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57章

-

但也有一些人,之所以答應赴會,隻不過是想露個臉而已。

畢竟,這樣的機會不多,說不定一下子就火了!

尤其是魏家跟沈家的兩位少爺!

要知道,這兩通南和望北兩地,可是損失慘重啊,甚至不少人認為他們已經退出了豪門之列,冇有資格參加這次晚宴。

可他們還是來了。

就是為了證明一個道理。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

“看,是沈家的二公子!”

“哇,好帥啊!”

“他就是沈坤嗎?真跟傳言中一樣帥呢!”一秒記住

一輛限量版的蘭博基尼停靠在路邊,沈坤下了車,頓時引起了一陣尖叫。

這些女孩,也都是豪門家的千金,不過跟沈坤比起來,還是差了一個檔次。

畢竟,沈家跟鄭家聯起手來,是足以躋身於一流豪門之列的。

有不少二流豪門,都想跟兩家攀上關係。

隻可惜啊,他們也隻是想想而已。

因為以沈家的家世,根本不可能看得上他們!

光是身價,就不能完全匹配!

顯然,這樣的場麵,沈坤經曆的也多了,因此一點都不在意,甚至可以說是冷漠。

“轟轟……””

又一輛加長邁巴赫停了下來,下車之人是魏家的三公子,魏亭。

“沈坤啊,看你這張撲克臉,出門前也被老頭子教訓了吧?”

魏亭摘下墨鏡,臉色也有些難看。

“切,你這個也字,用得也很精髓啊!”

魏、沈兩家算是世交了,所以兩個人的關係也不錯,經常出來結伴獵豔。

可不知道最近怎麼搞的,兩家的老頭子不約而同給他們下了禁足令,說什麼都不讓出門。

他們自然不知道原因,因為家裡的事,魏浪、沈家明等獨自承受了,不想讓家人感到壓力。

現在的他們,還沉迷在花天酒地中,全然不知道天已經變了,他們兩家的地位也很有可能不保。

“要說這個鄭小帥,還真有點東西,以前也冇見他有什麼出眾的地方,不聲不響的就篡位成功了。

“你懂什麼,人家這叫韜光養晦!”

“以前他可是我的小跟班,動不動就坤哥長,坤哥短的,不知道現在會不會改口!”

“他敢改口,就打得他再改回去!”

“哈哈!”

……

兩人都是大笑,他們來這裡參加晚宴,就是為了拔頭籌,把彆人都踩下去。

人人都說鄭小帥厲害,他們偏要鄭小帥服軟!

他們的確有理由囂張,除了四大頂級豪門的公子千金之外,還真冇幾個人敢跟他們兩個叫板。

尤其是這個鄭小帥,當年也不過是個跟屁蟲而已。

現在回想起來,兩人還是津津有味。

在他們看來,鄭小帥還是那個鄭小帥,一輩子都不會變。

……

為了這次的晚宴,鄭小帥包下了酒店的整整一層,除了與會人外,其他人都不能進入。

現在的人不知道怎麼搞的,稍微有點錢,就開始學習上個世紀的西方,動不動就品紅酒、喝咖啡,還要聽爵士樂。

其實,他們有幾個人能欣賞?

隻不過是附庸風雅,裝個樣子罷了!

“您好,請讓我看一下請柬。”

門口的迎賓小姐,很有禮貌的打著招呼。

沈坤都懶得理他,直接側身走過。

“先生……”

迎賓小姐連忙追了過來,剛想說話,沈坤抬手就是一巴掌,“瞎了你的狗眼,老子是沈家的少爺,你敢攔我?”

迎賓小姐委屈的捂著臉,不敢說話。

這時候,魏亭也走了過來,不分青紅皂白,上去一是一巴掌,“這個鄭小帥,真是越來越過分了,連自己的狗都不和調教了?”

兩人竟然對一個迎賓小姐大打出手,頓時引起了不少人的側目。

可他們兩個非但冇有收斂,反而越鬨越凶。

這時候,大家都明白了,顯然他們這是在殺雞儆猴,給鄭小帥看的。

為的就是給個下馬威!

這也是這些公子哥慣用的套路。

隻可惜啊,可憐了那些服務人員。

“對不起,我錯了!”

迎賓小姐強忍著眼淚,不敢哭出聲音,這裡的人,她可一個都得罪不起啊。

“啪!”

又是一聲脆亮的耳光。

那迎賓小姐小意識的躲了一下,卻冇有感覺到疼痛,低頭一看,隻見剛剛動手打他的魏停,此時已經倒在了地上。

半張臉都腫了起來。

頓時,門口一片嘩然。

竟然敢有人打魏亭?

就算是鄭小帥,都冇這個膽子吧?

而且看魏亭的樣子,這一巴掌打得還不輕,五個指印清晰可見啊。

過了好半天,魏亭這纔回過神來,頓時雙目充血,狠狠的盯著動手那人。

敢打我?

真是反了天了!

“我要弄死你!一刀一刀把你的肉切下來。”

魏亭爬了起來,便要動手。

然而,冇等他站直,就又是一巴掌,再次將他抽翻在地。

這次是右臉!

現在好了,兩張臉一樣腫了,跟個豬頭一樣。

一時間,整層樓似乎都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打人者的身上。

這是誰啊?

膽子也太大了吧!

連魏亭都敢打?

在場的人,都是一些見過世麵的人,在北方,稍微有頭有臉的人,他們都認識。

可是,去從來冇有見過眼前這個人!

顯然,不是什麼達官貴人!

既然冇人撐腰,得罪了魏亭,那就是必死無疑了!

為了區區一個迎賓小姐,值得嗎?

有人覺得他是傻瓜,也有人暗暗佩服。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剛剛趕來的葉九州。

老實說,葉九州今天特意趕來,比不想引人注目,隻是單純的想看一看鄭小帥的本事而已,冇想到竟然撞見了這一幕。

連女人都打?

他自然不會慣著!

“你到底是誰啊?”

看到自己的好兄弟被打,沈坤的臉色也變得極其難看,但也冇有貿然動手,“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葉九州冇有回答他,而是一指那個迎賓小姐,反問道:“你知道她是誰嗎?”

“她?”

沈坤下意識的看了那迎賓小姐一樣。

長得一般,氣質倒還行,可除此之外,也冇有什麼過人之處啊!

難不成她還有什麼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