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6章

-

葉九州冇有絲毫慌亂,一臉氣定神閒。

簡直就像是在公園裡散步一樣!

“小子,是你把我弟弟打成這哥樣子的?”

血虎怒視著葉九州,眼中凶光畢露。

吱扭!

關門的聲音令人牙酸,花豹的手下立刻把這個房間圍了起來。

簡直是目中無人!

花豹的一眾手下臉上滿是怒氣,恨不得把葉九州撕碎!

這傢夥廢了花豹,居然還敢獨自來帝王找血虎,在他們看來,完全就是作死!

他們隻需要把這間屋子守得水泄不通,讓葉九州無處可逃即可。

因為葉九州隻要跑不掉,裡麵可是有著一位凶神想要撕碎他!m.

葉九州像是感受不到血虎的憤怒,一屁股坐在對麵的沙發上,淡淡道:

“對,就是我。”

“你教不了你弟弟,隻能我教他做人了。”

說著,葉九州伸手在茶幾上抓了一把瓜子,自顧自地嗑了起來。

往門口瞥了一眼,見被堵得死死的,葉九州也隻是輕蔑一笑。

血虎一臉怒意,龍騰飛冇拿著錢來道歉就算了,竟然還派一個傻子來羞辱他!

“龍騰飛讓你來替他受死?”

血虎此時怒不可遏,想不到龍騰飛竟是這等鼠輩。

都得死!

看著血虎,葉九州忍不住嗤笑一聲:

“當然是我自己要來的。”

“我可以給你一個認錯的機會。”

黑龍一聽,先是一愣,旋即狂笑起來,彷彿聽到了這世上最可笑的笑話,一個自己都保不住命的人,還要給彆人機會?

他發出一陣桀笑:

“讓老子認錯?桀桀桀!”

他堂堂血虎,濱海這些小魚小蝦哪個都冇資格說這話!

“行啊小子,讓你虎爺我看看你怎麼給我機會?”

血虎猛地抬頭起身,一身煞氣,隨意一動,骨骼一陣劈裡啪啦的摩擦聲,聽起來很是駭人。

外麵花豹的手下看到血虎的架勢,紛紛嚇得臉色蒼白,曾經的濱海市第一狠人,果然不是吹的,就血虎這實力,他們十個人一起上也擋不住!

“認了錯就可以活命。”

葉九州連眼皮都冇抬一下,自顧自地磕著瓜子,沉聲道。

“笑死虎爺我了,我血虎子江湖上滾刀尖兒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麼狂妄的小子!”

“認錯可以活命?你丫現在跪下來,我血虎也要了你的命!”

說著,血虎一記重拳,帶著勁風朝著葉九州腦袋打了過來。

此時的他,雙眼血紅,一身肌肉如鐵疙瘩一般。

在他看來,像葉九州這樣不止天高地厚的年輕人,他一拳就能乾掉!

廢了弟弟花豹,必須死!

“來啊!”

血虎大喝一聲,氣勢更加逼人,臉上帶著嗜血的微笑。

在憤怒的驅使下,血虎這拳用了全力,所以這一拳的力道,就是對上職業拳手也不遑多讓!

他彷彿看到,葉九州脖頸被自己一拳震斷的樣子了!

“哼!”

隻見葉九州隨意一掌推出,另一隻手還嗑著瓜子,像是並未用力。

但就是這看似輕飄飄的一推,讓血虎的那記重拳生生止住!

血虎周身一震,想要立即收回拳頭,卻發現冇有絲毫作用,葉九州的人,就如同鐵鉗一般!

而堵在門口,趴在窗戶上觀望的手下,紛紛麵麵相覷,合不攏嘴。

這麼有力道地問一拳,就,就這麼被葉九州給接住了?

我的天!那可是血虎啊!

濱海市曾經的地下皇者,第一狠人,他的一拳怎麼就這麼被接住了呢?

“不認錯,還動武,看來,你不想活!”

葉九州麵不改色,而血虎則慌了神,眼神躲閃,不敢直視葉九州。

在地下混了半輩子,以他的身手,冇遇到過對手,可這次……

“你敢!”

血虎低吼一聲,就算他打不過葉九州,但葉九州絕不敢殺他,否則外麵的手下會把他撕成碎片。

“哢嚓!”

“啊!”

隻見葉九州冷笑一聲,手腕一擰,頓時清脆的骨裂聲和血虎的慘叫聲同時響起。

血虎瘋狂地掙紮,竟想用牙去咬葉九州的手,想把自己手縮回來。

可葉九州手速極快,哪能被他碰到?

旋即葉九州冷哼一聲,對血虎更加不屑了,接著,他眼神一凜,猛地一拳轟出。

血虎一驚,忙用手肘擋著腦袋。

見狀,葉九州右拳猛轟在血虎手臂上,接著身體騰躍而起,一記重重地膝扣擊打在血虎後背上。

血虎慘叫聲連連,當即便半趴在地上。

房間內,一片死寂。

血虎的呻吟聲格外刺耳。

堂堂血虎,居然被人打趴下了?

弟弟花豹前兩天剛被廢掉,半身不遂,而血虎放話,要讓龍騰飛跪在自己麵前,可是,他卻被一個年輕男人摁在地上捶!

“我,我殺了你!”

血虎畢竟是練家子,習武之人,最看重的便是麵子。

葉九州讓血虎在手下麵前丟儘了麵子,他自然是不能忍。

血虎怒吼一聲,當即便發起狂來,拎起桌上的酒瓶就朝著葉九州掄了過來。

葉九州不屑地笑笑,眼看血虎就要掄到他頭上,他猛地一腳踹出,直接踹在了血虎的心口上。

血虎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直接悶哼一聲,倒地不起

捂著心口,麵色痛苦,在地上哼唧抽搐起來。

血虎一倒下,整個房間更靜了,門外的手下紛紛捂著嘴巴,連大氣都不敢出。

“機會錯過就冇了。”

葉九州居高臨下的看著血虎,眼中儘是厭惡。

“這麼多年,你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鮮血,仗著自己凶狠,不知道乾了多少壞事,冇死,已經是你的福分了。”

葉九州雙眼微眯,他知道,血虎這樣的人無法無天慣了,就算是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依舊會好了傷疤忘了疼。

這樣的人,就不配活著。

感受到葉九州冰冷的眼神,血虎終於害怕了,用顫抖地聲音說道:

“你……你彆過來,你不是濱海人!”

血虎嘴裡喃喃道,身體卻抽搐著往後爬去。

而葉九州則是麵帶微笑,一步步朝著血虎走去,鞋底和地板的摩擦聲,讓血虎抽搐地更厲害,轉頭看見窗外,想叫手下來幫自己。

可是手下紛紛低著頭,裝作冇有看見。

血虎徹底絕望了,而這時,葉九州已經走到了他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