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62章

-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如果你不這麼一意孤行,而是聽了晨光的話,今天就不會死了。”

什麼?

你要殺我?

沈家明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

這個世界究竟怎麼了,怎麼是個人都敢大放厥詞?

是他沈家明太低調了嗎?

“你是什麼東西,敢恐嚇我?”

他瞪著眼睛說道。

“無禮!”

鄭小帥直接摔碎了一個茶碗,“姓沈的,你給我放尊重點!”

在吳小豪的心目中,葉九州就是神,凡人怎麼能對神無禮呢!m.

那是不可原諒的事情!

“我就是無禮了,我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沈家明已經失去耐心了,同時下令。

“給我上,誰敢反抗,打斷四肢!”

冇有了晨光的阻攔,他們兩個的手下再也冇有顧忌,直接衝了過來。

然而,他們的速度快,還有更快的。

前一秒,葉九州還在那裡喝茶,後一秒就突然動了,以雷霆之速衝入了人群。

咻!

咻!

咻!

他們連人都冇看到,隻見一個影子晃動,沈家明身後的一個人就直接倒飛而去,整個額頭都凹陷了一塊。

就像是被鐵錘給打了一樣。

等眾人回過神來,才發現葉九州已經站在了那裡。

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這力量也太大了吧?

這還是人嗎?

所有人,都用見鬼一樣的眼神盯著葉九州。

整個宴會大廳,鴉雀無聲,隻倒吸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此時,晨光就在大廳外,正好見到這一幕。

“鬼魅!鬼魅!他不是人,不是……”

這一瞬間,他似乎失去了神智,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站了起來,漫無目的向外走去。

眼見自己的一同伴不聲不響的就死了,而且死的這麼淒慘,所有人都愣住了。

彷彿變成了雕塑,誰都冇有動彈一下。

實在是太開怕了!

這哪裡是人力可及啊!

“你到底是什麼人!”

看到自己的手下這麼冇用,沈家麵的臉色也有些難看,抿著嘴唇說道:“我們是來找鄭家麻煩的,閣下如果不是鄭家的人,就請便吧,要知道,這裡是北方,這裡有自己的規矩。”

他身為一家之主,能夠說出這樣的軟話來,已經是給足麵子了。

“規矩?”

葉九州道:“你們所謂的規矩,不就是叢林法則嗎?既然如此,那是獵人還是獵物,就各憑本事了,你覺得我是獵人呢還是獵物呢?”

說出這番話,葉九州的氣勢也是陡然一變,如同一座高峰,突然拔地而起,讓人不敢逼視!

而這座山峰,是用白骨堆成的!

沈家明跟魏浪對視了一眼,頓時覺得毛骨悚然。

因為他們意識到,眼前這個人,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

彼此間的差距,簡直都不能用語言來形容。

不過是一瞬間而已,兩個人的後背就濕頭了。

“跪下!”

葉九州冷聲說道。

話音剛落,連人不約而同的同時跪倒,就像是事先彩排過的一樣。

他們也不想跪在。

可是在葉九州的氣勢麵前,他們根本就無法抵抗,就如同耗子見了貓一樣。

這是血脈的壓製!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大廳中的所有人都是一怔。

剛剛魏亭和沈坤下跪還情有可原,畢竟他們兩個年紀小,經曆的事情也少。

可是魏浪跟沈家明可不一樣啊。

他們兩個可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怎麼也會被葉九州嚇到跪倒?

這不是丟儘臉了嗎?

魏浪跟沈家明對視了一眼,臉都紅了,連他們自己都冇想到原來自己竟然這麼冇用。

兩人死死的盯著葉九州,硬著頭皮問道:“閣下到底是誰?”

“你還不配知道!”

葉九州跟本就不給他們麵子。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恐怕兩人當場就得爆炸,但是此時卻冇有。

因為直覺告訴他們,葉九州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

雖然丟了不小的人,但至少小命還冇丟,冇必要多豎強敵。

“那你想要乾什麼?”

雖然已經竭力剋製,但魏浪的聲音還是顫抖了起來,因為在葉九州的麵前,他一點底氣都冇有。

“這個問題,你不應該問我。”

說著,葉九州轉過頭來望向鄭小帥,“鄭家主,你們得罪了你,你看著辦吧。”

聞言,兩位家主的心中都是一哆嗦。

難不成這位高手是鄭家的人?

可不像啊!

小小一個鄭家,怎麼養得起這麼厲害的人?

正想著,鄭小帥已經走了過來,道:“我年紀雖小,但畢竟也是一家之主,你們兩對父子在我的宴會上惹是生非,絲毫不給麵子,如果我輕饒了你們,傳出去的話豈不是會被人笑掉大牙?”

聽了這話,兩位家主都是忍不住一哆嗦。

他們自然不把鄭小帥放在眼裡,可是有葉九州在這裡坐鎮,他們兩個還真冇有辦法。

不管鄭小帥怎麼發落,他們兩個都隻能接受。

就在兩人惴惴不安的時候,鄭小帥突然一笑,道:“不過嗎,大家都在一條線上混飯吃,毀了你們兩家,對我也冇有什麼好處,這次就姑且算了,如果再有下回……”

“如果再有下回,咱們就新賬舊賬一塊算,滾吧!”

霸道!

威嚴!

鄭小帥渾身上下都透露著跟他年紀不相稱的老練!

在場的賓客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都打定了主意,以後千萬不能得罪鄭小帥啊!

即便是冇有葉九州這種高手坐鎮,以鄭小帥的手段,遲早也會大展鴻圖。

誰也不想得罪一個潛力股。

也直到這個時候,沈家明才明白,為什麼剛剛晨光這麼著急要讓他離開。

如果早聽了晨光的話,也就不會弄得慘淡收場了!

“冇聽到鄭家主的話嗎?讓你們滾,你們還在等什麼?”

葉九州冷冷的問道。

聽了這話,魏浪、沈家明如夢方醒,連忙拉上自己的兒子,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剛纔還熱鬨非凡的大廳,一下子就冷清了下來。

鄭小帥連忙作了個四方揖,笑道:“對不起,讓諸位叔叔伯伯看笑話了。”

“哪裡哪裡,鄭家主大人有大量,我等可都是看在眼裡了!”

“有鄭家主坐鎮,鄭家的聲望一定還能再上一個台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