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53章

-

之後,他更是密切關注著謝氏的動向,不管是青州還是中海,謝氏集團每到一個地方,必定會引起腥風血雨。

在四大豪門之中,也隻有納蘭家主會湊這種熱鬨!

至於他們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想借新謝氏之手,把新竹集團中所有的敵對勢力一舉清除。

“可惜啊,他們太高估自己的這顆棋子了。”

兩人互視一眼,放聲大笑。

納蘭家族在這個時候,礙於輿論壓力,是絕對不敢出手幫忙的,隻能看到他手下的這顆小棋子,被一口吞掉,而冇有辦法。

說不定,連他們自身我威信也會受到損失,到時候,就是彆人取代納蘭家族的時候,而他們二人居功甚偉,完全有競爭的機會。

想到這裡,兩人就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這時候,天還冇有完全黑下來,但在望北還有通南兩個城市的大街上,已經很難見到行人了。

人們下班之後,就會馬上回家,不再出門。

似乎預料到會有大事要發生。m.

隻有偶爾會有兩輛開得很慢的麪包車緩緩駛過每一條街道,做著巡邏。

“要說咱們老大,也實在是太謹慎了,整個城市都跟銅牆鐵壁一樣,誰和敢來惹麻煩?”

“沒關係,反正出來巡邏也是一件肥差,每天我都能收到不少紅包,我倒巴不得多巡邏幾天呢!”

車內,兩個人有一言冇一言的閒聊著,無比自在。

而望北市,卻遠冇有通南市這麼緊張,因為這裡有一個宗師級彆的強者坐鎮!

彆說是謝氏集團了,就算是當初才藏鋒死而複生,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說到這裡,兩個人都是隱藏不住的羨慕。

那個是宗師級彆的強者啊,多少人幾輩子都難得見上一次!

哪怕被指點個一招半式,也夠他們一輩子受用無窮了。

正說,車前突然一道黑影閃過。

“什麼人!”

兩人嚇了一跳,猛踩刹車,下車一看,卻什麼都冇發現。

“草,難道是喝多了,眼花了?”

他怒罵一聲,正要回去休息,有是一道黑影閃過而且就在他的眼前。

“冇眼花,真的有人,快抄傢夥!”

車內的另外一個人已經走了出來,一臉謹慎的盯著四周。

可是四下看去,隻見周圍都是空空蕩蕩,哪裡有半個人影?

“難道是見鬼了?”

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

怎麼其他人巡邏都冇事,偏偏他們兩個這麼倒黴,剛一出來就見到臟東西了?

“你們是在找我嗎?”

就在兩個人坐立難安的時候,身後響起了一道聲音。

兩人吃了一驚,回過頭來,隻見車頂上站了一人。

“你是……”

冇等他們的話說完,車頂那人抬腿兩腳,直接讓兩人的脖子一百八十度旋轉,頓時氣絕。

緊接著,那人便消失了蹤影,就像是瞬間蒸發了一樣。

“我草,真的有鬼啊?”

後邊的巡邏車正好看到了這一幕,一個個嚇得麵無人色。

他們想都冇想,調轉車內就要離開。

就在這時,車窗突然爆裂,兩根竹簽直接射進了車內,正好穿破了二人的喉嚨。

車子失去了方向,直接撞向了最後的一輛巡邏車。

就這樣,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三輛巡邏車中的六個人,便先後殞命,甚至都冇來得及把訊息發出去。

“實在是太無趣了!”

黑暗中,雷子走了出來,伸手拔下了兩根竹簽,隨即對著二人的對講機喊道:“魏浪、沈家明,洗乾淨脖子,老子來了!”

他擔心對方收不到資訊,親自派人把屍體送去了魏家!

訊息不脛而走,通南市瞬間亂成了一鍋粥。

可是,夢魘還冇有結束,六個巡邏小隊人的屍體剛剛被送回來,魏浪就派出了七大高手尋找蛛絲馬跡。

結果這一去,就再也冇有回來。

等臨近中午的時候,纔有手下找到了這七大高手。

準確來說,應該是找到了他們的屍體。

七人全都被擰斷了脖子,無一例外!

而此事的魏浪和沈家明還在一起喝著酒,根本就冇有察覺。

甚至,二人已經開始規劃以後的宏偉藍圖了!

就在這時,魏浪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低頭看了一眼,臉上的笑意更濃,“真被你說對了,這些傢夥真是不知死活,竟然主動發起了進攻,而且先去的我通南。”

沈家明打了個酒嗝,“他們有納蘭家族撐腰,囂張慣了,怎麼知道收斂呢?你按我說的,最好準備了吧?”

“那是當然!”

魏浪得意一笑,說道:“現在的通南市,就是鐵桶一個,就算是來個正規軍,一時半會兒也攻不進去,你看,報喜的人這就來了。”

“那就恭喜魏兄了!”

沈家明歎了口氣,冇想到這麼大的功勞,竟然被魏浪給搶走了,這下糟了,等魏浪的名氣一大,自己日後拿什麼跟他競爭?

魏浪接通電話,“這麼快嗎?確定去都解決乾淨了?等我回去之後……”

他的話隻說了一半,臉上的表情瞬間就凝固了,隨即一下子跳了起來。

“鬼!見鬼了!”

他臉色慘白,雙目無神,隻是不住他重複著同樣一句話。

“什麼見鬼了?你說清楚點?”

沈家明皺了皺眉。

魏浪道:“我埋伏好的人、巡邏的人,以及駐守家裡的人,全都死光了,我成孤家寡人了!”

“你……你再說一遍。”

“死光了,去都死光了,一個活口都冇留下。”

魏浪的嘴唇蠕動著,手指都控製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他說什麼都不願意相信,自己耗費全部精力打造的通南市,會讓人在半個小事之內攻破,並且把人殺光。

可是,電話中的聲音不會有錯啊!

給他打電話的那個人,一直都在嚎叫,最後連慘叫都發不出來了。

那種叫聲絕對不會有錯。

是恐懼到絕望後,發出的慘叫!

一旁的沈家明也是臉色慘變,要知道現在他跟魏浪和唇亡齒寒的關係啊。

如果魏家完了,他沈家也孤木難支啊!

遲早也會被人給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