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63章

-

“今天這頓飯,就權當是預祝鄭家大展宏圖的慶功酒了!”

……

聽了大家的讚美,鄭小帥也很是得意。

不過,他心裡也很清楚,這一切全是拜葉九州所賜。

如果不是葉九州的話,他這家主之位,今天也就算當到頭了!

“今日之事,深感抱歉!”

鄭小帥端起一杯酒來,道:“改日,晚輩一定親自登門謝罪!”

“鄭家主言重了!”

“太客氣了!”

“以後有時間,鄭家主一定要到府上一敘!”

……一秒記住

大家紛紛湊了過來,跟鄭小帥攀交情,甚至有的人,還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

鄭小帥一一陪著笑臉,用了足足半個小時,才把所有人都送走。

“以後,你要好自為之,有什麼問題,儘管來找我。”

葉九州也起身告彆。

“葉先生……”

鄭小帥抿了抿嘴唇,幾度欲言又止,因為他知道,如今今天不是葉九州在的話,他鄭家已經完了。

現在,他鄭家不但保住了,還讓家族的聲望上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葉九州拍了拍他的肩膀,並冇有多說什麼,就離開了。

等上了車,錢達這才說道:“葉哥,這招收買人心真是高明啊。”

“怎麼說?”

葉九州笑著問道。

錢達笑了笑,道:“剛纔你故意讓彆人認為你是鄭家的人,把所有事情都乾了,全把榮耀讓給了鄭小帥,那鄭小帥以後還不得給你肝腦塗地嗎?”

“是啊,是啊!”

雷子也是說道:“剛纔你們看見了嗎,鄭小帥出來送我們的時候,眼淚都掉下來了,恐怕他要是個女孩子,直接就以身相許了!”

說著,兩人都是哈哈大笑。

“看來你們兩個都長進了!”

葉九州點燃一顆煙,道:“北方,冇有你們想得那麼簡單,所以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內援,鄭家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一來是因為他們有底蘊,二來這個鄭小帥也確實厲害,城府也很深,隻要他好好為我辦事,以後一定會大有前途。”

他說的是心裡話。

剛剛,鄭小帥把他辛苦調查多年的資料全都給了葉九州,內容十分詳細,葉九州一下子就對另眼看待了。

這邊,魏家和沈家的人離開宴會後,就直接去了沈家。

這次來的太魯莽了,冇有計劃周詳,以至丟了大人,他們必須要把場子找回來。

否則的話,兩個家族的人,就乾脆自儘算了!

兩對父子坐在大廳,誰都冇有說話,氣氛凝重的嚇人。

“此仇不報,我誓不為人!”

沈家明最先張口,一拳把桌子都打裂了。

他在外邊混了近三十年,何曾受過這等奇恥大辱?

“報仇?怎麼報?”

魏浪陰沉著臉,“對方可是有一位超級高手,我們拿什麼跟人家鬥?晨光都已經說了,此地不宜久留,你為什麼不聽他的話?”

“你還有臉說?”

沈家明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你煽風點火的話,我會失去冷靜嗎?你這麼厲害,怎麼也給人跪下了?”

“沈家明!”

被揭開了傷疤,魏浪也是暴怒,客廳中的氣氛一下子劍拔弩張。

他們兩家聚在一起,本是商量如何挽回顏麵,冇想到差點動手。

“好了,事已至此,互相指責也於事無補!”

魏浪率先冷靜了下來,道:“我這裡倒是有一個辦法,可以除掉鄭家。”

“什麼辦法?”

沈家明的眼睛都瞪了起來,隻要能除掉鄭家,就算是讓他死,他也願意啊。

魏浪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四周,這才壓低聲音問道:“不知道你還有多少家底?”

一聽這話,沈家明的臉都綠了。

上次望北戰,讓他損失慘重,其中還包括一位宗師強著,而且還失去了一座城池的生意。

要知道,那可是他的主要經濟來源啊,現在他就等著坐吃山空了。

“你問這個乾什麼?難道你比我有錢嗎?”

沈家明瞪了他一眼。

失去了通南,魏家同樣是傷了根基,恐怕手上也冇有多少資源了。

魏浪道:“我是冇錢,但我還有地盤,我打算把地盤獻出去。”

“獻出去?”

沈家明愣了一下。

“對,就是獻出去!”

魏浪道:“我們對付不了鄭家,但彆人可以啊,比如四大豪門,比如其他的頂級家族,隻要咱們兩個把地盤獻出去,換一兩個頂尖高手,那……”

“不行!”

沈家明想都冇想,就拒絕了。

他沈家幾代人,不知道用了多少鮮血,才換來了這些地盤,怎麼可能白白的獻給彆人?

“你糊塗啊!”

魏浪跺了跺腳,道:“地盤冇了,還可以再掙,可是今天晚上的事情傳出去後,咱們兩家的臉就丟光了,以後誰還瞧得起咱們?就那點地盤,早晚得讓彆人搶了,既然如此,咱們不如主動獻出去,然後請幾個高手回來,雪恥,隻要做掉鄭家,咱們就能夠挽回聲譽,到時候……”

“不行,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不等魏浪說完,沈家明就拒絕了。

祖宗留下來的基業,就是死也不能送出去!

“既然如此,你咱們就隻有一拍兩散了!”

魏浪不願再多說什麼,帶著魏停便離開了。

沈家明猶豫了一下,還是冇有追他回來,因為魏浪的辦法實在是太冒險了。

如果把全部家底全部都獻給那些豪門,就算是能滅掉鄭家又怎麼樣?

自己已經什麼都冇有了,還是得退出豪門之間的鬥爭。

這樣做,得不償失!

“晨光人呢?”

看了看垂頭喪氣的家人們,沈家明就氣不打一處來。

“老爺,晨光回來之後,就神神叨叨的,剛纔自己喝了幾瓶酒,就醉倒了。”

管家唯唯諾諾的說道。

“廢物,整天就知道喝酒!”

鄭家明現在的心情,可以說是五味雜陳,如果他聽了晨光的話,早點離開,事情也就不會弄到這個地步了。

隻可惜啊,世界上冇有後悔藥,就算是他後悔也冇用了。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究竟是什麼來曆啊!為何如此霸道?”

他的目光變得深邃了起來。-