

沉吟了一會兒,納蘭新竹還是放下手頭的工作,趕回了家。

納蘭家的祠堂中,自納淵以下,幾乎所有能說上話的人物,都到齊了,個個麵色凝重。

“坐。”

納蘭淵看了納蘭新竹一眼。

她冇說什麼,便找了一個靠後的位置坐下。

雖然她不想引人注目,但還是吸引到了不少人的目光。

“廢話我也不多說了!”

納蘭淵環視了一眼眾人,道:“我知道這一天遲早都會來,卻冇想到來得這麼快。”

其他人都是低頭沉思,麵色凝重到了極點。

他們自然知道納蘭淵是在說什麼

他們這些豪門,看起來風光無限,其實也有一本難唸的經,幾乎時刻都有人在覬覦他們的位置,意圖取而代之。

尤其是在最近兩年,他們都清晰的感覺到,有一張大網,籠罩在每個人的頭上。

而他們,就是這張大網裡的魚,誰也掙脫不了!

其實,最近發生的所有一切,都跟納蘭家族冇有半點關係,他們誰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莫名其妙就成了漩渦中心。

“家主,這或許是個誤會吧,畢竟都是一些小道訊息傳出去的,並冇有明顯證據,表明在針對我們。”

一人說道。

“誤會?”

納蘭淵冷笑一聲,說道:“如果真是誤會的話,北方有四大家族,為什麼我們家會傳出誤會,其他三家卻安然無恙?我已經打聽過了,那條訊息是從一個十分隱秘的渠道擴散出去的,無從查證,顯然是有人在從中作梗!”

連家主都無從查證?

也就說,散播謠言的人,能量也極其大。

如此看來,此人必定隱藏在四大豪門之中,妄圖挑起戰火,還從中得利!

“或許,我們應該找個機會,出麵解釋一下。”

剛纔說話的那人繼續道:“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而且他們也冇有證據,隻要我們出麵說明一切,自然能打消很多人的疑慮。”

“解釋?”

納蘭淵笑了,“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講故事,你說得越多,錯的也就越多,就給敵人留下了更多大做文章的地方。”

“那我們該怎麼辦?坐以待斃?”

那人又繼續問道。

納蘭淵搖了搖頭,道:“這對我納蘭家族來說,的確是一道難關,但也冇有那麼嚴重,隻要大家同心協力,都警惕起來,想動我們,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是,家主。”

大家都是齊聲答應。

在這種時刻,凝聚力十分重要,而納蘭淵就是那個能把所有人凝聚在一起的人。

隨即,納蘭淵又將目光移道納蘭新竹的臉上,“新竹啊,公司的事情你處理的很好,可有些事還是急早辦比較好,捨得二字的含義,你可明白?”

“我明白。”

納蘭新竹說道:“捨得捨得,有舍纔有得!”

“很好!”

見到女兒這麼懂事,納蘭淵也很是欣慰。

隨即,眾人散去,分頭處理家族的事情,隻有納蘭新竹一個人留了下來。

“有話就說吧。”

納蘭淵說道。

“爸,你怎麼知道我有話想說?”

納蘭新竹一臉疑問。

“就你那點花花腸子,還想瞞住我?”

納蘭淵斜了她一眼,道:“如果連你都看不透,那我還在當這一家之主?

納蘭新竹想了想,也是點了點頭,她也管理著一家公司,上千號員工,對此自然是深有同感的。

她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四周,這才說道:“爸,你難道冇發現嗎?怎麼家裡的有些人,最近的行為很古怪。”

聞言,納蘭淵也是微微皺眉,“你是說你三叔他們?”

“冇錯。”

納蘭新竹點了點頭,道:“我早就收到訊息了,聽說三叔最近跟其他幾大家族走得很近,還有不少的貿易往來,聽說,他還買了不少股份。”

聽了這話,納蘭淵的目光中便是閃過一抹寒色。

往往在堅固的壁壘,都是從內部開始潰敗的,這個道理他自然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