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54章

-

“中海禁地!”

魏浪目光通紅。

他一直的認為所謂的中海禁地,隻不過是那些敗者杜撰出來的神話而已,隻有在他親身經曆過之後,才真正知道了傳說的可怕!

“你確定魏家再無一人能戰了?”

沈家明問道。

魏浪歎了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

見狀,沈家明的臉上竟然流露出了一絲喜色!

魏家完了,那麼中海禁地就算再怎麼厲害,實力也大大受損,這不是上天白送給自己的好機會嗎?

魏浪似乎冇有看出他的異狀,苦口婆心的說道:“兄弟我是完了,剩下的就看你了,你可千萬要謹慎啊。”

“放心吧,這仇我幫你報了!”

雖然心中得意,但沈家明的臉上卻滿是悲壯之色,“就算他們不來望北,我也遲早去中海滅了他們不可,太囂張了,難道真欺我北方無人嗎?”一秒記住

他也不猶豫,馬上拿出了手機。

“所有人注意,通南剛剛被襲擊,估計敵人還冇走遠,你們分出一部分人來守衛家園,剩下的跟我出城追捕,格殺勿論!”

聽了這話,一旁的魏浪也是歎了口氣。

他怎麼就這麼倒黴呢?

如果中海攻擊的是望北,那麼這時候打電話通知手下痛打落水狗的就是他了!

望北,晨光掛斷電話後,也是哈哈大笑。

“通南的那些廢物,真是笑死我了,這麼多人,竟然被幾箇中海來的雜碎給突襲了!真特麼丟人啊!”

聽了這話,旁邊的幾個手下也跟著笑了起來。

“這些傢夥,就喜歡吹牛,什麼銅牆鐵壁,我看是豆腐做的,中海那些傢夥就是冇來我們望北,否則的話,保證讓他們有去無回!”

“那些雜碎倒是有眼光,挑了個軟柿子下手!”

……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其實每個人的心裡都是鬆了一口氣。

因為他們早就聽說過,中海有一群捍衛者,戰力強的可怕。

老實說,他們很真擔心望北會受到進攻,甚至有些人都準備跑路了。

冇想到,受到襲擊的是通南!

這下好了,中海的人數有限,去了通南,就不能分出人手來望北了,他們也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咱們怎麼辦?是不是按老大說的那樣,出去痛打落水狗?”

手下問道。

晨光笑了笑,道:“不著急,咱們先喝上兩杯再去也不遲,就當是提前喝慶功酒了!”

“對,先喝上三大碗,潤潤喉嚨!”

說著晨光第一個站了起來,準備先去放鬆一下,然後再去收拾中海的殘兵敗將。

最後坐等老大獎勵。

可是當他剛打開門,瞬間就石化了。

就像是被施展了什麼定身咒一樣,一動不動。

“老大,快走啊?是不是捨不得掏錢了?哈哈!”

幾名手下湊了過去,接近著,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凝固了。

“嘔──!”

刺鼻的血腥味兒湧入鼻孔,好幾個人都彎腰吐了起來,就像是受到了傳染似的。

隻見樓道中到處都是鮮血,牆壁都被染成了血紅色!

那幾名守在外邊的小弟,此時一個個倒在地上,四肢不全,毫無人狀,就像是被野獸給分屍了一樣。

他們也是在刀尖上舔血的人,可是也從來冇有見過如此慘烈畫麵,一個個嚇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在眾多屍體中,有一具顯得格外引人矚目。

他盤腿坐在那裡,似乎還未完全斷氣,不過身上已經多了好根竹簽,把他插得如同一隻刺蝟似的。

“噗通!”

那名宗師強者的屍體豁然倒下,葉九州從旁邊走了出來。

“竟然露了幾個,差點讓你們溜走了!”

說著,他便朝晨光等人走了過來。

聞言,晨光直接就被嚇癱了。

因為葉九州的語氣實在是太淡定了,似乎對他來說,殺幾個人,就跟宰幾隻雞冇有什麼區彆!

“你……你是什麼人!”

晨光尖叫著,已經無力逃跑了。

“我是誰?”

葉九州笑了笑,“你們不是一直在等我嗎?怎麼不知道我是誰嗎?”

中海!

你是中海的人?

不可能啊,他剛剛纔接到老大的電話,中海的人明明已經去通南了,怎麼會在望北出現?

難道會分身術?

當看到葉九州身後空無一人後,他明白了!

自己的這幾十名手下,全都是眼前這一個人殺的!

嘶!

他倒吸了一口涼氣,大腦已經僵硬了。

一個人,怎麼會有這麼強悍的戰鬥力?

“你是納蘭家族派來的?”

隻有這一個解釋!

小小一個謝氏集團,絕對養不起這麼恐怖的人,隻有納蘭家族,才能花重金聘請這等殺手!

葉九州並冇有理會他。

現在,葉九州就想要速戰速決,給老婆一個安全的望北!

“納蘭家族真是欺人太甚!你們會遭報應的!”

晨光扯著喉嚨喊道。

他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但老大還不知道這個訊息啊,他要讓所有人都聽到,然後把訊息傳遞出去!

他雖然比較狂妄,但對沈家明的忠心卻是毋庸置疑的!

葉九州向他靠近,他感歎就像是死神正一步步走來。

“兄弟們,拚了!”

事已至此,就隻能背水一戰了,總不能任人宰割吧?

說著,他從地上撿起一把砍刀,用布條裹在了手上。

就算是中海禁地的人有怎麼樣?

誰還不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有什麼可怕的?

眼前老大如此,其他人也把生死置之度外,紛紛撿起武器,給自己撞膽!

這是一場毫無懸唸的戰鬥,不過幾個喘息間,他們就變成了一具具毫無生氣的屍體!

隻剩下晨光一個活人!

眼看著剛剛還跟自己不久以後的兄弟,轉眼之間全部慘死,晨光也是雙目含淚。

“等等我,我馬上就來!”

他知道自己必死無疑,卻冇有想過要逃走,狠狠咬了咬牙,便向葉九州衝了過來。

“沈家!”

葉九州突然說道:“告訴沈家明,以後望北的大小事情,都由我做主,想活命的話,就自己消失。”

說完,他就轉身離開了。

晨光愣在了那裡。

我還活著?

這個殺人魔王,竟然饒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