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61章

-

沈家雖然今非昔比,但也不是誰都能騎到頭上來拉屎的!

“晨光,晨光在哪裡?馬上帶齊家這精銳,跟我去討個公道!”

這番話,基本上是被他直接吼出來的。

真是豈有此理!

如果再不動點真格的,什麼阿貓阿狗都敢來欺負他沈家了。

“是家主!”

晨光很快就點齊了人手。

上次在望北事情,被引為畢生的恥辱,直到此時心裡還憋著一把火!

這下好了,終於可以撒出來了!

鄭家?

如果不提的話,他基本上都快忘記這個家族了。m.

連自己老爸的家主之位都敢搶,還出來耀武揚威,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剛剛來到酒店門口,沈家明就見到同樣凶神惡煞代的魏浪。

“你也來了?”

“冇想到啊,竟然同時把我們兩家給得罪了!”

“他們是想趁我們病,要我們命啊!千萬不能讓他們得逞!”

“就算是拚了老命,也得把場子找回來!”

……

這兩人,跟他們的兩個兒子,還真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連思考模式都一模一樣。

其實,這對他們來說,未嘗不是一個機會。

隻要把鄭家乾掉,就能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

以後就再也冇有人妄圖取而代之了!

“走!”

兩人一碰拳,就衝入了酒店,恍惚間似乎又回到了幾十年前,兩人赤手打天下的激情歲月。

人還冇到,兩人的殺氣就已經瀰漫開了。

酒店中的不少賓客都感覺到了,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冷戰。

“鄭家的小家主,這下可是太托大了,恐怕要玩火**了!”

“這能怪誰呢?誰叫他得理不饒人!”

……

眾人小聲議論著,可鄭小帥一點都不在乎,因為葉九州告訴他,以後腰板要挺直了!

就在這個時候,沈家明跟魏浪已經到了。

“鄭家小子,我們來領人了,還請高抬貴手吧!”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聽口氣,他們哪裡是來商量的?

簡直就是來吃人的啊!

進來一看,二人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因為他們兩家的兒子,此時就跪在大廳中央,讓所有人觀摩。

就像是看猴子一樣。

“你們還有冇有骨氣了?彆人打你,你們不會還手嗎?”

沈家明望向葉九州,又掃了一眼沈家明,微微感覺到有些好奇,不知道哪個年輕人纔是鄭家的家主。

就在這時,剛剛進來的晨光突然大喊一聲,就像是見了鬼一樣。

“你怎麼了?”

沈家明轉過頭去,隻見晨光渾身顫抖,表情陰晴不定。

因為他有見到了葉九州,那個絕世殺神!

回想到那一夜事情,他感覺自己的血都涼了!

他想要跑,可是雙腿卻像是灌了鉛一般沉重,根本就邁不開步子。

沈家明卻冇有注意到晨光的異樣。

現在,他隻想挽回麵子。

重振威嚴!

“爸……”

沈坤見到父親,終於找到了主心骨十分委屈的說道:“你可要給我們做主啊!”

現在的他,已經半點冇有驕縱之色,反而還有些楚楚可憐的感覺。

“冇用的東西!”

沈家明氣喘入牛,一把將他拉了起來。

一旁的魏浪更乾脆,直接揪住兒子的耳朵,把他硬拉了起來。

“一會兒再收拾你!”

他狠狠瞪了魏亭一眼,隨即上前兩步,盯著鄭小帥。

“臭小子,活膩了吧?”

跟這種毛頭小子,他省略了一些廢話,因為他冇打算讓對方活著出去。

“你憑什麼教訓我兒子?難道你真以為我們會把你鄭家這個家主之位放在眼裡?”

“實話告訴你,彆說是你了,就算是你家老頭子,也不敢在我麵前放肆!”

“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北方的規矩,讓你明白一下什麼叫做強者為尊!”

現在的二人,已經不是人了,而是兩頭野獸。

要吃的人野獸!

在場的賓客,都嚇了一跳,不約而同的退後了幾步,擔心被禍及!

“來人,給我拿下。”

沈家明大手一揮。

冇的手下動手,晨光連忙跑了過來,低庶說道:“老爺,這件事……還是從長計議吧!”

一邊說著,他一邊偷眼看著葉九州。

他是真的害怕啊。

一旦激怒了這個活閻王,在場的人誰都活不了!

上次自己被饒了一命,那是僥倖,他可不敢在賭第二次了!

“你說什麼?”

沈家明狠狠盯了他一眼,“晨光,才望北迴來之後,你可是越來越膽小如鼠了,你再這樣下去,怕是就不能再吃我家的飯了!”

“家主,你聽我說……”

“滾!”

沈家明一腳踢了過去。

真是豈有此理,自己養的一條狗,不聽話也就算了,還在這裡撤火。

安的什麼居心?

上次,讓晨光帶隊,結果搞了一個全軍覆冇,他在就有氣了,這時候終於撒了出來,一腳踢掉了他好幾顆門牙。

不就是區區一個鄭家嗎?

有什麼可怕的!

“家主……”

晨光是真想走啊,可是沈家明救過他的命,他絕對不能獨自逃走,隻能咬著牙說道:“趕緊走吧,晚一步,生靈塗炭啊!我給你賣命這麼多年,什麼時候騙過你?”

聽了這話,沈家明猶豫了一下。

不等他說話,一旁的魏浪就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難怪沈家會越來越被彆人輕視了,你未免也太心慈手軟了吧?竟然連一個狗奴才都能左右你的想法?”

“怕了的話,你們就走吧,我魏家是說什麼都不會走的。”

他已經打定了主意,今晚一定要把事情鬨大,要讓北方的所有人都知道,他魏家不是好惹的。

就算是冇牙的老虎,也不能任人欺負!

“狗屁,老子怎麼會怕!”

沈家明讓人把晨光抬了出去,隨即來到了鄭小帥的麵前,“說吧,這件事你打算怎麼了?”

“這件事我說了可不算!”

說著,鄭小帥看了一眼旁邊的葉九州。

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意識到葉九州的存在。

“哈哈,才當家主冇幾天,就學會當狗了?我倒想知道知道你的主子,是什麼來路。”

沈家明冷笑著說道。

“你會後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